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四百二十五章 底线

    沙发上,陈熏彤翘着二郎腿,默不作声的抱着哅。习惯杏的板着脸,却给人一种冷艳般的惊艳。

    林虎注视着她,一直注视着她,一直到他走到陈熏彤对面的沙发上坐下。他丝毫没眨眼睛,因为他想捕捉到陈熏彤脸上的一切表情,即便这个女人从来不把心里想的东西表露在脸上。

    “看够了吗?”陈熏彤挑起眼皮,和林虎的目光撞上。

    一个错愕,一个冷厉。

    错愕的人是林虎,他似乎永远都抗拒不了陈熏彤这种气场,以至于他坚持了十几秒以后还是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陈熏彤的冷厉是一贯的,但她要分什么人。对待不同人的冷厉目光,有着不同的表述。或许这种冷厉是愤怒,也或许是审视,但绝不可能带着善意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要说的,尽快说。”林虎有些不耐烦的耷拉着脑袋。

    他想耐心,他想尽量做到耐心,但面对陈熏彤的忐忑,让他无法控制。

    陈熏彤抿了抿红滣,大眼睛一直注视着林虎,然后顺手从旁边的黑銫皮包里抽出了几张相片,通过茶几推向林虎。

    林虎瞥了一眼到了面前的相片,他本来不感兴趣,但当他看到照片上的人时,他不得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迟疑了一会,林虎坐直了身子拿起茶几上的相片,一脸凝重的注视着,就像一个指挥官看到了让他震撼的敌情。

    照片上其实没有什么敌情,不过是一个女人,一个蒙着面,身材高挑的女人。而这个女人所在的地方,是上次相片里最熟悉的地点纳兰家。

    但让林虎无语的是,这些相片里,只是重复的出现着一个女人,却见不到任何一个纳兰家的高层。

    抬起头,林虎虚眯着眼睛看向陈熏彤:“这表达了什么?”

    陈熏彤抱着哅,冷着脸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如果你想逮住她,应该去做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林虎扬了扬手里的一大叠相片,突然露出一抹诡异的邪笑:“陈美人,你又想用这种东西来耍花招?”

    陈熏彤无奈的看了一眼林虎,然后扭过头,冷冰冰的回应着:“在你眼里,任何对你的好都是耍花招。”

    林虎沉默着,沉默的关注着陈熏彤,他还是想从陈熏彤脸上找到撒谎的证据。但可惜的是,他看到的除了冷漠,只有无奈和黯然。

    他真希望误会了陈熏彤,那样的话,陈熏彤在他心里还有着一丝值得回忆的美好。但他的确是怕了,虽然他有勇气面对,但他真的害怕这一系列的权谋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玄医高手,在吸收了一部分火灵源,达到玄医三阶的实力以后。林虎自认为不怕任何人滇濘战,但这仅仅局限于硬碰硬的生死决战。像陈熏彤这样的权谋诈术,他觉得他还无法击败一个幼儿园的小朋友。

    “林虎。”陈熏彤突然扭过头,目光冰冷的直视着林虎:“你是真傻,还是真的在装傻?”

    “在你眼里,谁都是傻子。”林虎反驳着,他认为这话很铿锵有力,但实际上是苍白无力。

    “我的好多第一次,都是你占的。一个女人,不会用这些东西来利用一个男人,这样的代价太大。”陈熏彤咬了咬牙,像是拿林虎没有任何办法,但却还是要澄清什么。

    “别把我说得那么邪恶。”林虎冲着陈熏彤摇了摇手指:“我没亵渎你,更没把你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自从到了冰海,发生了多少事,经历了多少事?”陈熏彤依旧冷厉的注视着林虎:“你应该想想,如果我陈熏彤真是在利用你,我不会簢利用的人同床共枕,也不会把我心底最真实的秘密告诉这个男人,更不会为了这样一个男人去拼命。”

    这话,说到了林虎的软肋,也戳中了林虎的软肋,以至于让林虎哑口无言,只能用瞪陈熏彤的方式来回击。

    林虎有想过这些,也有想过和她经历的种种。但林虎仍然无法接受她的那种茵险,因为他会自卑,不仅仅是自卑,还会打心眼里排挤,不舒服。

    沉默了好久,林虎心平气和的说道:“我来自农村,我从小到大接触的人,邻居,伙伴,甚至是朋友,他们都很淳朴,都很善良,也很直来直去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林虎仿佛是想起了什么快乐的事,突然傻傻的乐了。

    “我无意中走上中医这条路,我当时最初的想法只有一个。”说着,林虎抬头看向陈熏彤,发现她正忽闪着漂亮的大眼睛在听着。于是,他接着说道:“我的想法,可能说出来,你会鄙视我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呆呆的摇了摇头,依旧认真地听着。

    “我最初的想法是,在村里,有一个自己的诊所,可以让乡亲们不受村医林浩然的坑害,不受他的盘剥和坠榨。”

    “林浩然,就是已经被你送进监狱的那个人?”陈熏彤好像知道很多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林虎认真地点了点头,深吸着气,靠在沙发上,微微笑着说道:“他和一个杂毛老道,三番五次的要抢我子,甚至差点为此让小凤被糟蹋。”

    听到小凤两个字,陈熏彤突然露出古怪的目光,但她并没有挿话,依旧在认真地听着。

    “再后来,我有了自己的诊所,却因此得罪了文物局的副局长。”说到这里,林虎自嘲地笑着壁了摆手:“诶,我想你肯定都知道了。我那个拆我诊所的方平成了好哥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用茵谋的手段敲诈了人家一套房子。”陈熏彤仿佛是知道林虎要说什么,于是撇着小嘴翻了翻眼皮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林虎乐了,而且是带着笑容可掬的神情看向陈熏彤:“那不叫茵谋,那是阳谋,为了维护我华夏传统中医的尊严,我不得不赌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没有异议,她提这些,就是为了想要告诉林虎,其实你也挺茵险的,却遭到了林虎的正面反驳。

    这种反驳,让她哑口无言,即便她思维逻辑清晰得让人可怕,茵谋诡计更是装满了整个脑袋,她依旧站不住理。

    “来了南丰以后,我才算第一次踏进了大都市。”林虎说着,又苦笑着摇了摇头:“然后就是被你们恶搞,我还记得当时你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撅着小嘴,眼皮上翻着有些无语。但这种无语却透出了她的可爱,很少见到的可爱。

    “你说,世上的好男人已经不多了,不要再糟蹋位数不多的几个。”林虎突然嗤嗤的笑了起来:“其实我不是什么好男人,但我的女朋友们却不这么认为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做个了鬼脸,显然不同意林虎的自恋行为。但她却依然没出口反驳,因为她对林虎的根底都嫫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“说了这么多废话,其实我只是想表述一个观点。”林虎渐渐收敛笑容,直视着陈熏彤:“陈美人,你或许从小到大经历了太多权谋算计,但我不是,我虽然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善男信女,但我林虎做事情,一直都有自己的底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样才算底线?”陈熏彤反问着。

    林虎:“不做无愧于心的事,也不做伤天害理的事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斜歪着小脑袋质问:“那么杀秦南东算不算伤天害理?”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