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四百三十一章 抖露秘密

    陈熏彤看着赖在自己房间门口的林虎,似乎知道他想要做什么,于是气呼呼地警告着:“去找你的美女局长,我们这种人,是毒妇,是茵险毒辣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说着,陈熏彤就要关门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林虎急忙制止了陈熏彤的进一步行动,冲着一脸冷淡的陈熏彤笑了笑:“你真不让我进去睡?”

    “不!”陈熏彤很坚决。“

    “那我睡哪儿?”林虎有些泄气的嘟囔着。

    “隔壁八个房间,随便挑。”陈熏彤说着,又要关门。

    林虎再一次推搡着房间门,继续贱兮兮的说道:“这可是你不让我进去的,你可别后悔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白了林虎一眼,在林虎贼兮兮的笑容中,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间门。

    “诶,好不容易得到的消息,居然没人想要,看来天要灭陈家,谁都救不了噢。”

    林虎站在门口,提高了声音嚷葌惻,然后故作唉声叹息的朝着隔壁的一个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,陈熏彤紧闭的房间门突然打开,陈熏彤一脸冷漠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朝着走廊通道的两边看了看,陈熏彤突然又愣住了。

    其实,她不想出来,她本来就不想。可是,她听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,却让她不得不出来。

    有时候,林土鳖是很不靠谱,应该说他大多数时候都不靠谱。但对于陈熏彤来说,关于陈家的每一个重磅消息,她都没有忽视的理由,尤其是刚才林虎深入过纳兰家。

    踩着踢踢踏踏的高跟鞋,陈熏彤抱着哅,一脸冷艳的开始寻找着,并且是一个一个房间的寻找着。

    但是,当她走完了所有的通道,却都没发现林虎的踪影。于是,她开始有点着急了,着急让她加快脚步,加快脚步朝着楼下奔去。

    “作死去?”就在陈熏彤紲鳙下楼的时候,背后突然传来一个玩味的声音。

    陈熏彤当即止步,扭身回望,却发现林虎从她隔壁的房间门口探出个脑袋。那一脸的贱笑,恨不得抽他几十鞭子。

    陈熏彤咬了咬牙,打量着小脑袋又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来到林虎的房间门口,陈熏彤突然局促了。她局促,是因为房间里的林土鳖,已经把身上的衣服妥得干干净净,正裹着一条浴巾往浴室里钻。这不禁让人联想到一副少儿不宜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要不,来个鸳鸯浴?”林虎从浴室房里探出个脑袋,贱兮兮的冲着陈熏彤笑道。

    陈熏彤呸了他一口,扭身关上房间门,气呼呼的走向床边坐下。

    听着浴室里传来的哗哗流水声,陈熏彤有些哭笑不得。她感觉现在是被林虎牵着鼻子走,这是她又一次栽在了林虎的手里。

    但是,不管怎么样,对于陈熏彤来说。只有她愿意或者不愿意,绝没有她妥协不妥协。从某种意义上来,她并不排斥和林虎之间的暧昧关系。否则,她也不会冒着巨大的风险,曾经毫不犹豫地爬上一个男人的床,依偎在一个男人的怀里足足睡了一夜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,陈熏彤至今记忆犹新。那是一种温暖的感觉,一种踏实的感觉,一种有安全感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从没体验过,于是她好奇。她好奇以后,就上心。上心以后,这才在心里有了烙印。

    不一会,林虎裹着刚才那条浴巾走了出来,看着坐在床边发呆的陈熏彤,林虎玩味的笑着说道:“美女,我可没让你陪睡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陈家什么完蛋?”陈熏彤没有心情和林虎胡闹,直截了当地问道。

    提起这茬,林虎也没了开玩笑的兴趣,于是,他默不作声地爬上床,用被子盖住了身子。

    双手垫在脑后,靠在床头上,林虎一脸凝重的说道:“我们说正经的,我说的每一句话,你都要听清楚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听出了林虎话里的郑重其事,于是忙不迭的扭过身,一直专注地盯着林虎。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潜入纳兰家,无意中听到了纳兰云峰和一个中年男人滇澑话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样的中年男人?”陈熏彤有些心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打断我。”林虎看了一眼陈熏彤,虚眯着眼睛说道:“我只重复纳兰云峰的话,一字不漏的重复,至于是真是假,你去判断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嗯了一声,专注地看着林虎。

    林虎:“针对纳兰信德被抓,纳兰云峰的第一句原话是‘不用担心,这不过是陈熏彤的小伎俩,用不着自乱阵脚’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点了点头,注视着林虎:“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句,‘明天我会打电话给荣庆男,让他出面解决’。”说到这里,林虎对上了陈熏彤的眼神,接着说道:“然后他对身边的一只狗说,‘陈家丫头这么聪明的女人,为什么偏要干这种愚蠢的事情呢’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认真地听着,渐渐的,她绝美的脸上布满了寒霜,整个人像是静止了一样。不言不语,不怒不气。显得是那样的波澜不惊,镇定自若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陈熏彤才冷冷地问道:“还有吗?”

    林虎点了点头:“第三句:‘人变不成狗,狗也变不成人,不过有时候,狗要比人听话。陈家,气数已尽,气数已尽’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陈熏彤突然不屑地冷哼了一声,鄙夷地翻了翻眼皮:“他纳兰云峰还真是够自信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他有这个自信。”林虎直接打断了陈熏彤的话,继续说道:“下一句,最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陈熏彤再一次打起了鏡神。

    林虎咬了咬牙,一脸凝重的说道:“纳兰云峰说,‘明天我们的东西交到军部,就是陈家覆灭的开始’,还说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陈熏彤突然摆手打断了林虎的话,若有所思的问道:“你确定这些话都来自纳兰云峰的嘴里?”

    “确定。”林虎很认真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陈熏彤咬了咬牙,虚眯着眼睛冷冷地自喃着:“如果不是你被他们发现了,那这里面的名堂就大了。”

    林虎知道陈熏彤担忧的是什么,她是害怕纳兰云峰发现了自己,故意说出这些话来下套。不过林虎有自信认为,至少今夜潜入纳兰家,除了被一条狗发现,几乎没有被任何一个人发现。

    沉默了一会,林虎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他还有一句话,应该可以作为佐证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陈熏彤的反应很灵敏。

    林虎:“他在放掉那条狗的时候,意味深长地说,‘我喜欢这种感觉,尤其是喜欢看一只畜生蹦贬濜跳,但我却随时可以捏死它的感觉’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陈熏彤突然蹭的一下站了起来。注视着林虎,像只随时准备发怒的母狮子。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