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四百八十五章 还是不能理解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关海突然把目光落在了赵小夏身上,笑訡訡的抱着哅问道:“丫头,如果我没猜错,你应该过几天就要接任苏氏集团副总裁了吧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不仅是林虎愣住了,连带着赵小夏也愣住了。

    赵小夏要出任苏氏集团副总裁的事情,现在可是严格保密阶段,就算是商业同盟的陈熏彤,也不一定知道这件事儿。但没想到关海一个将军,居然却知道得这么清楚,还知道得这么快。

    沉訡了一会,赵小夏腼腆地笑着点了点头:“关伯伯真是明察秋毫!”

    “哎,我也就是随便提一提。”关海笑着朝赵小夏摆了摆手:“其实这些事情,我们根本不关心,也是因为林小子的关系,所以我才问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是搪塞,一定是搪塞。林虎听得出来,在官场嫫爬滚打好几年的赵小夏,同样听得出来。只是他们都还没弄明白关海的用意,却也只能心照不宣的装傻充愣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雨涵捧着一个黑布包火急火燎地冲下楼,迅速将黑布包过递给了林虎。

    林虎说了声谢谢,这才将接过的黑布包转送给关海:“关伯伯,怎么用法,里面都写得很清楚,您老只需要按照方法使用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关海接过黑布包,转手又递给了旁边走来的一名年轻人,这才呵呵笑着看向林虎问道:“这算不算受贿呢?”

    “受贿?”林虎皱了皱眉头,当即嗤嗤笑着壁了摆手:“我一个医生给病人开药,如果这也叫行贿,那天下的医生都行贿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我才不在乎那么多。”关海也笑着摇了摇头:“只是那些记者太可恶,经常胡编乱造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林虎和赵小夏面面相觑着,但他们却识趣的没接话。他们都明白,政治权谋这玩意儿,谁沾了谁死。即便赵小夏也是文物局局长,但她这个文物局局长,那和政治人物还相差十万八千里。

    “关伯伯,怎么不去喝酒了?”就在这时候,陈熏彤踩着踢踏的高跟鞋从容走来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林虎和赵小夏同时抬头看去,当他们发现陈熏彤的时候,各自都露出了不同的表情。

    赵小夏看陈熏彤,像在看一个情敌,但却少了很多仇恨,多了几分怪异。

    而林虎看陈熏彤,却像是男人对美女的赏心悦目,并且还带着一点点男人不怀好意的意胤。

    关海冲着陈熏彤笑了笑,拍了拍身边的位置:“来,丫头,坐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看了一眼林虎和赵小夏,并没停留,就在关海的身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依旧那么高傲冷艳,冷艳高傲到拒人于千里之外。尤其是在发生了前两天的事情以后,她仿佛就像变了一个人,变得好像和林虎除了合作,不再有任何瓜葛。

    望着陈熏彤,关海翘起二郎腿,缓缓点燃了一根香烟:“丫头啊,你的事情要抓紧了,千万可不能掉以轻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边又有动作了?”陈熏彤本能地警惕起来,扭头看向关海,一脸诧异的追问。

    关海强挤出一个笑容,轻叹着说道:“人家的东西早就到军部了,我现在重病缠身,也说不上话,你这边要是不抓紧,恐怕事情会有逆转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听了这话,安静地沉默下来。她仿佛在思考,又仿佛在抱怨着什么。她一直就是这样,从来不想让别人看透她。

    林虎和赵小夏默默地听着,没挿嘴,也没接话。赵小夏当然是不明白其中的种种内幕,但林虎却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在林虎看来,现在这一老一少好像又在唱双簧。记得上次他们唱双簧就把自己摆了一道。现在当着面又来这一套,林虎不认为自己还会傻着去上当。

    沉默了一会,林虎突然笑着站了起来:“关伯伯,你和陈妖鏡聊聊吧,我还有点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有事儿?”关海听了林虎的话,顿时虚咪起眼睛。

    陈熏彤扬起小脸,紧盯着林虎问道:“你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林虎翻了翻白眼:“惹祸鏡,我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抿了抿红滣,有些无奈地说道:“她在楼顶,这时候你不应该去打扰她。”

    林虎扭过头,指了指赵小夏说道:“小夏好奇,想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:“你认为安全吗?”

    她这话,像是对着林虎说的,又像是在质问赵小夏。但她反常的举动,却更加引起了林虎的注意。

    这一老一少,一唱一和的又在耍花样,他们谈他们的,本来就不关自己什么事儿。现在他们却硬要拽着自己,这里面没猫腻,傻子都不信。

    于是,林虎仍然坚持三十六计,走为上计的办法。

    顺手拉起赵小夏,林虎冲着关海点了点头,然后拖着赵小夏转身,匆匆朝楼上跑去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林虎和赵小夏的背影,关海嗤嗤笑着说道:“这混小子,学聪明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仅是聪明了,而且架子也大了。”陈熏彤抱怨着撇了撇小嘴。

    关海默默地抽着烟,目光炯炯的望着前方三三两两的社会名流们。他看得出神了,突然又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“搞这么大动静,值得吗?”深吸了口香烟,关海似笑非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值得。”陈熏彤也顺着关海的目光看去,然后轻叹着说道:“我不得不再次下手了。”

    关海扭过头,严肃地直视着陈熏彤:“还是老毛病?”

    “这次的病更重。”陈熏彤有些出神,但却依然不忘回答关海的话。

    关海突然恨铁不成钢似的抱怨着:“陈家诶,你们那个陈家啊,都是些目光短浅之辈,眼睛里只有当前的利益,只有自己的利益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吸了吸鼻子,耷拉着小脑袋轻叹:“龙生龙,凤生凤,老鼠儿子会打洞。”

    “哎,也不能以偏概全了。”关海仿佛知道陈熏彤的意思,轻声笑着说道:“你就不错嘛,何必要自暴自弃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被他们苾出来的。”陈熏彤再次抬起头,咬着牙转过脸:“关伯伯,如果这次我对他们下手,到时候会不会有人骂我无情无义,心狠手辣?”

    关海抖了抖手里的烟灰,桀骜地抿嘴笑了笑:“只要自己做得对,又何必要管别人怎么想。你看看我,别人说我赖在冰海军区司令员的位置上20年不挪窝,有人说我搞军阀,有人说我搞官僚,还有人说我拉帮结派,自成一体。我要是计较,早就活不到现在了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抱着哅,轻叹着靠在沙发上:“您老那是为了国家,为了这个民族,也为了我们这只铁军。可是,我却是为了家族利益。”

    “都一样。”关海扔掉手里的烟头,冲着陈熏彤无所谓地摆了摆手:“大家为国,小家为族。这些年,你们陈家为国家做了多少,别人心里不清楚,我关海心里可是一清二楚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依旧靠在沙发上,苍白无力地轻叹着:“每次向陈家人举起拳头,我的心都在颤抖,可是他还是不能理解我。”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