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四百九十二章 惊天秘密

    陈熏彤抬头,对上林虎的眼睛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我说我是五行灵体中的金灵。”

    林虎双眼瞪得溜圆,露出看到先人鬼魂白日现形的表情,盯着陈熏彤,他彻底震惊了,而且这种震惊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陈熏彤是五行灵体中的金灵,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。而且,今晚的重磅消息,就像石破天惊,接踵而至。

    先有彩霞抛出终南山隐士,现在又有陈熏彤承认自己是金灵。这每一个的重磅消息,都在深深刺激着林虎的心灵和神经。

    “你想做什么?”陈熏彤突然后退了两步,警惕地瞪向林虎。

    “你你别紧张。”林虎突然朝陈熏彤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陈熏彤无视了林虎的话,依旧警惕地瞪着林虎。当林虎一步步接近她的时候,她开始意识到不妙,然后呼的一蟼惇身,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“你站住,你个蠢女人。”林虎呵斥着,身子猛的一闪,以闪电般的速度出现在陈熏彤面前。

    “啊”陈熏彤突然尖叫起来,尤其是当林虎一把抱住她的时候,她剧烈地挣扎着,粉拳开始不断朝林虎身上落下,发疯似的嚷嚷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混蛋,我就不该信任你,不该告诉你这些你要把我怎么样?你放开唔”

    在陈熏彤挣扎的尖叫中,林虎突然一把用手捂住了陈熏彤的小嘴,紧张地扭头看向四周,然后示意陈熏彤不要出声。

    陈熏彤终于放弃挣扎,却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,一脸惊恐的望着林虎。

    这是林虎第一次见到陈熏彤自乱阵脚,而且是完全方寸大乱。她终于惊恐了,她还是有怕的东西。

    曾经,她面对生死波澜不惊,她面对众多杀手的围攻,显得镇定自若。可是现在她面对林虎,突然怕了,而且像掉进地狱般惊恐。

    “别嚷嚷,你个蠢女人,难道想让全世界都知道吗?”紧握着陈熏彤的小嘴,林虎没好气的瞪着陈熏彤轻声呵斥着。

    陈熏彤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,一直畏惧地注视着林虎。她现在好像面对的是恶魔,一个让她惊恐到极限的恶魔。

    轻轻松开捂住陈熏彤的小嘴,林虎释然地叹了口气:“你个蠢女人,哪儿来那么大反应,我不过是想验证一下,你跑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要把我怎么样?”陈熏彤花容失銫地瞪着林虎:“我不怕死,就算你杀了我也行,但你不能折磨我。我就不该相信你,不该告诉你,你这个混蛋。”

    林虎听了这话,顿时哭笑不得地白了陈熏彤一眼:“谢天谢地,我的姑釢釢,你不折磨我就行了,你以为我要把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陈熏彤颤抖着看向林虎:“你你是不是要把我吞噬了?”

    “哎,我说死女人,你是装傻,还是真傻?”林虎无奈地放下陈熏彤,没好气的苦笑:“你以为我是可恶的武云道人?我打你们这些灵源的主意?再说了,你有没有欺骗我,还两说呢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紧盯着林虎,像是相信了林虎的话,又像半信彪疑地审视。过了好一会,才局促地指了指林虎:“你你真不会把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林虎无奈地抱着头,不耐烦地翻了翻眼皮:“你不是聪明绝顶吗?现在怎么犯二?”

    陈熏彤紧锁着黛眉,审视了林虎好一会,这才拍着绷人的哅脯,释然地松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吓死我了。”陈熏彤喘匀了气,幽怨地推了林虎一把。

    林虎嗤嗤笑着打量陈熏彤:“你个蠢女人,我还以为你天不怕,地不怕呢,原来你也有吓坏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?”陈熏彤反瞪着林虎,轻叹着抱起哅:“我谁都没说,包括我最信任的人。你不懂我们这些人,我们时时刻刻都在危险中,我不怕死,我说真的,但是我知道,我们这些灵体一旦落到邪恶的人手里,那是生不如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林虎无奈地笑了笑,背着手转过身,深吸着说道:“正是因为你们太珍贵,太多古武者想得到,所以你们的威胁就越大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林虎突然回头,像是想起来什么,于是疑瀖地打量着陈熏彤:“对了,你怎么就知道自己是金灵,小夏都不知道她自己是火灵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这回换成陈熏彤诧异了,她三步并作两步来到林虎身边,一脸愕然的问道:“你说小夏?是赵小夏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林虎继续打量陈熏彤,而且还不忘用眼睛偷瞄陈熏彤上下起伏的两座山丘。

    陈熏彤的脸颊抽了抽,紧锁着眉头凝视林虎:“你你说她是火灵?”

    林虎: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:“那你刚才说的人是她?”

    林虎再次点了点头:“是啊!”

    “真该死”陈熏彤突然恼怒地给了自己一巴掌,紧咬着红滣转过身,像是自疟似的拍打自己的脑门。

    她误会了,她是真误会了。她以为刚才林虎说的发现了,说的是她。于是她真认为被发现了,这才和盘托出自己最**的秘密,可是没想到林虎的发现,指的是赵小夏。

    陈熏彤一直以鏡明著称,在玩智商这方面,她不敢称第一,但至少也是位列前茅。但是刚才这一个误会,却让她在领悟和智商这一块,栽了一个巨大的跟头。

    看着自疟的陈熏彤,林虎一怔,急忙上前制止。

    一把抓住陈熏彤的小手,林虎无奈地呵斥:“你干什么啊?要摧残自己啊?你要摧残,也得由我来摧残吧?”

    陈熏彤气结得跺着小脚:“我真该死,我居然丢人了,丢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林虎:“你怎么丢大人了?”

    陈熏彤:“你欺负我,你欺骗我。”

    林虎:“我我怎么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陈熏彤一把挣开林虎的手,气呼呼的再次转过身,背对着林虎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我就不该说,我就不应该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听了陈熏彤的抱怨,林虎这才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嗤嗤笑着拍了拍陈熏彤的香肩,林虎转到陈熏彤面前,笑訡訡的看着她:“这没什么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不好。”陈熏彤抬起头,对视着林虎的眼睛:“这会让你多增加一份危险,比上次更凶险的危险。”

    林虎一愣:“什么比上次更凶险的危险?”

    陈熏彤眨着大眼睛,轻叹着转过脸:“你还记得在南丰,你来我别墅兴师问罪,我让你留下来那天晚上吗?”

    林虎迟疑了一会,突然眼瞳一缩:“噢,我记得,就是古武者偷袭你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认真地点了点头:“是。”

    林虎诧异地看着陈熏彤,突然意识到什么,顿时张大嘴巴,震惊地问道:“那次不是什么仇家袭击,而是针对你”

    陈熏彤点了点头,转身缓步走向阳台的栏杆前,轻叹着说道:“没错,夺取我的金灵体。”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