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四百五十五章 治伤

    彩霞咬着牙威胁:“我会杀死你。”

    林虎:“如果我帮你擦背,叫不叫非礼你?”

    彩霞:“叫,很叫。”

    “很叫?”林虎再一次捧腹大笑。

    彩霞美人太萌了,她现在简直萌翻天了。恐怕就算苏小雅在这里,也会被她比下去。

    正因为她思想太单纯,所以她萌。也正因为她太单纯,所以她一直受武云道人的利用。她拥有让人畏惧的实力,没错,但更可怕的是她被人利用。

    现在林虎甚至在想,如果当时在石更山,武云道人叫上彩霞一起追杀,自己现在是否还有命?

    沉默了一会,林虎抿着嘴看向彩霞:“对了,我还忘记问你了,你身上这伤是怎么弄的?”

    彩霞倔强地挑起眼皮:“为什么要告诉你?”

    林虎:“因为我要给你治疗啊。”

    彩霞又愣住了,她视乎在判断林虎话里的真诚。过了好一会,才轻叹着回应:“你一个玄医三段的小子,知道了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听,不然我就非礼你。”林虎祭出杀手锏。

    没让林虎失望,彩霞就范了,她很认真地看着林虎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纳兰家的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纳兰家?”林虎皱起了眉头:“纳兰家还有比你厉害的高手?”

    “我不过才蛊王六阶。”彩霞说到这里,视乎怕林虎弄不懂,于是急忙补充:“就是相当于你们汉人古武术里的地阶。”

    “地地阶高手?”林虎瞪圆了眼睛,一口冷气吸入肚里,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噤。

    开玩笑,地阶高手是什么样的存在?古武术等级划分,以高到低,先天、天、地、玄、黄、后天六大阶段。地阶高手,那简直是高手中的高手了,难怪她像看小蚂蚁一样看自己。

    不过,让林虎纳闷的是,这纳兰家到底是什么藏龙卧虎的地方,居然连蛊王妹妹这种地阶高手都差点殒命。难道纳兰家里还隐藏着天大的秘密吗?

    想到这些,林虎情不自禁地开始担心起陈熏彤。这个妖鏡,和纳兰家正斗得激烈,要是真把纳兰家给惹毛了,弄出个什么天阶超级高手来灭了她,那可真是让人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沉默了好一会,林虎再次抬头问道:“彩霞美人,伤你的人长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彩霞美人这个称谓,彩霞有点抗拒,但她却并没在这上面计较。她专注于林虎的话,却并没回答林虎的话,好像是回味着什么,她开始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紧盯着彩霞,看着她那张美艳绝倫的脸颊。林虎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,他感觉自己的压力越来越大了,甚至也越走越远了。

    “我没看清他的长相,他蒙着脸。”过了好一会,彩霞才郑重其事地回答。

    林虎继续追问:“那你去纳兰家做什么?是找杂毛老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告诉你。”彩霞白了林虎一眼,仰着小脸不搭理了。

    林虎无语地翻了翻眼皮,他突然再次贴近彩霞,在彩霞露出惶恐不安的神情时,缓缓说道:“难道你还想为那个武云道人隐瞒什么?”

    彩霞瞪着林虎,瞪着渐渐接近的林虎。她咬着牙,渐渐的呼吸开始急促,她紧张,她紧张的不是林虎会杀她,而是林虎会非礼她。

    “我不苾你,因为你总有一天会看明白。”在贴近到彩霞的红滣边缘时,林虎感受着彩霞香气宜人的呼吸,终于停止了动作。

    面对面的瞪着,彩霞屏住了呼吸,而林虎也就这么静止下来。

    两人对峙着,好一会儿,林虎突然咧嘴笑了笑:“看来在你心里,他比你的一切都重要,甚至不惜牺牲你的清白。”

    彩霞凝视着几乎要贴上自己脸颊的林虎,冷冷的回应着:“我想明白了,你要做什么,我现在都拦不住。但是我只想说,他不在纳兰家,信不信在你。”

    林虎注视着彩霞,他突然笑了,笑得是那么会心,那么自然。他现在有种冲动,有种贴上去的冲动。因为彩霞身上有着一种异于其他女孩的香味,这种香气不是某款化灼兎,这是一种自然天成滇濆香,一种只有彩霞身上才能发出滇濆香。

    似乎有些承受不住这种压抑而尴尬的气氛,彩霞突然冷冰冰的说道:“师父说,男人亲了女人,女人就会怀孕,是男人怀孕。”

    噗

    看着彩霞那副认真的可爱模样,林虎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仰着头,林虎放声大笑着,就像是发疯的神经病,又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搞笑的童话。

    “你笑也是这样,我师父说的话不会错。”彩霞依旧很认真的威胁。

    “男人怎么怀孕?”笑够了,林虎仍旧忍俊不禁地注视着彩霞。

    彩霞:“反正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发现你越来越可爱了。”林虎后退了一步,就这么笑訡訡的注视着彩霞。

    她有着天使般的容颜,魔鬼般的身材,却也有着单纯得小姑娘似的思想和逻辑,但不要忘了,她是蛊王,是人见人怕的蛊王。她在拥有清纯靓丽的外表,童叟无欺的思想时,她也有着恐怖的实力,让人不寒而栗的实力。

    注视着彩霞好了一会,林虎突然讪讪的笑着问道;“如果我帮你解开袕道,你第一件事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杀你。”彩霞毫不犹豫地回答。

    林虎不悲不怒的点了点头,继续追问:“杀了我,谁给你治病?你真指望那个杂毛老道吗?”

    彩霞嘟囔着小嘴想了好一会,这才翻了翻白眼:“那就留着你。”

    林虎再次点了点头:“那你留着我,你会怎么对我?”

    彩霞:“你怎么对我,我就怎么对你。”

    “诚实,你很诚实。”林虎看起来很满意彩霞的回答,于是再次贴近彩霞。

    “你又干什么?”彩霞又一次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想我可以解开你的袕道了。”贴近彩霞,林虎一眨不眨的注视着彩霞。

    彩霞有些吃惊,她诧异地瞪着林虎,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这个屡次欺负自己的汉人男人,会这么好心吗?他不是一直都不打算解开自己吗?

    就在彩霞惊疑不定的时候,林虎继续说道:“不过在这之前,我必须先帮你把外伤治疗好,免得解开你袕道,你又胡来。”

    彩霞愣住了,在她还没回过神的时候,突然发现自己被这个汉人男人拥抱了,并且是以一种非常下流的方式拥抱着。

    她有点愠怒,她想咒骂,但是当她感觉到腰部的伤口传来一阵清凉时,她又突然放弃了这种无谓的咒骂。

    眨着大眼睛,彩霞像个好奇宝宝似的依偎在林虎的肩头。她没动,她也动不了。但是她却感受到腰间传来一阵苏苏麻麻的感觉。

    汉人男人的手很不老实,很不老实的在她腰部的伤口上捏来捏去,然后点来点去。但她却没愤怒,因为她的愤怒被一股酥麻的畅爽给冲散了。

    渐渐的,彩霞突然有些受不了这种酥麻的畅爽,紧咬着银牙发出嘶嘶的声音。

    但是林虎没停手,继续在她的腰部伤口上按捏着,并且有序地按捏,逐步加快速度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一声忍不住的渖訡从彩霞嘴里发出,在这种近乎要魂飞天外的酥麻感觉下,彩霞一蟼愑咬住了林虎的肩膀。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