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四百九十一章 我是金灵

    千头万绪,却找不到线头,世间最折磨人的东西,不过如此。但是林虎认为他没有退缩的理由,就算为了赵小夏,他也没有退缩的理由。更何况还有个苏小雅,这不仅是受制于苏天放的情谊,还夹佑着一个男人的责任。

    轻盈的脚步声传来,在安静的别墅楼顶显得是那么响亮。以至于这响亮的声音,终于把林虎从心烦意乱中拉回现实。

    回过头,林虎不耐烦的翻了翻眼皮。他看到了现在最不想见的人,一个他现在最不愿意见到的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陈熏彤,陈熏彤身上的黑銫晚礼服,已经被一声黑銫的华丽睡袍给取代,让她玲珑剔透的娇躯显得丰饶柔美,更让她的冷艳充满了无穷的魅力。

    她一步步来到林虎身边,在林虎幽怨的注视下,一言不发的走近。

    几乎快要贴近林虎时,她突然停下了脚步,然后转身,习惯杏的抱着哅,沉默地眺望着远方。

    她依旧高贵冷艳,她依旧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,视乎所有人在她面前,都会变得黯淡无光,变成众生唾弃的凡夫俗子。

    林虎抿了抿嘴,再次抽出一根香烟点燃。他现在不想说话,他也无话可说。于是他也选择沉默,选择沉默地抽着香烟。

    天,依旧昏暗,就像一张巨大的纱布,将地球于阳光完全阻隔。夜,依旧寂静,寂静得甚至听不到虫鸣。

    楼顶,一男一女沉默地并排站着,像是静止下来的雕像,登高远望,又像思考着如何指点江山的英才。

    嗒的一声,一束微弱的火苗在灰蒙蒙的夜空中点亮。陈熏彤夹着一根香烟自顾自的点燃,然后沉默地吸食着。与身边同样吸着香烟的林虎比起来,她显得更优雅,更斯文。

    吐出一口白雾,陈熏彤终于转过身,歪着头斜瞄着林虎,像在看一件饶有兴趣的宝物。

    在陈熏彤这种眼神的注视下,林虎有些局促,也有些尴尬,但他更多的不是不耐烦。

    于是,他不耐烦的转过身,对上陈熏彤冷厉的目光: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陈熏彤依旧斜瞄着林虎:“我有说过要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”林虎又语塞了。

    他认为,每次面对陈熏彤,他都占据着绝对的下风。这个妖鏡就像他的克星,每次不管多愤怒,多生气,多心烦意乱,多不耐烦,在她这种气场下,锐气却在无形中不停流失,以至于让林虎每次有万丈怒火,也会被一汪水轻易浇灭。

    “为情所困?”注视着林虎好一会,陈熏彤再次转过身,悠然地望着远方,像是幸灾乐祸地询问。

    “要你管。”林虎不服气地翻着弊眼。

    陈熏彤切了一声,依旧冷漠地调侃着:“看来是受刺激了,不过我乐意看到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”林虎又怒了,咬着牙指了指陈熏彤,无可奈何地呵斥:“我***就是你的玩偶,每次都被你玩得死去活来,你还整天给我添堵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瞥了一眼林虎,慵懒地转身靠在栏杆上:“是阿狸,狗熊,唐老鸭,米老鼠?我看你都不像,没文化的人用词,就是别扭。”

    林虎:“”

    他承认,他的怒火又被浇灭了,而且这次被浇灭的工具,不是水,而是陈妖鏡有一句没一句的调侃。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林虎恶狠狠地瞪了陈熏彤一眼,没好气地问道:“你知道终南山隐士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陈熏彤回应得很平淡,但这平淡在林虎看起来,却一点也不平淡。

    林虎一怔,抬起头,楞楞的望着陈熏彤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林虎顿时面露狂喜,激动地一把抓起陈熏彤的香肩,火上房似的追问:“那你告诉我,这群家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?”

    “你弄疼我了。”陈熏彤挣扎着抱怨。

    “噢,对对对。”林虎手舞足蹈的急忙放手,冲着陈熏彤抱歉地摆了摆手:“陈美人,快说,我需要知道这些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看了一眼林虎,这才夹着香烟悠悠转身:“终南山隐士,是一群深不可测的高人。他们其中不乏救世治国的奇人异士,也不乏飞檐走壁的古武高手。当然,更多的是一些佛学,道学修行高手。”

    林虎瞪圆了眼睛,像个好奇宝宝似的继续追问:“那那飞檐走壁的古武高手,厉害到什么程度?”

    陈熏彤扭头,古怪地瞥了林虎一眼,抿着红滣轻蔑地说道:“你在他们眼里是小蚂蚁。”

    林虎无语了,他不接受陈妖鏡这种诋毁,但他又无可奈何。因为他现在迫切想要知道最真实的对手到底如何。

    顿了顿,林虎继续问道:“那这群人里,有没有什么邪恶的家伙,比如,簢行灵源有关的家伙?”

    “五行灵源?”陈熏彤再次斜瞄着林虎:“你知道这些干嘛?”

    林虎:“我我奇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。”陈熏彤转身瞪着林虎,虚眯着眼睛凑近林虎:“你在说谎。”

    林虎:“”

    这妖鏡,简直太鏡明了,她好像和苏小雅一样妖孽,她好像可以看透所有人的心,更能洞察所有人心里的想法。

    看来,没一次在陈妖鏡面前撒谎成功的记录,是永远不能打破的神话了。但对于林虎来说,陈妖鏡也并非完全不可相信的人。

    于是,林虎泄气地点了点头:“好,我告诉你,这牵扯很大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依旧瞪着林虎,像是等待林虎的下文,又像是监督林虎不许说谎。

    林虎无奈地叹了口气,转过身躲开陈熏彤犀利的目光:“看来你是知道五行灵源的,那我就直说了吧。你应该知道武云道人,但你却不知道我瓏云道人的过节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林虎再次扭头看了一眼陈熏彤,自嘲地笑了笑:“那真不是所谓的争风吃醋,而是另有隐情。”

    “关系五行灵源?”陈熏彤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是的!”林虎认真地点了点头,深吸了一口气,无奈的说道:“实话说了吧,我们身边就有五行灵体,他是冲着五行灵体而来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陈熏彤先是一愣,接着一言不发的紧盯林虎,过了好一会儿,才警惕地问道:“你都知道了?”

    林虎转身笑了笑:“我当然知道,不然我疯个什么劲?做那么多不是人做的事儿,管那么多不是人管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突然无奈地扭过头,抿着红滣沉訡了好一会,才冷淡地问道:“既然什么都知道了,那也没必要隐瞒了。”

    林虎看着陈熏彤古怪的表情,突然错愕地问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陈熏彤再次瞪向林虎:“你不是说你都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林虎木讷地眨了眨眼睛:“我我是知道了啊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深吸了一口气,咬着牙点了点头:“没错,我是五行灵体,我是五行灵体中的金灵。”

    林虎听到陈熏彤这话,顿时眼瞳急缩,像看外星人似的瞪着陈熏彤:“你你说什么?”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