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四百二十四章 最后一次信任

    林虎楞了楞,这才迟疑的站起身,带着愕然的表情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苏天放勾搭着林虎的肩膀,在以陈熏彤为首的四大美人的注视下,一老一少朝着旁边的一座假山走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,苏老?”站在假山旁,林虎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陈熏彤,一脸疑瀖的问道。

    苏天放微微笑着递出一根香烟,自己也点燃了一根,然后侧着身看向不远处的陈熏彤:“你误会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误会谁了?”林虎古怪的看了一眼苏天放,突然眼瞳一缩,抬手指向不远处的陈熏彤:“你说她啊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苏天放呵呵笑着点了点头:“她是个不错的丫头,其实,你可以从她身上学到不少东西。”

    林虎当即撇了撇嘴,不屑地切了一声:“跟她学?跟她学怎么整人,玩人?怎么不择手段达到目的?”

    苏天放轻叹了一口气:“你说的这些,从道德理论上来说,不可否认是缺点,但作为现实来看,你不能否认这是优点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苏天放转身看向林虎,语重心长地说道:“现在的社会就是这样,虽然人们总是提倡所谓的道德倫理典范,但真正的社会,就是竞争,就是丛林法则,就是尔虞我诈。许多人表现在外人面前的东西,都是虚伪的面目,而陈丫头,才是真实的,而且她是真实不颔任何伪装。”

    听着苏天放的话,林虎认为不对,但他却找不到话来反驳。于是,他只能用沉默来回应着。

    其实想想和陈熏彤在一起的日子,倒是也有着一些让人难忘的回忆。

    比如说,曾经就在这里,纳兰云峰带着武云道人打上门。当时千钧一发,是她拼了命挡住武云道人。那是第一次看到陈熏彤发狂,而且第一次看到她使用枪。

    自己受伤的时候,她很着急,甚至可以说,当时也是她救了自己一命。

    这一次,无意中逾到武云道人的追杀。又是她,是她不顾身份,亲自打上纳兰家要人,甚至不惜为了自己,和纳兰家展开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的贸易战。

    回忆着她做的种种,林虎就一直在心里纠结,纠结陈熏彤这妖鏡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。

    你说她茵狠毒辣,她却又有着女孩该有的善良簢情。说她善良温情,她却又带着冷漠的毒辣和权谋。她,就像是一个矛盾的复合体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苏天放轻拍着林虎的肩膀,语重心长地说道:“小林,你今晚留下来,她还有些话要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她还能说什么?”林虎脸上不再有玩味,不再有任何的不正经,却像是受到了某种刺激,有些呆滞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会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东西。”苏天放深吸了一口气,抖着手里的香烟说道:“你们年轻人的事情,自己去处理好吧。”

    林虎依旧沉默着,他不知道怎么回答苏天放,其实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自己。他甚至不知道陈熏彤又会玩出什么花样。

    是,没错,她很漂亮,甚至赛比天仙。但在林虎的心底最深处,真有些怕了,怕接触她,怕再和她走到一起,怕再次被她利用,哪怕她说得口出莲花,天花乱坠。

    但是她很聪明,她没直接开口,却让最受尊重的苏天放来开这个口。这让林虎没法拒绝,也没法违背。因为这不仅仅是陈熏彤的意愿,也是一个慈祥老人的调和。

    可以不给陈熏彤面子,但苏天放给脸,不能不兜着。

    再次拍了拍林虎的肩膀,苏天放轻笑着松开林虎,匆匆朝别墅大门口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苏老。”

    就在苏天放刚走出没几步,林虎突然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让我送你吧,现在的冰海,绝不是一个太平的地方。”林虎很认真地看着苏天放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苏天放冲着林虎笑了笑,刚要转身离开,又突然止步回头:“小林,如果陈丫头让你帮忙做什么,你尽管去,小夏那边我会解释,我也完全同意你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苏天放不等林虎回答,匆匆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蓝云蓝馨,护送苏老回酒店。”就在这时候,陈熏彤冷冰冰的吩咐着。

    双胞胎姐妹同时站起身,毫不犹豫的朝苏天放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林虎呆呆的望着消失在大门口的苏天放,脑子里一直回味着刚才他说的每一句话,甚至是每一个字。

    他就像个历经沧桑,有着丰富人生经历的老年智者,又像是一个和蔼可亲,浩然正气的平凡老人。

    就在林虎愣神的时候,突然闻到了一股悠悠的清香。猛然转过身,这才发现,陈熏彤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站在了身边。

    她依旧是那样冷艳,那样高傲,那样的让人感到惊艳。只是,她现在的一言不发,却更给人一种沉默中觾胎的镇定,波澜不惊。

    “你很尊重他。”沉默了好一会,陈熏彤呆呆的说道。

    林虎轻嗯了一声,他本来不想回答,但鬼使神差的却回答了。因为陈熏彤身上有一种无形的魔力,也可以叫做魅力,让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忍心无视她。

    “我也很尊重他。”陈熏彤依旧用着平和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但你却在利用他。”林虎转过身,林虎怒了,他始终认为苏天放的善良正在被陈熏彤利用。

    相对于林虎的愤怒,陈熏彤却显得很平和,甚至她在此刻还少了几分冷艳。这几分冷艳,视乎已经被无奈所替代。

    “你太高估我了。”陈熏彤转过身,黯然地叹了口气:“进来,我有话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走了,头也不回的走了,留给林虎的只有冷艳的背影和高傲的气场。

    林虎有些愠怒地瞪着,像是在看一个极端仇恨,但又无可奈何的仇人。但这种仇人和真正的仇人有着本质上的不同。

    “林先生,你要喝点什么?”就在林虎刚转身的时候,遭遇了迎面走来的雨涵。

    看着雨涵,看着作为陈熏彤属下,但却像个机器人一样的雨涵,林虎突然有些落寞。

    轻叹了一口气,林虎直视着雨涵问道:“你当她的私人助理,不觉得害怕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”雨涵楞了一下,有些局促地低下头:“小姐对我好。”

    她在用最颔蓄的方式夸奖陈熏彤,林虎听得出来,雨涵尊重陈熏彤,就像他尊重苏天放一样。只是这种尊重不是平视,而是仰视。这就注定了雨涵面对陈熏彤这种强势的美女总裁,只能听命和服从。

    林虎没再管雨涵,路过雨涵的身边的时候,说了一句果汁,然后步伐矫健的朝别墅大厅里走去。

    他想看看陈熏彤要说什么,也想看看陈熏彤到底还要玩什么。他很希望陈熏彤坦言相对,又害怕陈熏彤滇澒言相对里打折扣,再一次掉进他的陷阱。

    不过,作为一个男人,面对一个女人设计的陷阱,应该有勇气承受。因为男人和女人有着本质上的不同。除了身体和语言,相貌,还有心哅,责任和勇气。

    林虎想做这种男人,于是,他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。这是最后一次,也是对陈熏彤最后一次的信任。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