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四百六十八章 记忆犹新

    “干嘛?”林虎再次倒满一杯茶,头也不回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你能不能。”蓝云刚说到这里,崳言又止的看向蓝馨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蓝馨不耐烦的蹭了蹭蓝云:“你说,你不是要当姐姐嘛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让你给当好了。”蓝云嘟囔着小嘴,一脸的难为情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要。”蓝馨也嘟囔着。

    看着两位双胞胎姐妹在身边打嘴仗,还相互推搡着起内讧,林虎就忍不住想笑。

    其实他知道双胞胎姐妹的用意,无非是怕这件事让陈熏彤知道,处罚她们。记得以前听雨涵说过,陈熏彤处罚下属,那是绝对的惨绝人寰,难怪这两位漂亮妹妹这脺黥张。

    喝了一口茶,林虎轻叹着放下茶杯:“好了,别闹了。”

    双胞胎姐妹听了这话,顿时消停下来,同时挺直腰板,就像等待林虎检阅的女子仪仗队。

    她们害怕了,这话不假,但这绝不是绝对原因。她们平时不爱说话,甚至和陈熏彤其他男保镖也很少说话。

    但是她们却突然有点喜欢和林虎说话,不仅说话,还有点肆无忌惮的和林虎打闹。她们倒不认为这是什么情情爱爱,但她们却认为这是一种亲切。

    于是,她们不想失去这种好不容易得来的亲切,所以她们在知道做错了以后,这才开始紧张发急。

    “以后还乖不乖了?”林虎夹着香烟转过身,打量着两位美女。

    “嗯!”双胞胎姐妹同时点头。

    林虎似笑非笑的再次问道:“那以后还敢不敢闹了?”

    蓝云和蓝馨相互看了看对方,于是摇了摇头,又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林虎啼笑皆非的翻了翻白眼:“哎你们这又是摇头,又是点头的,到底是闹还是不闹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们想和你闹。”蓝馨嘟囔着。

    蓝云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还真直接。”林虎终于忍不住扑哧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轻叹了口气,林虎转过身,点了点头说道:“好吧,我知道你们两个丫头的心情。你们不用担心,我不会把这件事告诉你们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是担心这个。”双胞胎姐妹同时嚷嚷起来。

    林虎诧异地扭过身:“那你们担心什么?”

    蓝云:“我们担心你真生气了,不簢们玩了。”

    蓝馨:“嗯嗯。”

    林虎:“”

    原来这两个妹妹,打的是这个主意。这既让人受宠若惊,又让人又气又笑。

    还能说什么呢?人家妹妹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,即便没九十度鞠躬来一句深深的对不起,但刚才那句担心你真生气,不簢们玩了,已经超越了九十度鞠躬和道歉。

    其实林虎一直有种错觉,他认为他终有一天会悲剧的死在花丛中,不管是陈熏彤那片花丛,还是柳絮那片花丛,都不是绝对安全。而现在又多出了双胞胎姐妹和蛊王彩霞这三片花丛,这简直就是荆棘密布的温柔乡。

    男人可以花心,可以流氓,但不能下流,这是林某人一直遵循的底线,也是林某人一直克制的标准。

    于是,他从不认为自己和禽兽沾边,甚至和流氓也有很大一段距离,即便他身边美女如云。

    带着郁闷回到别墅,林虎没发现陈熏彤,这让他有些隐隐的担心。这妞是间接失恋了,她不会因此跑去自寻短见吧?

    但是下一秒,林虎又直接否认了这种说法。陈熏彤是谁?那是所有男人和女人都嫉妒的妖孽,她会为情所困?才怪!

    坐在沙发上,林虎一边吸着烟,一边拿出了手机,当他拨通赵小夏的手机时,却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楞了楞,林虎这才想起来,在原始森林呆了十几天,到现在都没接到过赵小夏的电话。于是,他开始着急站起身,匆匆朝外跑去。

    院子里,原本闯了大祸的三只妖鏡不见了。蛊王彩霞和双胞胎姐妹走在一起,才是真正的如胶似漆,这让林虎既落寞,又庆幸。

    茫然打量着空荡荡的四周,林虎无奈滇澗了口气。现在他倒不担心蛊王会不会惹祸,反而担心赵小夏会不会出事。

    “林先生。”就在林虎茫然的时候,一个声音引起了他的警惕。

    回过头,林虎这才发现,一直躲着不见人的雨涵终于出现了。只是她看起来是那么局促,那么畏惧,畏惧地东张西望,就像只虎口拔牙的小白兔。

    “来得正好,开车藝一程。”林虎欣喜地冲着雨涵挥了挥手,这才着急忙慌地朝旁边一辆黑銫轿车走去。

    雨涵没说话,她依旧东张西望的打量这四周,当她来到黑銫轿车面前时,这才心有余悸地问道:“那个蛊王呢?”

    “和蓝云蓝馨胡闹去了。”林虎已经打开车门上了车。

    听林虎这么说,雨涵才真正松了一口气,拉开车门,迅速发动了黑銫轿车。

    随着黑銫轿车缓缓驶出东郊别墅,奔驰在平坦的柏油路上,车里局促的雨涵这才释然地拍着绷人的哅脯,如蒙大赦似的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怕她?”林虎当然知道让雨涵畏惧的人是谁,只是他没想到雨涵到现在还那么局促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,她也太恐怖了。”雨涵嘟囔着小嘴,幽怨的哼哼着:“我就从没见过这种女人,你还把她领别墅来,这还要不要人活了?”

    林虎无声的笑了笑,摆着手说道:“没必要害怕,其实她很单纯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心狠手辣,蛇蝎心肠的人还单纯?”说着,雨涵突然偏头看向林虎:“林先生,你没病吧?”

    没病吗?好像病了。刚刚才在那三个女人的胡闹中中了蛊毒,没病那是假的。但就算病了,林虎觉得也值。至少千辛万苦要找的蛊王,总算是找到了,这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。

    “去哪儿?”雨涵看了一眼挡风玻璃前方,闷闷不乐地嘟囔着。

    林虎看了一眼前方车流涌动的大道,轻叹着壁了摆手:“就到这儿吧。”

    雨涵一怔,缓缓停下黑銫轿车,古怪地看向林虎:“你你去哪儿,我直接送你不就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林虎说着,已经打开车门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刚走没几步,林虎突然又回到车窗边,冲着驾驶舱里的雨涵笑了笑:“如果遇到什么突发情况,你就打你的手机,我先借用了。记住,尤其是蛊王出了什么事情,第一时间打电话通知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林虎没给雨涵发问的机会,一溜烟冲上大道,拦了一辆出租车,匆匆离开了。

    坐在车里,雨涵一直注视着林虎的消失。她很无奈,她无奈得想要抓狂。小姐是这样风风火火,现在林先生也是这样风风火火,真不知道他们到底都在忙什么。

    一想起马上又要回东郊别墅,又要遭遇那可怕的女人,雨涵心里就砰砰乱跳。毕竟那天在山洞的一幕,她至今还记忆犹新。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