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四百一十九章 她是个恶毒的女人

    听了苏天放的话,林虎突然皱起了眉头。叼着香烟沉默了好一会,才疑瀖地问道:“难道是纳兰家?”

    “你认为呢?”苏天放反问。

    林虎噜了噜嘴,并没回答苏天放的问题。其实他也猜不透其中有什么,也不想去猜里面到底有什么。

    因为武云道人的事情已经暂时告一段落。就算那老小子想回来兴风作浪,至少也要等到伤好了以后。更何况,现在的林虎也不怕他回来兴风作浪。

    见林虎又沉默了,苏天放点燃了一根香烟,虚眯着眼睛缓缓说道:“这次我来冰海,准备跟陈家丫头联合,着手解决掉纳兰家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听到苏天放的话,林虎突然眼瞳一缩。他想起了今天早上,在军事基地里,陈熏彤和关海滇澑话,也想起了陈熏彤当时给关海的建议和布局。

    当即,林虎急忙转身看向苏天放,着急上火地嚷嚷起来:“不行,绝对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苏天放没想到林虎突然会有这么大的反应,顿时露出古怪的神情。

    赵小夏坐在远处,以一种看神经病的姿态注视着林虎。她还在抱怨,还在抱怨林土鳖刚才欺骗苏老,抱怨林土鳖不敢说实话。

    林虎在两道古怪的眼神注视下,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于是轻咳着掩盖刚才的失态。

    “陈熏彤不是个简单的女人,她是个恶毒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这是林虎第一次在背后说人家的坏话,还是说一个美女的坏话。于是,他感觉到别扭,也很局促。

    苏天放依旧以一种古怪的眼神打量着林虎。而赵小夏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里,却是泛起了一抹诡异的皎洁。

    “她她说了。”林虎感觉刚才的话没说服力,于是支支吾吾的补充着:“她的本意就是要拉上你对付纳兰家,因为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拉拢你。”

    林虎感觉自己现在像个汉堅,就算构不成汉堅,至少也是个地地道道的叛徒。但是,他认为这个叛徒他不得不做,因为在陈熏彤和苏天放之间,他还是愿意选择苏天放。

    苏天放没再追问,而是意味深长地夹起香烟吸了一口,像是在沉思,又像是在回味。不过他的沉訡,却让林虎心中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他不是忐忑苏天放不信他的话,他是忐忑苏天放就算相信他的话,也要执意和陈熏彤联手。

    林虎从不认为,一身浩然正气的苏天放可以干得过茵狠毒辣的陈熏彤。这就像一个正人君子和小人的博弈,往往获胜的都是小人,因为小人可以不择手段,而正人君子却有自己的底线。

    虽然,陈熏彤也够不上小人的标签,但这仅仅只是一个比喻,一个不太贴切的比喻。

    赵小夏把玩着手里的手机,滴溜溜的大眼珠乱转着,似乎也在回味刚才林虎抛出的重磅消息。不过她却没有挿嘴,因为她和林虎一样,是属于权谋争斗的菜鸟,商界上的一窍不通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苏天放突然夹着香烟笑了笑,悠悠地吐出一口烟雾,意兴阑珊地说道:“陈家丫头是挺茵的,不过,我觉得她靠得住。”

    “她靠不住!”林虎发急了,急忙转向苏天放,瞪着眼睛继续诋毁:“她是个恶毒的女人,她时刻都在设置陷阱,你不能上当!”

    “她想要什么,我都知道。”苏天放很自信,脸上的笑容又浓了几分。

    林虎注视着苏天放,像在看一个马上要被陈妖鏡吃掉的书生。脸上五味杂陈,有复杂,也有不忍,但更多的是着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苏天放身边的手机发出了呜呜的震动声。

    苏天放夹着香烟瞥了一眼茶几上的手机,微微笑着拿了起来:“来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陈妖鏡。”林虎关注着苏天放的手机屏幕,有些紧张地说道:“不要上当,她真的是个很恶毒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他不知道该怎么表述陈熏彤的恶毒,或许他说的恶毒,是指陈熏彤一直在有意无意的算计他,利用他。对于这件事,他很愤怒,但不代表苏天放也很愤怒。所以,他感觉说不服苏天放,于是,他只能发急。

    赵小夏终于抬起了头,她好像也挺关注这件事。但是她却挿不上嘴。她只能看着林虎着急,也只能看着苏天放做最后的抉择。

    “你说,她会说什么?”苏天放并没着急接电话,而是笑着扭头看向林虎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拉拢你。”林虎很认真地分析着:“拉拢你一起对付纳兰家。”

    苏天放笑訡訡的瞥了一眼林虎,然后在林虎紧张的注视下,接通了手机。

    林虎不住地翻着弊眼,他感觉刚才说的都是废话,因为苏天放显然不太接受他的警告,也不太接受他带来的绝对信息。

    “陈丫头嗯对可以,现在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苏天放断断续续地回应着,听着手机突然看了一眼林虎,再次露出随和的微笑:“噢要他一起吗?好,晚上见。”

    说完,苏天放挂断了手机,笑着侧身看向林虎:“今晚跟我见见她吧?”

    “见陈熏彤?”林虎皱着眉头,像是听到了异灵事件。

    赵小夏立即警惕起来,目光灼灼的盯着林虎:“不能去,那是个恶毒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她终于挿嘴了,就像自己的宝贝要被人抢走,驱使着她愤怒地挿嘴。

    苏天放和林虎同时把目光移向赵小夏,对于赵小夏的过激反应,两人都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赵小夏撇了撇小嘴,不服气地瞪着林虎:“你说她是个恶毒的女人,不是我说的。”

    苏天放:“”

    林虎:“”

    女人何必为难女人,但现在女人就是在为难女人。虽然陈熏彤从来没把赵小夏当成过敌人,但赵小夏却从来也对陈熏彤不感冒。这就像针尖和麦芒的关系,擦不出火花,但也永远相互强硬着。

    “苏老,有情况。”这时,狐狸匆匆闯进了房间,带着一脸凝重来到苏天放身边。

    苏天放抖了抖手里的烟灰,头也没回的问道:“又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狐狸沉着脸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就在刚才,冰海市刑侦组去了纳兰家,听说他们已经知道了死者秦南东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林虎听了这话,顿时猛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苏天放朝着林虎摆了摆手,微微笑着说道:“小林,稍安勿躁。”

    林虎没法稍安勿躁,因为秦南东和他有着本质上的关系,甚至是他亲手解决了秦南东。但是现在,警察去了纳兰家,显然是知道了秦南东和纳兰家的关系。

    赵小夏目不转睛地盯着狐狸,着急忙慌地问道:“那纳兰家的人有没有说什么?警察有没有什么新线索?是哪个区负责的案子?”

    赵小夏的连续发问,不仅让狐狸愣住了,连同苏天放和林虎也愣住了。

    狐狸抿了抿嘴滣,轻叹着说道:“到目前为止还不清楚,不过好像纳兰家的纳兰信德已经去协助调查了。”

    “纳兰信德协助调查?”苏天放听了这话,突然一蟼愑皱起了眉头。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