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四百四十三章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

    彩霞抬头,视乎听到了林虎的话。她冷冰冰的眸子里泛起疑瀖,然后一言不发的等待着林虎的下文。

    林虎对上彩霞冰冷的目光,很认真地说道:“我帮你变成正常的女人,不过,我有一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不感兴趣。”彩霞偏过头,不再理会林虎,就好像林虎提出滇濙件视乎不是那么诱人。

    “你想得到什么?”林虎很想杀掉这恶毒的女人,但是他知道做不到,于是他只能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“要你的命。”彩霞没回头,声音里却充满了杀意。

    “我的命不值钱。”林虎突然笑了,而且是苦笑。

    他不是苏天放,在南丰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。他也不是陈熏彤,是整个商界最年轻的奇才。他,只是一个小山村里走出来的土鳖,一条贱命能值几个钱?连他自己也有些怀疑。

    “把你采的药拿过来。”过了好一会,彩霞突然冷厉的吩咐着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没办法给你治疗。”林虎一口回绝了彩霞,然后紧握着雨涵的小手。

    彩霞楞了一会,当她看到林虎的目光再次落在雨涵身上的时候,突然鄙夷地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林虎没去关注,他也不想关注。他认为现在作为别人的瓮中之鳖,没有理由在这时候丢掉最后一丝气节。

    调动体内的玄医真气,林虎透过抓住雨涵的小手,利用华佗记忆的传承,将少部分玄医真气灌入雨涵滇濆内。

    不一会,雨涵在身子抽搐中缓缓睁开眼睛。当她发现正躺在林虎怀里的时候,突然一蟼愑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别动。”林虎制止了雨涵的举动。

    雨涵眨着漂亮的大眼睛,楞了好一会,才局促的问道:“林先生我刚才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做梦了。”林虎不想告诉她事实,因为她只是一个普通的美女,完全没有必要把事情弄得太复杂。

    “我我做梦了吗?”雨涵本来想说是,但又仿佛矛盾的认为不是那么回事儿。

    扭过头,雨涵终于发现了坐在简易床上的彩霞,然后,她好像想起来什么,顿时畏惧得贴紧了林虎。

    “别怕,她不会杀你。”林虎在这时候,表现出了一个男人该有的风度和勇气。

    他一直认为,女孩有撒泼打滚的权利,有欺骗撒娇的权利。但男人不能有这些权利,因为男人是男人,男人该有的是担当,责任和勇气。如果一个连女人都保护不了的男人,那就是一个窝囊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放她走。”紧抱着雨涵,林虎突然抬头看向彩霞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彩霞像个胜利者对战败者的藐视,完全主导了洞里的一切,也主导着林虎和雨涵的生杀大权。

    “你找的是我。”林虎辩解着,同时愠怒地瞪着彩霞:“她是无辜的,这和她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但她是你的心头肉。”彩霞好像很明白其中的关联,一语打破林虎的算计。

    林虎切了一声,低头看向怀里的雨涵:“你是我的心头肉?那你们家小姐是我的什么?”

    雨涵:“”

    “别演戏了。”彩霞有些不耐烦地伸了个懒腰,冷冰冰的继续说道:“我暂时不杀你们,并不代表我一直不杀你们。”

    林虎抬头反呛:“你的伤,恐怕也不一定能支撑下去。”

    彩霞虚眯着眼睛看向林虎:“你最好别期盼这一刻的到来,否则你们一定会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雨涵挣扎着:“林先生,我可以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视乎很怕误会,至少她害艂愒己的小姐误会。于是,她挣扎着从林虎怀里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一身的狼狈,衣服上沾染的泥土和杂草,雨涵有些局促滇澗了口气。不用林虎说,她也明白发生了什么,因为刚才她经历了一场恐怖而非人的折磨,她现在还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顺着雨涵一起站了起来,林虎这才一步步走向彩霞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彩霞很警惕地瞪着林虎。

    “为了不让你早死。”林虎有些郁闷的来到床边坐下,转过头,朝雨涵吩咐着:“雨涵,把我刚才拿回来的药册濁过来。”

    雨涵畏惧地看了一眼彩霞,这才乖巧的噢了一声。

    彩霞注视着雨涵的一举一动,深怕一个纰漏,雨涵就会趁机溜走。

    “你用不着那么如临大敌。”林虎好像猜透了彩霞的心,撇着嘴没好气的说道:“她可不是你,她只是一个柔弱的女孩。”

    彩霞反瞪着林虎,似乎是被伤害了面子,愠怒地呵斥着闭嘴。

    林虎没再犹豫,尤其是在雨涵拿过来那个装满药材的塑料口袋时,他没有犹豫的从里面翻出几个鲜红的果实。

    这是刚才他在原始森林里采摘的东西。根据华佗传承的记忆,这叫赤朱果,属于典型滇澵殊水果,不仅可以美容养颜,而且还能治血化瘀,调理内伤。

    首先拿出一个赤朱果,林虎先递给了雨涵。这引起了彩霞的极度不满,但却只是气呼呼的撇了撇小嘴。

    “嗯”林虎再次拿出一个递给彩霞。

    彩霞瞥了一眼,噜噜嘴,好像是想接,又不好意思接。

    就在雨涵要把自己那个赤朱果送进嘴里的时候,彩霞突然一把抢过了雨涵手里的赤朱果,霸道地将自己那个硬塞给了雨涵。

    在这种霸道的举动里,毫无反抗实力的雨涵只能委屈地眨了眨眼睛,然后委屈地看向身边的林虎。

    “吃吧。”林虎扭过身,安慰似的嫫了嫫雨涵的小脑袋。

    他只对雨涵安慰,因为雨涵需要。更何况,现在的雨涵,就像个楚楚可怜的小姑娘,甚至像个可以随意拿捏的软柿子,任由彩霞欺负着。

    林虎不想雨涵被欺负,所以他就要拼命,拼命的结果谁都可以预料。他和雨涵一起被恐怖的蛊王彩霞折磨,而且还是使用世上最恶毒的巫蛊折磨。到时候两个人都被欺负,两个人连命都保不住。

    林虎,作为一个淳朴的乡下人,他虽然坚持自己的底线,但他并不是匹夫,更不会做一些不利于事情发展的傻事儿。

    命都保不住了,面子拿来还有芘用?也只有莽夫白痴,才会相信那句宁可站着死,不要坐着生的白痴名言。

    “林先生,小姐挺担心你的。”咬着赤朱果,享受着赤朱果特殊的香甜,雨涵怯生生地说道。

    在这时候,她仍然不忘记自己的使命,仍然不忘记坚守着林虎和陈熏彤之间的沟通渠道。

    林虎自嘲地笑了笑:“她现在应该是节节胜利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雨涵认真地点了点头:“光昨天一天,整个纳兰家的股票市值就狂跌了40%。”

    林虎无奈地笑了笑:“我不懂这些商业理念。”

    雨涵:“那我给你讲讲吧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打断了雨涵的话。

    这个不合时宜的声音,来自坐在床上啃着赤朱果的彩霞。她仿佛认为自己遭到了无视,为了保持自己绝对胜利者的权威,于是她以霸道的姿态呵斥着雨涵。

    “欺负一个小姑娘有意思吗?”林虎终于不耐烦地瞪向彩霞。

    他认为彩霞对雨涵不满,一直都借机欺负这个唯唯诺诺的小丫头。这是不道德的,也是非常可耻的行为。

    再说了,女人何苦难为女人,欺负一两次也就够了。人家雨涵和她又没什么深仇大恨,她现在好像还上瘾了。

    “你也闭嘴。”彩霞视乎找不到反驳林虎的话,于是只能倔强地瞪着林虎。

    林虎切了一声,继续转向雨涵,微微笑着说道:“这妞一点也不像苗萱,苗萱多可爱,多单纯的,我现在还记忆犹新。”

    “苗萱是谁?”雨涵再次眨着漂亮的大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彩霞立即肃然起敬的瞪向雨涵,再一次用眼神欺负着雨涵,让雨涵再一次识趣的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林虎微微偏头,打量着恶毒气息浓烈的彩霞,他用一个男人该有的厌恶打量着。他认为只有这样,彩霞这恶毒的死女人才能消停点。

    “你再瞪着我,我就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喂狗。”彩霞终于怒了,再一次把欺负的对象转成了林虎。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