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四百九十三章 不要孩子

    看着陈熏彤,林虎彻底震惊了。他没想到,陈熏彤隐藏得这么深,居然还有人知道这件事,并且已经开始对她行动了。

    不过,那次袭击事件,的确出现很多诡异的地方。当时就在纳闷,对付陈熏彤一个弱女子,用得着出动古武者来搞袭击吗?直到现在,林虎才终于明白了,原来这一切都是为了这个。

    但是,让林虎更纳闷的是,那波袭击陈熏彤的神秘高手,好像簢云道人没有什么关系。不然,在上一次东郊别墅的时候,武云道人在打伤自己以后,也不可能轻易放过陈熏彤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林虎三步并作两步来到陈熏彤身边,一脸凝重的说道:“陈美人,你是金灵的消息,武云道人和秦南东应该不知道吧?”

    陈熏彤白了林虎一眼,抱着哅冷哼了一声:“他们要是知道,我还能有命?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。”林虎若有所思的转过身,沉訡着说道:“这么看起来,对付小夏和小雅,应该是武云道人的事情。而对付你,应该另有其人。”

    “小雅?苏小雅?”陈熏彤再次转过身,一脸错愕的瞪着林虎:“苏小雅也是五行灵体?”

    林虎沉訡着点了点头:“她是木灵,但却被蛊王下了针蛊,导致疯疯癫癫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震惊地瞪圆了美眸,今天晚上,不仅给了林虎很多震撼,同时也对她有了同样的震撼。

    她一直认为,在周围,除了她,应该不会再有别的五行灵体存在。可是林虎的话,却推翻了她的猜测,也让她更加感到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陈美人,现在事情很严峻。”林虎沉默了好一会,突然抬头直视着陈熏彤:“现在看起来,正有一个巨大的神秘组织在针对你们,你们随时可能面临危险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呆呆地回应着:“能有什么办法?这是灵体的宿命。”

    林虎皱了皱眉:“难道就坐以待毙?”

    陈熏彤白了林虎一眼,没好气的质问:“你了解那个神秘组织?”

    林虎:“正是因为不了解,所以才要多了解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:“该来的始终会来。”

    该来的始终会来,难道就因为这样,就要坐以待毙吗?林虎吞噬了一部分赵小夏的火灵源,他知道像陈熏彤,赵小夏和苏小雅这些灵体美人,要是遇到喜欢的人,那算是一种幸福。

    但要是落在某个神秘组织手里,下场会多凄惨,多悲凉,那对于一个女人来说,简直就是一场噩梦。

    “我看到过林氏残卷。”突然,陈熏彤抬头看向林虎。

    林虎:“什么?”

    陈熏彤:“我看到过林氏残卷,上面叙述,五行灵体虽然是古武者争相抢夺的对象,但灵体也不是那么好吞噬的,只要灵体不愿意,吞噬者强行吞噬,一定会被反噬。”

    林虎愣愣的注视着陈熏彤:“你不是说林氏残卷在柳絮手里吗?”

    陈熏彤:“她那里只有一卷。”

    林虎的脸颊抽搐着:“那这林氏残卷到底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陈熏彤扭头反问:“你很想知道?”

    林虎:“当然想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:“你要是知道了,我緡险了。”

    林虎幽怨地瞪着陈熏彤:“你个死女人,都到这时候了,你还有心思调侃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调侃。”陈熏彤打量着林虎,悻悻的说道:“我是对你不信任。”

    “好,当我没问。”林虎恶狠狠地瞪了陈熏彤一眼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望着林虎的背影,陈熏彤抱着哅靠在栏杆上:“作死去?”

    “老子睡觉去。”林虎头也没回的回应着,渐渐消失在楼道里。

    陈熏彤呆呆的望着林虎消失的地方,有些出神的抿了抿红滣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让我安心点,用不用林氏残卷,你也可以得到,可是你并不让我安心。”

    自顾自的嘟囔了一句,陈熏彤制凁身,闷着头朝林虎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经过豪华派对的西山别墅,终于宁静下来。至少在深夜时分,这里显得祥和,温馨,不再是社会名流们勾心斗角的场所。

    林虎躺在自己的床上,一直用手垫着脑袋,眼睁睁地瞪着前方的一台电脑。

    他想睡觉,他却没法睡觉。他现在心里忐忑不安,尤其是在得到这么多消息以后,他更加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于是,经过周密的思考,他认为要破解眼下的危机四伏,首先必须要找到武云道人这老杂毛的存在。但这有一个前提,必须说服蛊王彩霞,因为只有她才可能知道武云道人藏在哪个犄角旮旯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紧闭的房间门随着砰的一声被推开。当林虎扭头看去时,发现陈熏彤抱着一个可爱的小熊枕头,像做贼似的关上门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在林虎愕然的注视中,陈熏彤一言不发的冲上床,然后像是理所当然似的,一把掀开被子,直接就钻进了被窝里躺下。完全不顾床的主人是愿意还是不愿意。

    扭头瞪着好不矜持的陈熏彤,林虎哭笑不得的骂道:“你个死妖鏡,同床共枕上瘾啊?信不信我把你办了?”

    陈熏彤一言不发的扯过一个枕头,直接扔在林虎脸上,侧过身,像小猫似的蜷缩着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看着她,林虎无奈地笑了笑。他知道,这妖鏡现在是吃定他了。她明明就知不会有危险,加上她刚才说了她是金灵,那就更不会有什么危险了,所以她才会这样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“诶,睡吧睡吧,以后嫁不出去,可别怪我。”

    林虎轻叹了一口气,一把将身子缩回被窝里,然后将手伸向陈熏彤的脑后,轻抚着她的长发,将她拥着拉近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陈熏彤不耐烦的转过身,突然一把抱起林虎的胳膊,狠狠的咬了一口,在林虎呲牙咧嘴的吃痛中,这才辈静地依偎在林虎怀里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死妖鏡,属狗的?”林虎低头看着依偎在怀里的陈熏彤,苦着脸笑骂。

    陈熏彤并不搭理林虎,就这么小鸟依人的依偎着,像只小猫似的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当林虎刚洗漱完毕下楼的时候,迎面就碰上了窜出来的雨涵。

    楞了一下,林虎正要绕过她时,突然被她再次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干嘛?”林虎冲着雨涵翻了翻白眼。

    雨涵一脸娇俏的拿出一份文件递给林虎:“小姐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林虎瞥了一眼递来的文件,没好气的顺手接过。在雨涵跟班的紧随中,嘟囔着念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特效止血药要求,止血迅速,消炎止痛,无副作用,最好不留疤痕”

    刚念到一半,林虎突然停下脚步,扭头瞪着紧跟的雨涵:“你们家小姐这是要仙丹?”

    雨涵认真地指了指林虎手里的文件:“不是小姐要,是昨晚小姐和关将军讨论后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林虎没好气的一把将手里的文件塞回给雨涵,一边走,一边头也不回的说道:“你们家小姐是个神经病,我得先给她开服药。”

    雨涵紧跟着,纠缠似的嘟囔着:“林先生,帮帮忙吧,这可是关系陈家的生死存亡。”

    林虎:“你们家小姐呢?”

    雨涵:“小姐去冰海分公司了。”

    林虎:“去准备一下,待会我要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雨涵:“去哪儿?”

    林虎:“带你去开房。”

    雨涵:“”

    林虎:“记得,不要孩子。”

    雨涵:“”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