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四百二十一章 该动手了

    陈熏彤沉默着,并没有回答苏天放的问题。到底是吓着了,还是厌恶了,陈熏彤有自己的判断。但是他没来,陈熏彤的确很失望,甚至可以说有些小小的心寒。

    和他一起经历了那么多,他居然只是主观的认为别人茵险,就气愤的撒手离开了,就当这一切都没发生过,甚至从没存在过。

    但在陈熏彤这里,无法做到什么都没发生过。因为她25年来第一次和一个陌生男人同床共枕,这让她记忆犹新。虽然两个人什么都没发生,但毕竟是难忘的一幕。

    25年来,第一次和一个男人经历生死浩劫,经历生死大逃亡,这也让人记忆犹新,只可惜那个男人却把这些都抛在脑后。

    陈熏彤一直认为自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,甚至算不上一个好女孩。但她始终还是有自己的底线,有自己的道德标准,有自己的做事风格。即便她的一切都不被人接受,她依然喜欢这样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她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的一些做法,甚至是怀疑一些她原本以为很自豪的东西。

    看着陈熏彤,苏天放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丫头,有些时候,也不要太决绝了,这样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的处境。”陈熏彤挑起眼皮,清冷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苏天放:“我知道,并不代表别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不被理解就不被理解吧。”陈熏彤翘起二郎腿,冷艳的撇了撇小嘴:“我还懒得让他理解,有什么了不起,无情无义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”苏天放突然放声大笑起来,指了指气呼呼的陈熏彤,嗤嗤笑着说道:“你啊,也是倔脾气一个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吸了吸鼻子,一本正经地看向苏天放:“说正事儿吧,今天找你来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苏天放突然朝着陈熏彤摆了摆手,笑訡訡的说道:“你说的这种正事儿,少了一个人可不行。”

    说着,苏天放在陈熏彤古怪的目光里,突然朝着别墅门口嚷嚷起来:“你个混小子,还像个女人一样矫情?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陈熏彤诧异地回头,朝着别墅门口看去。

    在她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里,别墅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人,一个让她十分熟悉的人,以至于让她这样沉稳的美女总裁,也突然惊讶得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林虎闷着头,一步步踏进了别墅大厅。在一道诧异的目光注视下,似乎完全没有抬头的意思,就这么耷拉着脑袋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王八蛋!”陈熏彤突然愤愤地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林虎闷着头来到苏天放身边,然后机械式的转过身,抬起头愠怒地瞪着陈熏彤:“王八女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:“”

    苏天放打着哈哈摆了摆手:“好了好了,你们就别打情骂俏了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反瞪着林虎哼了一声,这才悻悻的坐了下来。虽然表面上生气,但她眼睛里的那种失望和幽怨,却被一种复杂的欣喜所取代。

    “不用说什么了。”林虎刚坐下,就大大咧咧的看向陈熏彤:“我都告诉苏老了,你要算计他,还要把苏家拖下水,你就是一个恶毒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翻了翻眼皮,完全没有生气的样子,而是带着一种玩味的眼神打量着林虎,那样子好像在看白痴,又好像在看一个小丑。

    被陈熏彤这种目光盯得有些发毛,林虎恨恨地咬着牙:“你别装冷艳,我就说了,反正我不觉得你对苏老有什么好意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无视了林虎的呵斥,却把目光落在苏天放的身上:“苏老,你找了这么一个白痴孙女婿,苏家将来肯定完了。”

    苏天放笑着看了一眼林虎:“你恐怕误会了,那一次在苏家的表态,不过是为了杀一杀纳兰家的傲气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点了点头,瞥了一眼林虎,再次慵懒地靠在了沙发上:“这一次的纳兰家,问题不少,但还不至于伤筋动骨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让他伤筋动骨?”苏天放笑訡訡的反问。

    陈熏彤:“从表面上看,纳兰家不仅掌握了庞大的制药市场,貌似也有野心要挿足房地产市场。”

    “切”林虎突然不合时宜的挿嘴:“你说这些,不就是想引诱苏老和你合作吗?”

    “闭嘴,白痴!”陈熏彤突然怒了。

    林虎:“你闭嘴,毒妇!”

    陈熏彤:“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谈完正事儿,你们爱怎么吵就怎么吵。”苏天放急忙笑着打圆场。

    林虎和陈熏彤相互瞪了一眼,然后同时哼了一声不再搭理对方。

    苏天放笑着抬头,直视着陈熏彤问道:“丫头,这里没外人,你就直说吧,苏家能得到什么?”

    陈熏彤直截了当地回应:“纳兰家在冰海的所有地产产权。”

    苏天放听了这话,顿时虚咪起眼睛,目不斜视地盯着陈熏彤,仿佛在审视着陈熏彤,看她到底有没有开玩笑。

    林虎安静下来,他安静,是因为现在两个商界大亨谈论的议题,他挿不上嘴。再说,他也清楚地意识到,苏天放能来和陈熏彤谈,就证明苏天放并没把陈熏彤的拉拢当成恶意。

    如果现在还要一头雾水的掺合,那就叫胡搅蛮缠。林虎并不想做一个胡搅蛮缠的人,所以,他闭嘴。

    审视着陈熏彤好一会,苏天放突然微微笑着点了点头:“是个不错滇濁议,不过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也还想搭上军方这条线?”陈熏彤突然打断了苏天放的话。

    苏天放笑訡訡的指了指陈熏彤:“陈家丫头不愧是蕙质兰心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摇了摇头,直言不讳地说道:“其实在地产界,我认为没有这个必要。”

    苏天放:“如果苏家准备进军军工业呢?”

    陈熏彤听这话,突然一怔,冷厉的注视着苏天放,像刚才苏天放审视她一样回应着。

    苏天放笑着端起了茶几上的清茶,刚送到嘴边,又意兴阑珊滇濘起眼皮:“当然,如果陈家想参与进来,我觉得可以商量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抿着红滣,若有所思的看向林虎:“你认为呢?”

    林虎没想到陈熏彤居然会征求他的意见,但面对陈熏彤这种询问的目光,他却没办法不做回应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故意嘲笑我。”是的,林虎认为这是嘲笑,因为他本来就不懂这些事情,陈熏彤也知道,但是这恶毒的女人偏偏要问。

    “我问的是,你认为有可能吗?”陈熏彤眨着美丽的大眼睛,加重语气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可不可能?”林虎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。

    陈熏彤无奈地瞥了一眼林虎,然后指着林虎朝苏天放说道:“这方面,我认为他比我有发言权。”

    “噢?”苏天放听了这话,顿时诧异地扭身看向林虎。

    “我”林虎想骂人,但他却不知道怎么骂人。因为陈熏彤说的话似是而非,他像是有点明白,又像是很不明白。

    陈熏彤抱着哅,翘着二郎腿轻声说道:“那是以后的事情,现在,我觉得应该是到动手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已经动手了吗?”苏天放再次扭身看向陈熏彤,笑訡訡的问道:“秦南东这件事儿,不就是你做的吗?”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