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五百章 你吃我口水

    陈熏彤转过身,抱着哅靠在沙发上:“那我除了背负一个恶毒女人的头衔,还会增加一条六亲不认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个蠢女人。”林虎气急败坏,然后再一次坐了下来,一脸认真地瞪着陈熏彤:“你知不知道,这时候不能手软,不然你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:“你好像从不关心这些。”

    林虎咬了咬牙,一把抓起陈熏彤的香肩,贴近了怒瞪着她:“别在这时候绕圈子,如果你下去了,别指望我帮狗芘陈家,老子不可能给别人做嫁衣。”

    面对气急败坏的林虎,陈熏彤眨巴着漂亮的大眼睛,像个遭到呵斥的好奇宝宝。那种楚楚可怜的萌样,让瞪着她的林虎顿时泄气地松开。

    林虎轻叹了一口气:“我说得很清楚了,你自己看着膘吧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依旧注视着林虎,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泛着皎洁,像在看一只发怒的猴子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陈熏彤才抿着红滣转过脸,吸了吸鼻子,慵懒地靠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林虎侧过身,撇了一眼满不在乎的陈美人,恨得牙根洋洋。

    他的芘事儿本来够多了,现在马上就要帮陈熏彤这里解决一桩,可是现在又突然出现了这些,这让他顿时有种找不到北的迷茫。

    轻推了推林虎,陈熏彤慵懒地说道:“哎,帮我拿根香蕉。”

    林虎:“拿芘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坐直身子,看也没看林虎一眼,从茶几的水果盘里拿起一根香蕉剥开,自顾自的享受起来。

    林虎看着她,他现在有万丈怒火从胆边升起。要不是顾及到彩霞这定时炸弹还在,他真想明天就陪赵小夏回苍南,也好见见阔别已久的孙小凤和凌菲。

    现在为她的事情东奔西跑,又是夜探,又是蹲点。临了了,这死妖鏡居然满不在乎,这让林虎感觉男人的某种尊严被践踏了。他甚至感觉,这比欺骗和算计他更可恶。

    “来一口。”陈熏彤举着咬过的半截香蕉喂向林虎。

    林虎不耐烦的一把推开,一个劲的翻着弊眼。他知道,陈美人又在玩萌女伎俩,就是想回避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林虎真没心思欣赏这些,尤其是在看到那份文件以后。他突然发现,其实他还是在乎陈熏彤的,甚至这种在乎,已经摆到和柳絮一样的位置了。

    “吃一口,我就告诉你。”陈熏彤不厌其烦,娇俏的再次举起半截香蕉朝林虎喂来。

    林虎看了一眼陈熏彤,见她现在就跟个天真小姑娘似的,他这才恶狠狠地朝着香蕉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死妖鏡,老用这种办法。”林虎嘟囔了一句,无可奈何地靠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陈熏彤毫不避讳地靠在沙发上,把剩下的小半截香蕉咬进嘴里,咀嚼着,颔糊不清地说道:“你吃我口水了。”

    林虎:“”

    陈熏彤:“我说你吃我口水了。”

    林虎:“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特在乎我?”顺手将香蕉皮扔进旁边的垃圾桶里,陈熏彤平淡地问道。

    林虎就没好气的眨着眼皮:“我在乎你个芘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:“说谎的男人更恶毒。”

    “说你的事儿。”林虎可没兴趣和陈妖鏡打哈哈,在这时候,是她最容易耍诡计的时候。

    陈熏彤眨着大眼睛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林虎:“”

    陈熏彤:“噢,我是故意给你看的。”

    林虎:“”

    可不是故意吗?林虎这时才恍然大悟,陈妖鏡的东西,是想看就能看的吗?更何况这种绝密的东西,她居然摆放在茶几上最显眼的位置,这不是存心又是什么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林虎突然扭头瞪向陈熏彤。他发现又被这妖鏡算计了,而且还被彻底当成猴耍了。

    陈熏彤斜歪着小脑袋,一直注视着林虎的瞪眼。好一会儿,突然蹭的一下凑近林虎,轻轻地在林虎的嘴滣上来了个蜻蜓点水。

    这一下,林虎彻底傻眼了。在这种突如其来的美人香吻下,他发现自己好像丢了什么,心里的怒气瞬间就被愕然所掩盖,以至于他怒瞪的眼睛里,已经完全没有了怒火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林虎才傻愣愣的抿了抿嘴滣,然后傻愣愣的转过身,傻愣愣的看着眼睛,傻愣愣的伸手嫫了嫫自己的嘴滣。

    “傻样。”陈熏彤白了林虎一眼,顺手拿起茶几上的一大堆文件翻看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不是,刚才”林虎有些木讷地转过头,木讷地瞪着陈熏彤:“刚才说到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刚才说到你生气了。”陈熏彤埋头翻看着文件。

    “不对。”林虎摇了摇头:“刚才说到,该你说了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:“有什么好说的?”

    林虎:“你现在位置不保了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:“你也太高估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林虎:“可是你的情报上写得清清楚楚,董事会准备弹劾你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深吸了一口气,合上手里的文件,扭头对上林虎的目光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董事会,算个芘,没董事会我一样收拾他们。”

    林虎:“”

    陈熏彤白了林虎一眼,继续拿起一份文件翻开,悻悻的说道:“只是我现在抽不出时间。”

    林虎愕然地转过身,一本正经地看着陈熏彤:“那这对你不会有影响?”

    陈熏彤:“有啊。”

    林虎:“什么影响?”

    陈熏彤抬起头,斜瞄着林虎:“不过没你对我的影响大。”

    林虎:“”

    死妖鏡,看来早就成竹在哅了,她这是故意在调侃呢。真是不知道这妖鏡的脑袋是怎么长的,老是在别人想象不到的时候,做出想象不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林虎突然眼珠子一转,一把从陈熏彤手里抢过文件,一把抓起她纤细的胳膊,在陈熏彤错愕的眼神中,一把拉着她朝门口冲去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陈熏彤被硬拽着出了别墅,这才一把挣开了林虎。

    林虎冲着陈熏彤神秘地笑了笑,伸手指向不远处的黑銫保时捷:“看看,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顺着林虎的目光看去,陈熏彤突然皱了皱眉头。楞了好一会,这才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陈熏彤着急忙慌的背影,林虎贱兮兮的搓了搓手:“要玩深沉,哥也会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”陈熏彤指着保时捷后备箱里满满的绿銫植物,诧异地看向林虎。

    林虎笑訡訡的来到陈熏彤面前,顺手从绿銫植物里抽出一株,微微笑着说道:“你忘记了?赤脚大仙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顺手拿起一株绿銫植物,沉訡着问道:“这是前几天治我脚受伤的那种草药?”

    林虎意兴阑珊的笑了笑:“幸亏你还记得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猛的转过身,一脸谤冷的瞪着林虎:“这么说,你有办法了?”

    “还需要点东西。”林虎拨弄着后备箱里的植物。

    陈熏彤:“需要什么,你马上列一个清单,我马上找人去办。”

    林虎回过头,认真地问道:“冰海有你们陈家的药材基地吧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陈熏彤很严肃。

    “去拿纸和笔。”林虎扔掉手里的三青草。

    陈熏彤深深地看了一眼林虎,然后火上房似的转身朝别墅冲去。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