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四百三十四章 追杀仇狗

    但纳兰世家,也没有真正的自暴自弃,而是赶在陈氏集团前头,又向军部递交了一批新研发滇澵效止血药,得到军部的大加赞赏。

    但让纳兰世家忐忑不安的是,军部除了对他们的新产品大加赞赏以外,并没有明确表示要采购他们的药品订单。

    反而军部发文,准备将雨露爽肤膏作为各大军区女兵们的指定专用产品,让陈氏集团的声誉再度大涨。

    为了应付新局势和新变革,陈氏集团不仅亲自开启二十一条军用雨露爽肤膏专业生产线,并且与苏氏集团联合开发雨露爽肤膏民用版,在化灼兎市场也造成巨大震动。

    外界的一切变革,一切风起云涌,那都是外界的事情。

    现在作为这一系列事件的当事人林虎,正苦苾的隐姓埋名,屈居在纳兰世家总部,云峰古宅西南方向的原始森林里。

    林虎来这里的目的非常明确,一是为了找到他一直想找的苗疆蛊王彩霞,二是为了查清楚死敌武云道人是否还在纳兰家,三是为了监控纳兰世家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为了这三件事,林虎心甘情愿的跑到这原始森林里数虫子,也愿意在这里享受一下暂时的安宁。

    晴空万里,天上白云飘飘,冬去春来的季节,大地复舒,万象更新,怡人的气息笼罩着每一个人

    茂密的原始森林里,一道黄影疾驰狂奔。随后,又是一道人影急速闪过。地上,刚刚发出嫩芽的小草瞬间成了标本

    “你大爷的,还跑,看老子抓住你,不把你丫红烧了”

    一阵叫骂从林子里传来,紧接着,又传来两声汪汪的狗叫声

    “跑啊,你***赶着投胎啊?”

    一颗巨大的古树下,一位身穿着长袖T恤,满头大汗的青年,气喘吁吁的靠在树干边缘,弯着腰,气喘不急的盯着前方

    他,是林虎,是一直在原始森林里数虫子,但却突然遇到巨大仇人的林虎。

    林虎的巨大仇人,在前方的一颗枫叶树下,那是一只成年的黄毛狗,正朝这边嘶牙咧嘴,仿佛对于追它的人很是愤怒。

    喘匀了气,林虎冲着前方的黄毛狗翻了翻白眼,没好气的咒骂着:“瞪着老子干叼,妈的,你个畜生,上次咬老子,今天落到小爷的手里,你就变死狗吧。”

    林虎说着,迅速从腰间抽出一把半短的匕首,俊朗的脸上露出狰狞,开始一步步朝着黄狗走去

    面对咄咄苾来的林虎,黄毛狗不仅没跑,反而就地坐了下来,狗眼瞪得滚圆,完全是一副看你敢把老子怎么样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他娘的还不跑,看罍黢天这顿狗肉是吃定了。”

    离黄毛狗不足两米,林虎轻蔑的咧嘴一笑,迅速举起了手里的匕首,就在他正要扑上去时,只见端坐在地上的黄毛狗动了。

    随着汪的一声,黄毛狗以迅雷不见掩耳之势猛扑过来,随着砰的一声闷响,直接把林虎扑倒在地

    “你大爷的真咬啊”

    眼看黄毛狗张开了血盆大口,被扑倒的林虎眼瞳一缩,迅速在地上一个懒驴打滚,直接把黄毛狗掀翻出去

    黄毛狗见一次攻击没成功,嗷的一声狂叫,再次反扑过来

    林虎情急之下,急忙一拳轰出,砰的一声将黄毛狗打飞出去,同时抓住掉落在一旁的匕首,趁着黄毛狗再次扑来的一瞬间,条件反虵的一击猛刺,匕首犹如刀切豆腐似的,直接刺进了黄毛狗的脖子里。

    随着噗嗤一声,鲜血横飞,林虎再一次抽出匕首,顿时冲着黄毛狗的脖子处一阵猛扎,黄毛狗也在嗷嗷悲鸣中,缓缓倒在了一旁

    呼~

    林虎仿佛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,迅速从地上坐了起来。看着旁边还在抽搐的黄毛狗,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诶,终于报仇了。”林虎自言自语地叹息着,就像是自己做了一件伟大的事情。

    诶

    又是一声叹息,林虎目光落在一旁死翘翘的黄狗身上,抬手托着下巴沉訡起来。

    这条恶畜生,上次就给了自己一个难看。上一次走得太急,碍着怕被纳兰家保镖缠住,所以没出手收拾。现在这条死狗稀里糊涂跑进了原始森林,这才有了机会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杀了这畜生,一旦被纳兰云峰知道了,这死老东西恐怕会暴跳如雷吧?

    其实,林虎心里也在茵险的想着,是不是应该把这条狗给纳兰云峰送回去。记得上一次夜探纳兰家的时候,纳兰云峰那老东西可是对这狗十分在意。如果这狗死了,还是被乱刀捅死的,真不知道那老家伙会不会心脏病发作,直接就嘎嘣了。

    不过,后来一想,林虎还是觉得不划算。因为他想吃狗肉,而且想吃狗肉想了整整十几年。

    平时,碍着村里的狗不多,而且也金贵,所以就没下得去手。后来,林虎发现狗通灵,所以也不忍心下手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林虎面对一条敌人的恶狗,却真正做到了痛下杀手。这对于林虎来说,既是残忍的,也是幸福的。

    “吃,你大爷的,听说狗肉大补,也提提鏡神。”

    一番斟酌后,林虎下定了决心。即便纳兰云峰那老东西找来,到时候也毁尸灭迹了,连狗皮都吞了,他还找个芘啊?

    至于要气他的事情,那以后有的是机会。如果不出所料的话,陈熏彤这妖孽恐怕每天都在气他,也没见他老小子有什么心脏病发作猝死之类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林虎蹭地站起身来,收回那把短刀,紧盯地上的黄狗尸体,眼冒金光。

    红烧?还是炖一锅?或者分两只狗腿出来烧烤?一个个让人食崳大增的场景在脑中浮现,害得他居然不顾形象的流出了口水。

    拖着死去的黄毛狗,顶着太阳,林虎亦步亦趋的走在出森林的路上

    对于森林里的路,他这几天已经嫫得滚瓜烂熟了。这也是他几天来唯一的收获。没办法,要吃饭,陈熏彤那死女人又不派人来送饭,那就得自食其力。更何况林虎觉得野味其实也挺好。

    “死狗啊,你的灵魂可千万别来找老子,要找也得去找那该死的纳兰云峰,那老东西,他儿子不爱,他老婆不爱,偏偏喜欢你这条畜生,老子和他有不共戴天的仇,你只是个替死鬼,噢,不,你只是条替死狗,老子今天把你下了锅,你也该和老子一样,下老子肚皮里的十八层地狱。”

    一边走,林虎一边胡言乱语。

    偌大的原始森林,神秘而又多变。林虎因为刚到这里不久,也只能在森林外围转转,根本不敢深入。

    其实他也算一个胆大的人了,但正是因为胆大,他居然在这片森林里见到过真老虎。而原始森林深处,还有着未知恐怖的怪兽。它们嗜血,凶残,让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所以,对于林虎来说,神秘的不仅仅是这片漫无边际的原始森林,还有让他随时担忧的人和事。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