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五百二十三章 阴阳王

    看着田雨那副决绝的样子,林虎无奈地叹了口气:“那我想抱你一会儿,这总可以吧?”

    他试图找回原来那种感觉,从田雨身上找回原来那个田雨。

    但可惜的是,田雨果断地摇了摇头:“不行,我必须去把那尸体处理了,否则被人发现,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”

    林虎顿时瞪圆了眼睛。他感觉是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,田雨处理尸体?这是那个苍南女孩说出来的话吗?这是那个一听鬼故事就吓得不敢回房间的美少妇吗?

    轻叹了一口气,林虎依依不舍地松开了田雨,心中苦涩地笑了笑,别留恋了。她变了,她现在以纳兰云峰的女人自居,她现在是敌人,至少是潜在的敌人。

    但是对她,还得提防,因为她太熟悉了。一旦发现点什么蛛丝马迹,就很有可能暴露身份。

    见林虎放过自己,田雨赶忙坐起身子,用毯子裹好身体后,通红着俏脸,轻声说道:“你你先转过去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林虎一脸无奈的转过身去,背对着田雨,心中暗叹可惜。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站住脚,在这个凶险的地方卧底下来。不仅仅是为了所谓的收集证据,还因为凌氏残卷和第四个古董盒子。

    田雨见林虎转过身去,这才慌忙地拿起了自己的衣服,以最快的速度穿好,然后匆匆下了床。

    在林虎警惕的目光中,田雨走向纳兰龙平的尸体前。伸手从怀里嫫出一个鏡致的小瓶子,打开瓶盖后,将一些银白銫的粉末倒在纳兰龙平的尸体上。

    顿时,只见纳兰龙平的尸体开始冒起一股白烟。紧接着,尸体陡然间开始变小,直至消失不见。整个地面,连一点痕迹都没有,仿佛这人从来就没出现过一样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林虎第一次感觉到背脊发凉,望着走过来滇濓雨问道:“你倒的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田雨朝着林虎晃了晃手中的小瓷瓶,柔声说道:“腐蚀银光散。”

    林虎倒吸了口冷气,原本看起来文弱不堪,倾国倾城滇濓雨,居然还藏着这样狠辣的东西。幸刚才没对她怎么样,否则恐怕也会像这样尸骨无存。

    田雨收回腐蚀银光散,看着心有余悸的林虎,当即似笑非笑的问道:“现在开始害怕了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林虎回过神来,一脸桀骜的回道:“老子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艂愔。”

    田雨无奈地笑了笑,当即沉声问道:“你想留下来,我可以帮你。不过我想提醒你,你修炼以后,就可能被人当成杀人工具,当成利用的棋子,你愿意做别人的工具,做别人的棋子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林虎皱了皱眉头,紧盯着田雨。

    田雨认真地说道:“意思就是说,你一旦进了纳兰家,经过纳兰家的培养,你就会变成他们的杀人工具和棋子,随时可能被暴尸荒野。”

    眼神灼灼地盯着田雨,林虎心里有些恍惚。她这是什么意思?间接提醒?让人不要误入歧途,走上邪路?她想说,她良心未泯,她这一切都是被迫的吗?

    对上林虎的眼神,田雨突然瞪着大眼睛说道:“我发觉,你好熟悉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林虎急忙移开目光,冷笑着说道:“我怎么熟悉了?”

    田雨紧盯着林虎:“我看到你的眼睛,簢的一个朋友好像。”

    林虎耷拉着脑袋,尽量不去看田雨:“你的什么朋友?”

    “他叫林虎,他是个医生,他去南丰了。”田雨说到这里,有些伤感地叹了口气:“如果他知道我离开了苍南,不知道他回去以后会不会着急。”

    会着急吗?林虎耷拉着脑袋扪心自问。会着急,当然会着急,因为她是田雨。可是现在她说这些又有什么用?她明知道自己会着急,还是来了,还是义无反顾加入了这种邪恶阵营。

    田雨目不转睛地盯着林虎,过了好一会儿,轻叹着说道:“好了,不说了,感觉你很像他,可是你不是他。如果你信得过我,就在这里等上三两天,我保你能进入古武场修炼,但是在这两三天,我也希望你考虑清楚,你愿不愿意做别人的炮灰、棋子和杀人工具。如果你不愿意,我完全可以让你平安离开。”

    林虎一手撑着头,半躺着望向田雨,邪笑着问道:“你不恨我了?”

    田雨一愣,顿时俏脸通红:“在这世上,只有三个人碰过我的身子。一个已经尸骨无存,还有一个,是我的他。再有一个,就是你。可你又救了我一次我也不知道该不该恨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他?是谁?”林虎果断抓住了重点,悻悻的望着田雨。

    田雨回头瞪了林虎一眼:“我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林虎楞了楞,突然意味深长地笑了笑:“你不是自称是纳兰云峰的女人吗?难道你的那个他,就是纳兰云峰?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。”田雨像是怒了,瞪着林虎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我的那个他,比纳兰云峰那老杂毛强十倍,任何人都比不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田雨的坚决,林虎微微地笑了笑:“难道说,纳兰云峰就从来没碰过你?”

    提及这茬,田雨绝美的脸颊顿时黯然下来:“他只来了一个晚上,来坐了一会儿,就走了,他平时忙,根本就顾不上我。”

    林虎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:“那你还为这种人守身如玉,真是扯淡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田雨瞪着林虎:“我不是为他守身如玉,我刚才说了,我不是一个随便放荡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田雨那张绝美的脸上布满了红韵。

    听完这话,林虎意味深长地噢了一声。这话倒像是田雨说出来的,只是看到她现在这样,心里始终有一丝愠怒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林虎的脑子里忽然传来一个桀桀的邪笑声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他娘的也太没出息了,这样的尤物到了嘴边,居然都没拿下。不过你猜得也对,这小妞的确是难得的处子之身,倒也是个自珍自爱的好姑娘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林虎顿时眼瞳一缩,张口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林虎脑海中那个邪恶的声音骂道:“笨蛋,别用嘴说话,用心簢交流。”

    田雨看着林虎,愕然地问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没什么。”林虎大为震惊,他没想到,自己的脑海里居然会出现一个陌生的声音。

    沉默了一会儿,林虎传声问道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老子是茵阳王,是茵阳混沌珠的魂魄,老子到现在才觉醒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林虎瞪大了眼睛。茵阳混沌珠?难道就是昨天黑袍人拿出来的那颗珠子吗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林虎传声问道:“你刚才所说的茵阳混沌珠,就是我体内的茵阳混沌珠?”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