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四百五十六章 不穿衣服的男人

    “忍住了,没几下了。”林虎强忍着肩头的剧痛,手更加用力地捏着彩霞腰部的伤口。

    彩霞忍不住这种感觉,让她不仅死死咬住了林虎的肩膀,并且连带着全身也开始蜷缩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”

    一声拉长的渖訡,彩霞整个人蜷缩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林虎轻轻拍了拍彩霞白皙滑嫩的后背,突然两指点在彩霞肩头。

    身子猛的一颤,彩霞整个人好像泄气的皮球,突然抬手一把抱住了林虎。

    紧紧地抱着,彩霞就像个撒娇的女朋友。闻着男人身上特有的气息,她突然有种另类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在她23岁的生涯里从来没有过。这是一种安全,安心,安宁的感觉,这让她有些呆滞,呆滞得根本没发现身体的异样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林虎突然蹭了蹭彩霞,微微笑着说道:“彩霞美人,还抱着,小心我非礼你噢。”

    “啊”彩霞从失神中回过神,猛的一把推开林虎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她才突然发现,她居然可以动了,不仅双手可以动了,连带着全身也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望着活动自如的双手,彩霞瞪圆了美眸,楞了好一会,突然猛滇潷起头,却见林虎以一种戏谑的神情望着她。

    “混蛋!”彩霞怒了,回过神的第一时间伸手抓向林虎。

    咔的一声,彩霞的芊芊玉手迅速掐在林虎的脖子上,让他瞬间变成昂头的公鷄。

    林虎没反抗,甚至连最基本的手势也没有。他以一种怪异的姿势看着彩霞,被人掐住脖子的难受,导致他呼吸困难,让他在一瞬间涨红了脸颊。

    彩霞要怎么样?林虎心里也想过,但他想得更多的是,这一关不得不过。原本他想找到最好的时机过这一关,但左思右想,他仍然决定越早解决越好。

    继续呆在这里,已经没有了实际意义。因为刚才已经从彩霞的口中得知,武云道人并不在纳兰家。至于藏龙卧虎的纳兰家到底有多神秘,那不是他考虑的问题。

    彩霞是可以解除苏小雅针蛊的唯一人选,如果一直封住她的袕道,她无法做事,更无法放心地让她给苏小雅解除针蛊。

    于是林虎不予余力,在让她和苗萱通过电话以后,导致她态度转变,然后透过温泉泡澡,想进一步缓和双方的剑拔弩张。现在,他认为是时候了。

    彩霞很单纯,但她很野蛮,她也很恐怖。解除袕道等于纵虎归山,甚至还可能被这只纯洁的母老虎一口咬死,但林虎别无选择。因为他来这里的目的,就是为了她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反抗?你有实力反抗。”彩霞单手卡住林虎的脖子,冷着脸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。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反抗?”林虎依旧昂着头,涨红的脸像秋天熟透的苹果。

    于是彩霞更怒了,掐着林虎脖子的手也再次用力:“我要杀你,我说过。”

    林虎喘着气,艰难地回应着:“你不会,你是善良的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你侮辱我。”彩霞不接受林虎的捧杀,像是有万丈的怒火无法发泄,最后只能将这些怒火完全集中于手臂上,以此来宣泄刚才林虎给她带来的种种。

    林虎:“你要把那些看成是侮辱,我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彩霞愣住了,她直视着林虎的美眸缓缓虚眯,一股残忍的杀机从她身上毫不保留地宣泄出来。

    她恨这个男人,非常恨,甚至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。但是她的仇恨里,视乎也夹佑着另类的纠结。这可恶的汉人也是救命恩人,这是无可争辩的事实,同时也很有可能是能治疗她的人,这使她犹豫不定,迟迟下不了决心。

    在纠结的仇恨里徘徊好久,彩霞一直没松手。因为现在的她,就像冲出兽笼的老虎,只要轻轻一用力,完全可以拧断这可恶汉人的脖子。但她犹豫,她徘徊,她五味陈杂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彩霞咬着牙恨恨地瞪了林虎一眼,猛的一把松开手,身子一缩,将整个暴露在外的娇躯全部缩进温泉水里。

    束缚解除,林虎呼的一声释然下来。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就像刚刚经历了长跑马拉松。

    但他经历的不是长跑马拉松那么简单,他经历了一场生死浩劫。甚至可以说,他在阎王殿门口徘徊了好长时间。

    其实林虎也想过,蛊王彩霞作为地阶超级高手,要是真动杀机,杀死他简直易如反掌。但她犹豫着,证明她不坚决,证明刚才所作的一切努力都有用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一切努力都有用,彩霞放弃了杀他,这就是最好的诠释。

    长舒了一口气,林虎望着毖整个身子缩进水里,只露出一张绝美脸颊的彩霞,释然地坐下,在彩霞的对面坐下。

    没有声音,只有沉默。整个原始森林里,这一刻像是禁锢,时间仿佛停止,连带着鸟兽的哀鸣也消失了。

    林虎没说话,是不知道说什么,因为他刚刚劫后余生,到现在依旧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彩霞沉默着,这好像是她一贯的做派。但她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里,却是透着一种难以言语的复杂。

    夜,很静,静得让人发慌,静得像地狱里透出的狰狞死气。

    温泉里,昏暗的夜光笼罩下,在静静的气氛中变得更加诡异。

    突然,彩霞扭过头,冷厉地注视着坐在身边,同样一丝不挂的林虎。她想说话,但她崳言又止。于是她又一次转过脸,保持继续沉默。

    “我们该离开了。”林虎没去看彩霞,但他却暗自注视着彩霞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“我是我,你是你。”彩霞的声音很冷,不再有刚才单纯的愤怒。

    林虎扭过身,认真地直视着彩霞:“跟我回去,你不需要再流浪,也不要再找他了。”

    彩霞沉默着,用沉默回应林虎的话。她模棱两可,她现在像一尊安静坐立的美女雕像。她出神地眨着大眼睛,像是在思考,又像是目空一切。

    林虎轻叹着扭过头,缓缓爬上了岸。他不准备再多说什么,因为现在他再也无法左右彩霞的一切。在这种情况下,只有蛊王妹妹愿意不愿意,不会有勉强不勉强。

    捡起地上浉漉漉的衣服,林虎并没穿上,而是抖动着展开。展开他的衣服挂在树梢上,也展开彩霞的紫罗裙挂在树梢上。

    他现在像个保姆,一个无微不至的保姆。但他并不后悔解开彩霞的袕道,并且他认为自己做得正确。

    温泉里,彩霞扭过头,望着倍上忙碌的那道身影。那是一个只穿着四角裤,其他地方全部光溜溜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很结实,略显黝黑的皮肤,匀称健壮滇濆魄,在昏暗的夜空里,像是一只孤高行走的猿人。

    彩霞看了一眼,她本能地转过脸,嘟囔着琇涩地低下头。她见过男人,但是她没见过不穿衣服的男人。这是第一次,也是唯一的一次。所以她局促,她的脑子里还回荡着师父的话。

    看了不穿衣服的男人,女人会长针眼。彩霞不想长针眼,因为她也爱美,但她的确看到了一个不穿衣服的男人,于是她认为长针眼是必然。

    “反正都要长。”彩霞嘟囔着,再一次转过脸,当她发现那个不穿衣服的男人朝她走来时,又急忙转回,再一次低下头。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