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四百二十六章 偶尔卖萌女杀伤力大

    “不算。”林虎义正言辞地摇了摇头:“因为他先有伤天害理的举动,我才有除暴安良的决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指的是?”陈熏彤停顿了,似乎在等待林虎的下文。

    林虎轻叹着说道:“如果他不出手杀那几名苏家影部的兄弟,我不会要了他的命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他对你威胁再大?”陈熏彤有些诧异了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林虎认真地点了点头,突然又微微的笑了起来:“或许,你可能会认为我是妇人之仁,但我从来都不这么认为。比如说,曾经多次陷害我,差点让我女朋友蒙受屈辱的林浩然和陆生南,我当时也可以要了他们的命,但是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:“就因为他们没杀人,没得逞?”

    “不是这个原因。”林虎笑了笑,顺手嫫出一根香烟点燃,幽幽地叹着说道:“是因为当时我根本就没想过杀人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:“”

    林虎耸了耸肩:“你想啊,对于一个乡村里走出来的土包子,杀人,那是多恐怖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不觉得恐怖了?”陈熏彤饶有兴趣的撇着小嘴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,这不同。”林虎轻叹了一口气,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所以,陈美人,我说了这么多,只是想告诉你一个事实,我不是善男信女,但我有我自己的底线,我接受不了那种时刻都在玩弄茵谋算计的朋友,因为这会让相互之间产生太多的不信任。不仅是我,我想可能所有人都会这么想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目不转睛地盯着林虎,嘟囔着小嘴,就像个受气的小媳妇。她知道林虎在绕着弯子教训她,但她却不否认,林虎的话说的很对。

    林虎视乎觉得这样还不能让陈熏彤警醒,于是加重语气问道:“你想想,你看看四周,你觉得你有过真正的朋友吗?”

    陈熏彤明显的一愣,看林虎的眼神里却是透着复杂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朋友。”林虎凑近陈熏彤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可能你不记得,你当时簢躺在床上,你说过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:“”

    “你很凌乱地数落着你的人生,当时我确信,你从小到大都没有过朋友。”林虎说着,再一次靠在了沙发上:“当然,以你的身份、地位和智商,你也不需要有朋友。但是你想过没,妹妹,你现在的做法,只是让别人怕你,而不是让别人敬仰你,尊重你,打心眼里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这话陈熏彤就不服气了,于是仰着小脸反驳:“那我就该变得唯唯诺诺?像那些大家闺秀一样柔弱,遇到点事情,就找个男人往怀里钻?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没明白。”林虎无奈地叹了口气,有些气结的指着陈熏彤:“说你傻吧,你却鏡得像只猴。说你鏡明,你却连自己的人际关系都处理不好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:“两年前,他们把一个落魄的陈家丢给我。两年以后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不否认你的成绩。”林虎不耐烦地摆了摆手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我指的是你,是你自己本身,是你自己做人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你做人才有问题!”陈熏彤不服气的哼哼着。

    林虎瞪着倔强的陈熏彤,他甚至恨不得马上把这冷艳的美人抱起来,在她的芘股上狠狠打上两巴掌。

    但是他现在真是不想和陈熏彤这样继续下去。从心底里来说,他真的很想和陈熏彤这样的女孩做朋友,因为她美丽,睿智,干练。但她却太茵暗,永远不懂得柔和,谦让和虚怀若谷,永远都让人觉得她在算计,算计身边的每一个人。

    沉默了好一会,林虎一脸肃然滇潷起头:“那你回答我,我在你心里算什么?”

    陈熏彤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,有些错愕地看着林虎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,她还真不好回答。因为她也很矛盾,甚至她心里的矛盾,超过了林虎对待她的矛盾。

    “你回答不出来?”林虎翻了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没法回答。”陈熏彤嘟囔着扭过头,故意不去看林虎的眼睛:“我没法回答,因为我自己也搞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什么也不是。”林虎失望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不对。”陈熏彤狡辩地瞪向林虎:“我只是无法界定是朋友,还是超越朋友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我当成过朋友?”林虎很诧异地望着陈熏彤,突然嗤嗤的笑着说道:“那这就是你的根源所在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到了一个词。”陈熏彤突然有些兴奋的坐直了身子,认真地看着林虎说道:“男闺蜜,男闺蜜,对,是男闺蜜。”

    林虎:“”

    他很无语,他没想到陈熏彤居然会想出这么一个不倫不类的名字。不过这词汇,到底挺让人欣慰的,至少不是闺蜜,她至少没把林虎当成个女人。

    无可奈何地笑了笑,林虎似笑非笑地问道:“好,就算你说得对,那你觉得,有你这样算计一个男闺蜜的吗?”

    陈熏彤:“”

    林虎看着一言不发的陈熏彤:“你的算计,让我这个男闺蜜想要逃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仰着小脸,眼皮上翻,像是把林虎的话听进去了,又像是根本没再听。

    “你认真点。”林虎突然呵斥了一声。

    陈熏彤顿时一怔,在林虎凌厉的目光下,突然一把坐直了身子,再也没有了刚才的玩世不恭。

    看着突然变得一本正经的陈熏彤,林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死女人,有时候是真让人又好气,又好笑,关键是还拿她没有任何办法。

    陈熏彤眨着漂亮的大眼睛,无辜地看着林虎,就像个犯错的小姑娘,接受着家长的训斥。

    “陈熏彤,我告诉你。”林虎再次收敛笑容,指着陈熏彤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如果以后还玩花样,有什么事情不给我明说,我就”

    就怎么样,林虎自己也没想好。如果这妖孽不听话,又能怎么样?他也凌乱了,于是他噎住了。

    但在陈熏彤一本正经的注视下,他却不得不维护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大男子主义尊严。于是他咬了咬牙,恶狠狠地说道:“我就像对付秦南东那样对付你,甚至比那个还惨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眼珠滴溜溜乱转,显然不接受林虎的威胁。但是她没有出口反驳,就像是用沉默来抗争一样。

    “好了,说正事儿。”林虎拿起了茶几上的相片,再次翻看了一眼,沉声问道:“这些东西,能代表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告诉你。”陈熏彤突然气呼呼地哼着。

    “咦?”林虎猛滇潷头,发现陈熏彤就像个倔强的小姑娘似的昂着小脑袋,基本就是我不理你的表情,顿势凐就不打一处来:“又犯病了是吧?”

    “你吼我,我不告诉你。”陈熏彤依旧昂着小脑袋。

    林虎:“”

    这是他第一次见到陈熏彤这么萌萌的表情,有些另类,又有些让人抗拒不住。这比起她平时的冷艳做派,简直杀伤力要高出数十倍。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