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五百零九章 五行灵源的克星

    “五行灵体卷?”林虎怔怔地望着陈慕贤,皱着眉头继续追问:“那现在这个凌氏家族呢?”

    陈熏彤转身看向林虎:“我记得我告诉过你嘛。”

    “你告诉的只是皮毛。”林虎伸手推搡着陈熏彤的小脑袋,一脸凝重的注视着陈慕贤。

    “死开。”陈熏彤一把打开林虎推过来的手。

    陈慕贤转过身,一脸惋惜的轻叹着:“曾经,在南丰有三大财团,第一是经营房地产,拥有百年世家称号的苏家,他们是房地产大亨。再有,是我们陈家,以制药为主。剩下的一家”

    “是叶家。”林虎打断陈慕贤,着急忙慌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。”陈慕贤轻笑着摇了摇头:“是凌家,凌家是医药世家,以医进入商界,经营全国上百家私立医院,中西结合,是整个神州最大的医药世家。”

    “医药世家?”林虎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他终于知道了,为什么秦思是医科大学的学生。难怪,人家是医药世家,不钻研医术,难道还要去别的领域发展吗?

    陈熏彤接过话茬,看着林虎说道:“其实凌家瓏们陈家百年交好,关系非常密切,只是凌家一夜间突发变故。”

    陈慕贤:“凌家的事情,我们到现在为止还在追踪。”

    听完陈熏彤和陈慕贤的话,林虎像一座山一样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秦思都告诫他,不要沾染这件事,这件事牵涉面太广,而且也不是他林虎一个人可以摆的平。可是林虎没听,并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现在听了陈慕贤和陈熏彤的话,他终于明白了秦思的用意。她真不是在吓唬谁,只是这丫头心里藏着事儿,一直都没告诉任何人,这也包括林虎。

    陈慕贤轻叹着坐回沙发上,抬头看向林虎说道:“我跟你说这么多,你可能也不太明白,不过我只想让你明白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林虎从沉默中回过神。

    陈慕贤:“让你明白,凌氏残卷非常重要,它几乎是五行灵源的克星。”

    “五行灵源的克星,什么意思?”林虎一听这话,顿时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吧。”陈慕贤坐直了身子,一脸严肃的眯起眼睛:“只要谁得到了一张凌氏残卷,谁就可以强行吞噬五行灵源中的任何一个。也就是说,灵体的自我保护措施,在凌氏残卷面前,毫无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林虎听了这话,顿时惊讶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尤其是对于赵小夏,苏小雅和陈熏彤这些灵源来说,凌氏残卷简直是她们的噩梦。

    如果说,没有凌氏残卷,就算把几个灵体抓走了,也无可奈何。只要几个灵体不愿意,懂得行情的人,没人敢真正对几个灵体下毒手,也不敢下毒手。可是一旦拥有了凌氏残卷,就等于拥有了击破灵体自我保护措施的法宝。

    到时候,要是几个女孩落在歹人手里,下场,绝不是凄惨可以形容,几乎可以用屈辱至极,惨绝人寰来形容。

    心里越想越发毛,林虎忍不住紧张地追问:“那那现在这几张凌氏残卷在哪里?”

    陈慕贤看了一眼陈熏彤,然后摇了摇头:“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林虎眼瞳一缩,整个人像被抽走了三魂七魄,瞬间木讷地瘫坐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他不敢想象,如果这些凌氏残卷落入了神秘的苍龙手里,结果会怎么样。而且听叶森的意思,这苍龙是一个十分庞大、严谨,甚至是手眼通天的组织。

    加上武云道人的线索,他们似乎就在针对五行灵源,制造一个巨大的茵谋。如果让他们知道凌氏残卷的作用,那赵小夏、苏小雅和陈熏彤可就真危险了。

    突然,林虎猛的扭头看向陈熏彤:“你不是说,柳絮手里有一张凌氏残卷吗?”

    陈熏彤无奈地叹了口气:“可是她不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林虎有些激动,他激动地转过身,激动地嫫出一盒特供香烟,激动地点燃,然后颤颤巍巍的吸食着。

    这个重磅消息对他的冲击太大,以至于让他一直感觉到忐忑不安的事情变成了现实。

    自从介入赵小夏和秦南东的事情开始,林虎就在一步步往复杂的地方走。当他彻底得知五行灵源的事情,不惜以雷霆手段粉碎武云道人和秦南东的茵谋。

    他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,未雨绸缪,防患未然。因为他赌不起,更输不起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随着一步步深入的了解,他发现这种豪赌视乎还在继续,而且正朝着他不敢想象的方向发展。

    武云道人和秦南东,是他自己查出,并且已经解决的东西。

    终南山隐士,这是从蛊王彩霞嘴里得到的重磅消息。

    苍龙,一个神秘组织,这是从叶森嘴里得到的最忐忑不安的消息。

    现在,又从陈家老祖的嘴里得到了凌氏残卷的消息。更主要是,凌氏残卷居然是五行灵源的克星,也就是说,是赵小夏、苏小雅和陈熏彤的克星。

    这绝不仅仅是重磅消息那么简单,这里面更包颔着生死攸关的牵连,石破天惊的超级大秘密。

    一时间,秦南东、武云道人、终南山隐士、神秘苍龙、凌氏残卷,视乎一连串的事件,几乎完全串成了一条线,一条神秘莫测,现在根本无法破解的线。

    这是个茵谋,这是个惊天大茵谋!但是这个茵谋的关键,视乎有了一个关键点,那就是凌氏残卷,尤其是凌氏残卷的下落问题。

    如果要解开这一系列茵谋的死结,可以说凌氏残卷就是唯一的线头。只要把五张凌氏残卷捏在手里,不管那什么神秘苍龙再厉害,他也无法威胁到几个女孩。

    现在,已知的唯一一张凌氏残卷,握在柳絮手里。林虎没指望要她强行交出来,但只要知道还在她手里,那就是一件好事。但至于其它的四张凌氏残卷,却像是大海捞针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陈熏彤突然抬头看向陈慕贤:“老祖,我信任他。”

    陈慕贤紧锁着眉头:“你真的信任他?”

    “嗯!”陈熏彤认真地点了点头:“如果我不信任他,绝不会带他来见您。”

    陈慕贤:“你确定他会为了你豁出去?”

    陈熏彤扭头看了一眼林虎,轻叹着说道:“我不敢确定,但至少我知道,他会为了火灵和木灵豁出去。”

    听着一老一少莫名其妙的话,林虎突然抬头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陈熏彤扭头看向林虎:“我手里有凌氏残卷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林虎皱了皱眉头,诧异地瞪圆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说我手里有凌氏残卷。”陈熏彤加重语气:“不过,我也只有一张。”

    看着陈熏彤,林虎出神似的卷起手指:“你一张,柳絮一张还有三张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陈慕贤突然挿话:“苏家有一张。”

    “苏家?”林虎猛的转过身,一脸震惊的看向陈慕贤:“苏家,苏老?”

    “苏天放这小子算个芘。”陈慕贤不屑地哼了一声。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