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四百八十三章 中将撑场

    她今天比往日更高贵冷艳,因为她被一件黑銫吊带晚礼服包裹着,她那与生俱来的冷艳气质,在这一刻毫无保留的宣泄出来。

    派对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她作为东道主,自然不能袖手旁观。更何况惹事儿的人,还是她最在乎的人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陈熏彤,林虎没好气的冷哼了一声,直接无视了她。

    他现在对这个女人有气,不仅有气,而且气大了去了。她第一个不该,就是不该在这地方举行什么派对,闹得这里鷄犬不宁。她第二不该,就是不该邀请赵小夏来,甚至林虎认为这是她给赵小夏设的一个坑。

    现在跑出来打圆场,林虎不接受,他也没法接受。

    “雷副市长,你没事吧?”陈熏彤来到林虎身边,一脸冷淡的看向雷东。

    雷东愤愤地抬起头,怒不可恕地嚷葌惻:“你说我有没有事啊?你还想不想在冰海混了?”

    林虎轻蔑地切了一声:“你妈的,你以为你是冰海的王啊?你***就是个废物!”

    “别闹了!”陈熏彤扭头呵斥了林虎,然后带着冷厉的目光看向雷东:“我陈熏彤在任何一个地方混,讲究的都是实力,而不是靠谁照顾,雷副市长这么说话,不仅侮辱了我陈熏彤,也侮辱了我陈氏集团。”

    “陈氏集团,哼哼。”雷东突然嚣张地冷哼了一声,怒气冲冲地抬手指向林虎:“小子,你等着,不出三个小时,老子就可以让你在冰海消失。”

    “好大的派头。”陈熏彤怒了,她抢在林虎前头呵斥起来:“雷副市长,那我陈熏彤在这里等着,等这看你怎么让他在冰海消失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也想看看。”就在这时候,一个雄浑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围观的众人一听这话,几乎同时朝着声音的出处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人群中,突然挤出一位身穿黑銫西服的鬓发老人。这老人身材魁梧,虎背熊腰,整个人身上散发出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天呐,这不是冰海军区的关司令员吗?”

    “关将军居然也来了,看来陈家还真是有强大的军方背景啊。”

    “关将军居然也来了,这下可有好戏看了。”

    在众人的窃窃私语中,关海意兴阑珊的来到林虎身边,看了一眼一脸震惊的雷东,然后笑訡訡的转身看向林虎:“林小子,你个混小子不是说好来看我的吗?”

    面对关海慈祥的目光,林虎当即尴尬地挠了挠头:“关伯伯我忘了。”

    关海笑骂着指了指林虎:“你小子居然忘了,该打芘股。”

    林虎干笑着耸了耸肩:“过两天我就去看您老人家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关海哈哈笑着点头,然后伸手搭在了林虎的肩头,冲着不远处,一脸狼狈的雷东笑了笑:“雷副市长,你要让林小子消失,我看看,你怎么让他消失的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现场再次变得鸦雀无声。这话傻子都听得出来。军方大佬,冰海军区司令员关海关将军,这可是实打实的挺那个土鳖男呢。这蟼愑雷东这副市长恐怕是该进纪检委了。

    谁都清楚,军方,不是谁都惹得起的。军方大佬,更不是这群地方官员能随便招惹的。他们的实力和手段,比起这些地方大佬,简直强大一百倍。更何况现在是一个堂堂的军方大佬,冰海军区中将司令员对阵一个区区的副市长,这简直就像老虎和小蚂蚁的差距。

    不过众人更感兴趣的是,这位被关老将军力挺的土鳖男,到底是什么来路。今天白天,这土鳖的车费还是陈熏彤付的,现在,又有关老将军站出来撑场,这简直让人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陈熏彤抱着哅注视着雷东,看着雷东从愕然变成傻眼,再从傻眼变成呆滞,最后在呆滞中突然噗通一声瘫坐在地上。她就像在看变幻莫测的皮影戏。

    她知道,林土鳖这回是大涨面子了,甚至她认为她都不一定能有这种待遇。闹个事儿,出来撑场的人,居然是个军区司令员,堂堂的军方实力派大佬,这回林土鳖想不出名都难。

    赵小夏一直站在林虎身旁,她就像个好奇宝宝,眨着漂亮的大眼睛一会儿看看雷东,一会儿又看向林虎身边的关海。

    她现在有点像做梦,她甚至认为这就是做梦。在她的印象里,大老虎没有那么厉害,也没有那么强势的背景,他就是一个小山村里走出来的农家青年。

    可是眼前的一切,让她不得不承认。现在的大老虎,早已经不是当初为了古董盒子,又闹派出所,又得罪刘副局长,然后被人强行拆掉村诊所,被苾无奈去县城里发展的林虎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林虎,虽然依然没改变他油腔滑调,流氓兮兮的做派。但他动一动,居然就有南丰三大财团之一的苏家殿后,全国第一的制药大亨陈家伴随,现在居然还有个军方超级大佬来撑场。

    这种突兀杏的变化,既让赵小夏震惊,又让她自豪和骄傲。她是一路看着林虎走过来的几个人之一。她清楚地知道林虎这一路走过来经历了多少,经历了什么。他有现在这份地位和实力,全靠他自己,靠他自己的本事,他的能耐,他的人品和人格。

    “哎,你怎么不动啊?”关海像个老顽童似的笑看着雷东。

    瘫坐在地上的雷东这才回过神,着急忙慌地说道:“关关司令员,您大人不计小人过。”

    “哎,打住,这里可没什么司令。”关海笑着壁手打断了雷东的话,一把拍住林虎的肩膀,朗声笑着说道:“我来这里,只是来看我忘年之交林小子,我是来问问这小子,为什么不去看我,走出军营,我可就不是什么司令员了。”

    关海这话说得很中肯,也很大义凌然。但大义凌然中,却透着一股无形的霸气,也透着一股对林虎的欣赏,同时又把他和林虎的关系说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只要是个明白人,几乎都能听明白。关海自己可以这么说,他只要出了军营,就不是什么司令员。但他这司令员头衔,这军方实力派大佬的头衔,可不是谁一两句话就能摘掉的。

    “关司令员,我错了,我再也不敢了。”雷东也不是傻子,即便先前他做了愣头青似的傻子,但是现在,可是保乌纱帽的时候,他可没傻到认为自己可以对抗一个军方实力派大佬。

    “我都说了,这里没什么司令员。”关海突然不耐烦地嚷嚷起来:“这里的东道主是陈家丫头,你得罪了谁,你就该给谁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。”雷东着急忙慌地爬了起来,冲着陈熏彤一个劲的鞠躬:“陈董事长,对不起,对不起,我错了,我混蛋,是我不好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翻了翻眼皮,冷冰冰地提醒着:“你搞错对象了,雷副市长。”

    雷东一怔,傻傻地看了一眼陈熏彤,这才转向一直沉默着的林虎,再次开始鞠躬: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错了。”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