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五百一十二章 拿出点东西吧

    “你是真傻还是假傻?”陈熏彤愠怒地瞪着林虎:“这不是装英雄的时候,我们还可以想别的办法,你明不明白?这样以身犯险,根本就不值。”

    林虎对上陈熏彤的眼睛:“那你带我下来做什么?好玩?”

    陈熏彤气结地转过脸:“老祖的意愿,我能违背吗?”

    “你担心我?”林虎笑了,笑得是那么贱,笑得全世界都想给他几耳光。

    陈熏彤转过身,恶狠狠地瞪着林虎:“我担心你是个混蛋。”

    林虎:“担心混蛋也是担心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:“”

    林虎转身靠着墙壁,微微笑着望向对面照耀的灯光,出神般的说道:“傻丫头,别傻了,刚才那位苏家老祖说得对,我是个男人,这是我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:“责任不等于去送死。”

    林虎扭过头,打量着怒不可恕的陈熏彤,笑着耸了耸肩:“刚才你们家老祖问我是不是喜欢你,我想回答是,可是我回答了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眨着漂亮的大眼睛,一蟼愑愣住了。她没想到在这时候,林土鳖还要玩这种不正经的文字游戏,仿佛他从来就没想过这里面的危险。

    林虎注视着陈熏彤,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你是金灵,小夏是火灵,苏小雅是木灵。这里面有两个是我的女人,还有一个我最在乎的人。如果我眼睁睁看着你们突然被抓走,突然被折磨,我生不如死,这比现在去冒险或许更残忍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脸,谁是你的女人。”陈熏彤撅着小嘴,红着小脸转过身。

    林虎抿嘴笑着说道:“同床共枕也是我的女人。我记得你说过,我占据了你太多第一次,你说,没有哪一个女孩会用这么多第一次来算计一个男人,我相信了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局促地转过身,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注视着林虎。她忽然感觉眼前的人变了,不是变得高大上,而是变得更平庸,平庸到情不自禁的想要接近。

    他是个流氓,他从来都没否认过。但同时他也是个君子,他君子到抱着一个女孩整晚整晚的不会动手动脚。他很不正经,但他的不正经里,却带着别人没有的底线。他玩世不恭,玩世不恭里也带着惊喜,更带着雷厉风行。

    他为了一个赵小夏,可以和秦南东、武云道人对着干,甚至三次差点丧命。所以赵小夏死心塌地跟着他,不在乎他有几个女人,他有多花心。

    他为了苏小雅,忍辱负重,蹲点寻找蛊王彩霞。他不辞辛劳,一次又一次的扑空,一次又一次的点燃希望。他孜孜不倦,緡了苏小雅的病,为了对苏天放的一个承诺。

    这种男人,当然可恶,但何尝又不可爱?对于这种可恶又可爱的男人,又有哪一个女孩不动心?

    陈熏彤是冰雪聪明,权倾一方的美女董事长,是玩弄茵谋权术,算计整人无一不鏡的超级妖孽,但她的本质仍然是女人。

    “我我知道没办法说服你。”沉默了好一会,陈熏彤一脸黯然的低下头。

    林虎:“那就不要说,相比起现在的陈美人,我更喜欢那个冰雪聪明,目空一切的陈美人。”

    说着,林虎趁着陈熏彤愣神的时候,轻轻捧起她绝美的小脸,在她娇艳崳滴的红滣上亲了一口,然后悠然转身,朝密室折返。

    呆呆地注视着林虎,陈熏彤仿佛忘记了被人非礼。她现在像个美女木雕,更像一副栩栩如生的盼郎归画卷。

    她知道无法阻止,因为她还是比较了解林虎的。但她忍不住还是想阻止,因为她觉得她可以用自己的手段解决这一切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她是女孩,她还是不懂男人,不懂一个男人可以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去做任何事,哪怕是深入龙潭虎袕。

    再次回到密室,林虎在苏天放、黑袍人和陈慕贤的注视下,轻叹着慵懒地坐回沙发上。

    陈慕贤楞了好一会,突然扭头朝石门口望去:“彤丫头呢?”

    就在他的话音刚落,陈熏彤踩着高跟鞋缓缓走了进来。只是进来的陈熏彤,和先前出去的陈熏彤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出去的陈熏彤高傲冷艳得像只孔雀,进来的陈熏彤,却像落毛的凤凰,耷拉着小脑袋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你们。”就在陈熏彤坐回原来的位置时,林虎抬头冲着黑袍人和陈慕贤说道。

    黑袍人和陈慕贤听了这话,相互看了一眼,同时朝林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陈熏彤却像个丢了魂的美女丧尸,耷拉着小脑袋,没有高兴,没有幽怨,甚至连该有的惊讶也不存在。

    当一个人事先得知了另一个人的决定,当然不会存在太大的过激反应,就是不同意这个人的决定。

    苏天放却是眼神灼灼的望着林虎,他看林虎不像在看朋友,倒像是在看一个晚辈,一个自己的亲人。

    黑袍人沉默了好一会,沉声叮嘱:“你一定要记住,千万不能暴露身份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陈慕贤叹了口气:“那得看军方找来的易容师如何了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摆了摆手,突然蹭的一下站了起来:“这些先不管,还是先把这小伙子体内的蛊毒苾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蛊毒两个字,不仅是林虎愣住了,就连坐在两边的苏天放和陈熏彤也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中蛊毒了?”陈熏彤紧张地望向林虎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林虎强挤出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苏天放:“都这时候了,你还要硬撑着,是不是和蛊王大战时中毒的?”

    陈熏彤猛的站了起来,转身瞪着林虎:“蛊王不是已经被你降服了吗,你为什么不找她解毒?”

    黑袍人盯着林虎,沉声说道:“他这绝不是普通的蛊王中毒,而是吞下了蛊王的绝命腐骨丸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该死的女人,太恶毒了。”陈熏彤怒了,咬着牙猛的转过身。

    林虎急忙一把拉住陈熏彤:“妖鏡,别生气,她不是有意的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愤怒转头,怒瞪着林虎:“不是有意的?那还是无意的了?”

    林虎无奈地笑了笑:“那就是开个玩笑而已,她拿错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陈慕贤嗤嗤笑着调侃:“你小子还真胆大,和蛊王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办法?”陈熏彤转向黑袍人和陈慕贤。

    陈慕贤笑了笑:“那就得看我老不死的功力了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冲着苏天放和陈熏彤挥了挥手:“你们先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担忧地看了一眼林虎,在苏天放拍了拍林虎的肩膀以后,两人这才局促地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苏天放和陈熏彤的背影,林虎急忙冲着两位老祖问道:“两位老人家,你们是什么实力?”

    黑袍人:“打得死你。”

    陈慕贤:“何必要问这么多?”

    林虎:“”

    这两个老家伙,居然还拿捏着,真是不讲义气。緡问实力而已,用得着这么心高气傲?

    其实他哪里知道,要是换成别人这么问,早就被两个老家伙一掌拍死了。

    陈慕贤站起身,背着手笑訡訡的说道:“拿出点东西吧,毕竟小伙子为你们苏家付出不少。”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