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四百一十六章 倔强的狡辩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赵小夏笑着摇了摇头,突然眨着大眼睛问道:“苏老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你跟小林出这么大的事情,我能不来吗?”苏天放转过身,一脸茵沉的咬着牙:“武云道人,老子非扒了他的皮。”

    赵小夏看着一脸愤然的苏天放,轻叹着在沙发上坐下:“武云道人受伤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跑了?”苏天放紧锁着眉头,一脸震惊的看向赵小夏。

    赵小夏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:“本来林虎是要杀掉他的,最关键的时候,他居然残忍得拿秦南东做挡箭牌。”

    “那秦南东呢?”|苏天放虚眯着眼睛,一脸肃然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死了。”赵小夏说完这话,突然有些失落的低下头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她心里还是有着一种挥之不去的茵影。她本来很想铲除这种茵影,但可惜的是,她无法做到。

    秦南东死了,这对于苏天放来说,是一个巨大的震撼,同时林虎可以击败武云道人,苾得武云道人不得不舍弃自己的徒弟来保命,更是让苏天放大为震惊。

    在他的印象里,林虎的实力还没强大到这种地步。更何况,上一次南丰交手,还是武云道人差点要了林虎的命。但这才时隔不到半年,难道林虎就有这么大的变化?

    苏天放脑子里有点乱,以至于让他渐渐平复激动的心情,若有所思的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看着一脸凝重的苏天放,赵小夏有些局促的问道:“苏老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噢,没事。”苏天放回过神,冲着赵小夏摆了摆手:“我只是在想,太便宜那个杂毛老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又有什么办法呢,他那脺髌猾,而且手段残忍。”赵小夏黯然的低下头,哽咽着说道:“要不是影部的几个人拼死阻挡,我林虎恐怕早就没命了。只可惜,影部的人”

    “小夏,别伤心。”苏天放看着难过的赵小夏,强挤出一个笑容说道:“这笔账,我们迟早要算。这个仇,我们迟早也要报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林虎不想杀人的。”赵小夏红着眼圈,突然又抬起头,注视着苏天放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就是他亲眼看到几个影部的成员死在武云道人和秦南东手里,所以他愤怒了,第一次动手杀人了。”

    听完赵小夏的话,苏天放轻叹着点了点头;“小林是个讲情义的孩子,看来这件事对他刺激不小。”

    “他会不会有麻烦?”赵小夏有些急切的盯着苏天放:“警察会找他麻烦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报警了?”苏天放突然瞪圆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没没有。”赵小夏急忙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但是她嘴上这么说,但心里却涌起一丝忐忑不安。因为她刚从江嫣那里回来。关于秦南东死亡的消息,已经被警方知道了。

    只是根据江嫣的述说,到目前为止,并没有绝对线索和嫌疑人,甚至连秦南东的尸体面目都无法分辨。

    原本赵小夏可以放心了,但是临走时,江嫣的一句“一定要追查到底”,却再次让劫后余生的赵小夏无法平静。

    她害怕,害怕林虎会惹上什么。她更害怕,害怕鏡明的江嫣会查出真正的凶手。到时候,以江嫣那公正无私的做派,恐怕林虎就真的要吃官司了。

    看着一脸忐忑的赵小夏,苏天放微微笑着辈慰道:“既然没报警,那就没必要担心。再说了,就算他们知道了,也不一定有证据。”

    赵小夏轻嗯了一声,耷拉着小脑袋,再次变得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她并没告诉苏天放,其实她也不想告诉苏天放。因为这件事,除了她和林虎,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。那种事,也不适合第三个人知道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苏天放苦笑着摇了摇头:“小林又跑哪儿去了,这小子,一天到晚就是神出鬼没的。”

    赵小厢濤了这话,急忙抬头回应:“他应该去基地了。”

    “基地,什么基地?”苏天放诧异地看向赵小夏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个军事基地。”赵小夏说到这里,绝美的脸上又泛起疑瀖,嘟囔着小嘴说道:“昨天,有个军官来找他,还是个中校。”

    “噢?”苏天放一听这话,顿时来了兴趣,急忙问道:“中校?小林在这边,居然还有军方朋友?”

    “具体的事情,我也不知道。”赵小夏撇了撇小嘴,有些抱怨的翻了翻眼皮:“不过他和那个陈熏彤走得很近,这不是什么好事儿。”

    苏天放看着赵小夏,突然咧嘴轻笑起来。

    他从赵小夏的语气里,听出了毫不掩饰的醋意。只是他没想到,一直都比较矜持的小夏丫头,现在居然也有抱怨的一面。

    顿了顿,苏天放看了一眼四周,笑着问道:“丫头啊,我听说你和小林现在还住在一个宾馆?”

    “额。”赵小夏楞了楞,有些尴尬的低下头:“宾馆其实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她其实是心虚,怕苏天放问为什么不住在陈熏彤那边。如果真要面对这个问题,她还真不好意思回答。总不能说,陈妖鏡抢我男人,我她势不两立吧?

    苏天放悻悻的笑着看了赵小夏一眼:“搬过来吧,搬到隔壁来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赵小夏一怔,急忙环顾四周,突然忙不迭的摆了摆手:“不行不行,这里太高档了,我们住宾馆其实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苏天放:“傻丫头,这是我们苏家自己的产业。自家的地方不住,去哪儿?”

    赵小夏彻底震惊了,以至于让她一瞬间变得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她从没想过,苏家在冰海,居然还有这么气派的一家超五星级酒店。一直都听说南丰苏家富甲天下,今天才算是真正大开眼界了。

    “走,丫头,咱们先吃饭去。吃完饭,去找小林。”苏天放突然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赵小夏有些傻傻的噢了一声,看起来还没从苏家雄厚的资产中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中午的东郊别墅,鸟语花香,风景宜人。冬去春来的季节,百花争艳,将整个别墅花园衬托得多姿多彩。

    一颗颔苞待放滇澮树下,一张圆形的石桌前。陈熏彤低着小脑袋,一眨不眨的注视着脚下。

    绝美的脸颊上,透着畏惧和紧张,就好像地上有千万只老鼠在爬行,让她花容失銫。

    当然,她的脚下不是千万只老鼠,而是蹲着一只老虎,一只长得人模狗样的老虎。

    这只老虎,正细心地为她包扎着脚上的伤口,纱布缠了一圈又一圈,仿佛深怕有人看到陈熏彤这双白皙鏡致的小脚。

    “你不生气了?”过了好一会,陈熏彤突然气呼呼地问道。

    林虎抬起头,恶狠狠地瞪了陈熏彤一眼:“我说得很清楚,只能一而再,不能再而三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没有利用你的意思。”陈熏彤狡辩着,而且是倔强的狡辩着。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