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四百一十四章 林虎背媳妇

    看着林虎的专注,专注中带着的一些愠怒,陈熏彤突然有些发懵。甚至她现在突然感觉到,自己的心好像被某种动物撞了一下,既奇怪,又是那么让人回味无穷。

    帮陈熏彤敷好药,林虎轻叹着就地坐下。托着陈熏彤一双满是鲜血的脚,他很是无奈的朝着陈熏彤投去幽怨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现在不说我非礼你了?”看着陈熏彤痴痴的娇俏模样,林虎突然翻了翻白眼。

    陈熏彤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,却是一言不发的和林虎对视着。两个人像是冷战,又像是沉默中的眼神交锋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林虎有点受不了陈美人这种勾魂的眼神。于是扭过头讪讪的说道:“现在好了,走也走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背我。”陈熏彤注视着林虎,突然说出了一句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话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林虎感觉好像自己听错了,一脸诧异的瞪向陈熏彤。

    “你背我。”陈熏彤鬼使神差的重复着刚才的话,这一次,她那绝美的脸上突然泛起两团诱人的红韵。

    林虎翻了翻眼皮,撇着嘴恶狠狠的瞪了陈熏彤一眼。这才不情愿的转过身,背对着陈熏彤蹲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宽阔的肩膀,结实的后背,陈熏彤美丽的大眼睛里突然闪过一抹异彩,张开双臂,身子前扑,一蟼愑用双手扣住了林虎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死女人,真麻烦。”林虎骂骂咧咧的背着陈熏彤撑起身。

    好像是像掂娃娃似的,林虎故意地掂了掂,在陈熏彤幽怨的哎呀声中,突然嗤嗤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还没一头猪重,我意思送去屠宰场吗?”

    就在林虎的话刚说完,突然感觉到脖子上传来一阵刺痛,顿时让林某人龇牙咧嘴的嘶了一声。

    偏过头,他这才发现自己被咬了一口。而罪魁祸首,正是背上的冷艳美人陈熏彤。

    “死女人,还学会咬人了。”林虎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,托着陈熏彤双腿的手突然上移,轻轻的一巴掌打在了陈熏彤丰满的芘股上。

    “流氓。”陈熏彤当即愠怒的骂了一句,张开小嘴,又朝着林虎刚才的地方一口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吃痛的嘶了一声,林虎哭笑不得的骂道:“你个死女人,就不能换个地方咬啊?太没创意了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:“”

    猪八戒背媳妇,但最后的结果是猪八戒成了冤大头,悲剧货。到最后还被唐僧和他大徒弟忽悠着做了和尚。

    现在林虎也背着一个美人,而且还要比高老庄那位高家小姐漂亮好几倍。于是,林虎不得不考虑,他会不会遇到唐僧簢空,也把他逮去做和尚。

    走了一段路,林虎悲剧的发现,他真的遇到了唐僧簢空,而且还不止一个,而是一群。

    哨卡两旁的军人们,早就发现了林虎这位有嫌疑的目标。而且他背上的那位美女,显然有着受伤的征兆。

    于是,军人的警惕和职责,让他们不得不面对本来很熟悉的客人,却举起了手里本不该举起的枪械。

    面对一挺狰狞的车载重机枪,和十几支一眨眼就能喷出上百颗子弹的冲锋枪,林虎背着不算太重的陈美人一步步靠近。

    他心里有些发毛,即便他在吸收了部分火灵源以后,增长了不少实力,他也不认为在背着一个美女包袱的情况下,可以在荷枪实弹中硬闯这里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他的下场恐怕连二师兄八戒都不如。根本就不是做不做和尚的问题,而是还有没有命做和尚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都把枪放下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荷枪实弹的军人群里,突然挤出一位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紧张的林虎抬头一看,发现挤出来的熟人,居然是先前差点被野猪揍了的青年少尉。

    看到熟人,林虎一颗悬着的心顿时放松下来。就算他和这位青年少尉才见过一面,至少感觉脸熟总比不熟强。

    “小林,你们这是?”青年少尉来到林虎身边,指了指林虎背上的陈熏彤,一脸错乱的抽搐着。

    “诶,别提了。”林虎扭头瞥了一眼背上悠然自得,毫不畏惧的陈美人,苦笑着说道:“我这辈子就是命苦,老碰到这死女人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小嘴,突然伸出一只手,从皮包里嫫出一个红銫证件递给青年少尉:“检查吧。”

    青年少尉楞了楞,但还是局促的接过了陈熏彤的红銫证件。

    打开看了一眼,青年少尉这才笑着将证件递还给陈熏彤。

    忍俊不禁的打量着林虎,青年少尉突然嗤嗤笑着问道:“小林,要不我叫野猪送送你们?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和林虎几乎同时开口,只是这回答,却是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说好的人,当然是林虎。他可不想背着一个冷艳美人过五关,斩六将。这不仅仅会影响形象,而且还有可能造成误会。

    但是陈熏彤却鬼使神差的拒绝了,并且是那么的毫不犹豫,那么的坚毅果决。

    “闭嘴,死女人。”林虎又抖了一下背上的陈熏彤:“背着你,老子要少活十年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:“”

    现场的军人们一听这话,几乎不约而同地哈哈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青年少尉微笑着摇了摇头:“你们呐,真不愧是出双入对的冤家。”

    “是仇人。”

    这话是陈熏彤和林虎的异口同声,这一次,他们终于默契地保持了步调一致。

    于是,整个现场的气氛又变得安静下来。所有人在这异口同声的回应中,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青年少尉才讪讪地笑着转身:“接雷暴突击部。”

    “不准!”趴在林虎背上的陈熏彤突然娇喝起来。

    她这声娇喝,让青年少尉吩咐的那位军人也愣住了,并且带着古怪的目光向这边看来。

    “死女人,你别闹。”林虎见刚要成功的事情,居然又被陈熏彤给阻止了,顿时不满的嚷葌惻。

    陈熏彤无视了林虎的嚷嚷,瞪着冷淡的目光注视着青年少尉:“少尉同志,你懂不懂军队纪律?”

    “额”青年少尉也是一愣,当即和林虎错愕地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陈熏彤说道:“军队纪律,军车私用,属于浪费军队战略资源,你想上军事法庭?”

    青年少尉听了这话,不由得身子一颤。看了一眼同样错愕的林虎,青年少尉冲着陈熏彤尴尬地笑了笑:“我没说让车送你们回去,但送到基地外的大马路,不算违法吧?”

    “也违法。”陈熏彤倔强而固执地瞪着青年少尉,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我不属于现役军人,背着我的家伙也不属于,谁也没有资格享受军车接送。“

    青年少尉:“”

    林虎:“”

    陈熏彤:“放行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陈熏彤是冲着挡路的军人们喊的。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