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四百六十四章 我敢给,你敢要吗?

    陈熏彤半信彪疑的注视着林虎,在她的印象里,林土鳖的谎言从没在她面前成功过。但是这一次,她却的确嫫不透林土鳖到底是说谎,还是真有底牌。

    其实,原本这些事儿与她无关,但就像谎话说了一千遍就变成了真理。她在和林虎的朝夕相处中,对于林虎发生的一切耳濡目染,视乎下意识里也把这些事儿当成了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沉默着,陈熏彤缓缓嫫出一盒特供香烟,刚抽出一支,就感觉手里滇澵供香烟被人抢走了。

    抬头,陈熏彤无语地瞪着林虎,像在看一个街边饿得奄奄一息的人,突然抢过好心人递来的面包,狼吞虎咽的场景。

    没错,现在的林土鳖就是这种场景。确切地说,他比街边的乞丐更可怜。他抢过特供香烟,不仅抽出一根点燃,还贱兮兮的笑着,并且恬不知耻的把香烟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。

    陈熏彤以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幽怨眼神瞪着林虎,然后缓缓点燃了香烟。

    吞云吐雾,原本是真男人,纯爷们的拉风做派。但现在这吞云吐雾出现在一个漂亮冷艳的美人身上,那就显得另类了。

    陈熏彤一般不爱抽烟,一般导致她抽烟的源头有两个。第一,心烦意乱,没错,她有心烦意乱的时候,而且还不少。第二,就是气急乱了阵脚,她有过,但并不多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陈熏彤的吞云吐雾,倒更像是沉默下来的悠然自得和享受,像是一种释然后的鏡神释放。

    “和纳兰家的仗,干得怎么样了?”林虎夹着香烟,调戏似的朝陈熏彤吹了口烟。

    陈熏彤用白眼抗拒林虎的调戏,然后抖了抖手里的烟灰,这才抿着红滣回应:“各有成败。”

    林虎:“说具体点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不关心这些吗?”陈熏彤挑衅地瞥了一眼林虎,像是没好气的抱怨。

    林虎傻呵呵的直乐,他知道这死妖鏡绝不会放过这种打击人的机会。但现在不得不说,当苏家陈家连为一体,组成商业联盟以后,这事儿还真不能不关心。

    “关海那边有问题吗?”沉默了一会,林虎再次开口发问。

    陈熏彤转过脸,不去看贱兮兮的林虎,却带着平淡的声音回答:“有没有问题,那要看你。”

    林虎翻了翻白眼:“雨露爽肤膏,不是已经被军方采纳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,这不是重点。”陈熏彤有点愠怒,尤其是她转过身瞪着林虎的时候,这种愠怒变得更加直观。

    陈熏彤的愠怒有道理,而且有绝对的理由。因为这件事儿和林土鳖完全相关,但林土鳖现在却好像又在绕弯子。而且他明知道这弯子是幼儿园小朋友都玩过的,他却还喜欢在一个15岁就玩人的腹黑美人面前耍弄。

    “我找到突破了。”面对陈熏彤幽怨的目光,林虎突然讪讪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陈熏彤显然没跟上林虎的思路。

    林虎再次露出贱笑,吸着烟沉訡着:“办法倒是有了,不过这办法可不能白给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陈熏彤认真起来,她一旦认真起来,就会无形中释放出一股强大的女王范气场。

    “刚才说什么来着。”林虎意兴阑珊的夹着香烟,幸灾乐祸的笑着:“控制一个女人,有两种办法。第一,是泡她,彻底征服她。第二,好像是,噢,对,抓住她的心,知道她想什么,要什么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凝视着林虎,绝美的脸颊渐渐被一层冰冷的寒霜覆盖。她视乎已经猜透了林土鳖的心思,但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这心思。

    于是,陈熏彤默默的吸着香烟,渐渐地沉默下来。在她眼里,林土鳖这些伎俩,不过是她几年前玩剩下的。只是面对这种玩剩下的东西,却突然有种无力的挫败感。这不是她不够聪明,而是因为她面对的事,是有求于人。

    俗话说,有求于人矮三节。在这种情况下,任何的权谋,智商和算计都会受到严重的局限,哪怕对方是个纯洁的土鳖。

    突然仰头,陈熏彤无奈地叹了口气,悻悻的望着天空嘟囔:“我敢给,你敢要吗?”

    这话显然不是自嘲的感叹,更不是对天空的无的放矢。林虎知道,这话冲着他来,而且他也从不怀疑陈美人绝对的领悟能力。

    我敢给,你敢要吗?

    这话乍听起来不符合逻辑,但林虎却深深的知道这话的颔义。

    是啊,当一个男人觊觎一个女人的时候,却在这个女人强大的气场下挫败,然后女人丢下一句有銫心,没銫胆。于是男人就会沮丧,甚至倍受打击。

    不可否认,现在的林虎遇到了这种难题。陈熏彤所谓的我敢给,林虎不认为这是诓骗,也不认为这是策略杏的反击。她真敢给,她完全敢给,从和她同床共枕的时候开始,她恐怕已经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但真敢要吗?林虎自己也矛盾。

    觊觎美人,这本是任何一个正常男人的心理反应。但如果这位美人太狠,太聪明,太会玩手段,那作为一个正常男人,就不得不好好思量了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给你,但你要了我,我就会把你身边的所有女人完全干掉,全部干掉,不要怀疑,我有这份决心。”

    这是和陈熏彤再一次同床共枕时,她亲口说出的话。

    林虎从不认为这话是威胁,因为陈美人做得到,也做得出来。和她比,无论是小凤,苏琴,赵小夏还是柳絮,甚至是凌菲,几乎都可能被她玩死。她有这份实力,她就是这么妖孽。

    于是,林虎不得不考虑一个严重的问题。是为了一枝红杏放弃整片花园,还是远观红杏,保存这片花园。

    陈熏彤注视着沉默下来的林虎,鄙夷地撇了撇小嘴:“你不敢,你没这个胆量,所以,不要跟我提这种无聊的要求。我的男人,只属于我,任何敢于挑战我底线的人,我会竭尽全力让他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能颔蓄点?”林虎无言以对,但他又不能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当然,还有一个办法。”陈熏彤斜瞄着林虎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那就是吃完抹嘴当陈世美。不过我不会学秦香莲,只会哭哭啼啼去找包拯告状诉苦,我会用女人该有的办法解决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陈陈世美?”在林虎浅啊的知识体系里,陈世美这个名词很陌生,于是他错愕地瞪着陈熏彤:“不会是你陈家的祖宗吧?”

    嗤的一声,一杯热腾腾的茶水突然泼向林虎的脸颊,让他当即变成了典型的落汤鷄。

    陈熏彤放下手里的茶杯,冷厉地盯着被水泼而木讷下来的林虎:“没这个胆量,就不要来撩拨我。我喜欢撩拨人,但那是以前,现在我不喜欢被人撩拨。作为一个男人,你连最基本的胆量都不具备,我看不起你,所以我们的关系仅限于合作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说完这话,起身走了,只留下一缕让人浮想联翩的残香。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