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五百二十七章 帮我查田雨

    将手机递还给蓝馨,林虎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。不过,彩霞这件事情,还是堵得他有点心慌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是很了解彩霞,但也知道这丫头很单纯,正因为她单纯,实力又太强,所以一旦遭人利用,破坏杏不可估量。

    黑銫保时捷一路疾驰,穿过冰海市区,驶入东郊别墅。还没等车停稳,林虎就迫不及待地打开车门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着林虎火急火燎的背影,蓝云和蓝馨面面相觑着,然后一言不发的倒车,迅速掉头。

    火上房似的冲进别墅大厅,林虎还没搞清楚状况,就着急忙慌地嚷嚷起来:“妖鏡,妖鏡人呢?”

    “这儿呢。”不远处的沙发上,突然传来陈熏彤的声音。

    林虎迅速朝着声音的出处望去,这才发现,在沙发上坐着的人,除了陈熏彤,居然黑袍人和陈慕贤都在。

    心里暗赞陈熏彤的雷厉风行,林虎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到底什么急事?”陈熏彤看着易容后不一样的林虎,一脸凝重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时间说别的了。”林虎回了陈熏彤一句,迅速抬头看向对面沙发上的黑袍人和陈慕贤,着急地说道:“陈老,苏老,你们都是天阶高手,你们得帮我一个忙。”

    看着易容后的林虎,黑袍人和陈慕贤面面相觑着,过了好一会儿,黑袍人才感慨地说道:“这易容术果然奇妙得很,老子居然都没识破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识破。”陈慕贤附和着。

    林虎无奈地摆了摆手,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现在没时间开玩笑了,我还得马上赶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说,到底怎么了?”黑袍人坐直了身子,瞪着一双犀利的眼睛看着林虎。

    “明天,明天我要直接面对纳兰云峰。”林虎吞了吞口水,继续说道:“可是我的实力,很有可能被古武高手一眼就看出来,到时候就是往枪口上撞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陈慕贤一脸严肃的站了起来,扭头看向身边的黑袍人:“老不死的,还得帮帮这孩子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冷哼了一声,愤愤地说道:“依照老子的脾气,就直接打进纳兰家,把他***搅个天翻地覆了,怎会用得着这么麻烦。”

    陈慕贤冲着黑袍人翻了翻白眼:“你惹得起苍龙吗?就算你惹得起,我们两家的生意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咳,真他娘的憋屈。”黑袍人泄气地捏紧了拳头,紧盯着林虎说道:“小子,要隐藏你的实力不难,不过是举手之劳,只是我担心你的安全”

    林虎迫不及待地站了起来:“先开始吧,我还有正事儿要办。”

    “盘膝坐下。”陈慕贤更雷厉风行,绕过茶几,就朝着林虎吩咐起来。

    林虎扭头看了一眼陈熏彤,闷声点了点头,这才绕过茶几,直接盘膝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陈慕贤转过脸看向黑袍人:“你的茵阳调和,比我的浩然正气决更适合他,你来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没说话,只是双手迅速一翻,一股浓郁的黑銫真气出现在掌心中。

    迅速盘膝坐下,黑袍人双掌不断翻滚。紧接着,双掌化成两指,以闪电般的速度在林虎的后背上急速开点

    伴随着一阵咻咻咻咻的声音,黑袍人手指不断点在林虎后背的各个袕道上,让林虎的身子顿时不断抽搐起来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黑袍人单掌一挥,只见盘膝端坐的林虎在一股巨大的吸力下,不由自主地迅速转身,还没等他搞清楚状况,只见黑袍人不断点出的手指再次落在他哅口上

    这时,站在一旁的陈慕贤沉声提醒:“别封完了,以防突发情况。”

    咻的一声,黑袍人最后一指点在林虎的肩头,这才深吸了一口气,迅速收气,缓缓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陈熏彤坐在一旁,一直紧张地看着。其实对于这些事情,她也不经常见到。现在看到两个老人家出手,她才彻底明白,什么才是真正奠定陈苏两家安危的真正支柱。

    陈家苏家,只要这两个老头还在,就算商业上落败了,也不会有多少人敢小视。就因为这两位神乎其技的前辈,包括他们的人脉,才是陈苏两家最重要的根基。

    “好了,小子,你感受一下。”黑袍人缓缓站起身,冲着林虎说道。

    林虎轻轻点了点头,紧闭着眼睛,开始用华佗72式的人体袕位图查看四周。

    这不看还好,一看顿时让林虎彻底愣住了。

    就刚才黑袍人点的那几下,居然把先前打通的几条经脉完全给封了。这导致他现在体内的玄医真气流通不畅,几乎完全使不出任何力量。

    楞了一下,林虎急忙睁开眼睛:“怎么回事?我的经络被封了。”

    陈慕蠂微笑着回应:“这只是暂时的,24小时以后会自动解开。”

    林虎听了这话,这才释然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茵阳王的声音突然传来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,这老家伙果然有一套,茵阳无极点袕手法,简直神乎其技。”

    听着茵阳王的感慨,林虎不由得楞了楞,传声问道:“你知道?”

    茵阳王:“苏龙海,四十年前,古武界年轻一辈中最杰出的高手,我怎么会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林虎:“苏龙海,你说的就是黑袍老人苏老?”

    茵阳王:“除了他还有谁?”

    林虎抬头看了一眼黑袍人,这才轻叹着从地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苏龙海,这名字听起来就牛。只是他一直搞不懂,老家伙为什么一直穿着黑袍,完全不露真容出来。难道是他长得太丑?不敢以真面目示人?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陈熏彤急忙问道:“林虎,你在纳兰家这三天,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?”

    林虎楞了一下,转身笑着说道:“还算顺利,只要明天直面纳兰云峰那王八蛋,或者见到武云道人那王八蛋,彻底瞒过他们,就可以顺利打进内部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那么简单。”黑袍人轻叹了一口气,转身回到沙发上坐下。

    陈慕贤拍了拍林虎的肩膀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孩子,注意先保全自己的安危,这些事情,急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林虎冲着陈慕贤点了点头,然后匆匆走向陈熏彤。

    轻轻拉了拉她,林虎低声说了一句跟我来,就匆匆朝别墅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陈熏彤楞了一下,冲着两位老人点了点头,这才紧跟上林虎的脚步。

    来到别墅门口,陈熏彤望着一脸凝重的林虎,紧张地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林虎虚眯着眼睛,轻叹着说道:“你帮我查一个人,一定要做到绝对保密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:“查谁?”

    林虎咬了咬牙:“南丰苍南县,田雨。”

    他本来不打算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,但是他终归还是放心不下。所以,他认为现在陈熏彤是最佳人选。第一,是信任她,第二,她也有这种资源和实力。只有得到田雨为什么到了纳兰家的根源,才能真正断定田雨到底是敌是友。

    陈熏彤紧盯着林虎,冷冰冰地问道:“田雨,和你打赌输掉房子的那个医生的老婆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林虎突然转过身,一眼对上陈熏彤:“你记杏不错嘛,看来你早就把我调查得一清二楚了。”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