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四百一十二章 愤怒

    和两个高智商,掌握商界和军界大权的人在一起,不仅仅会感到压力,而且还会感到自卑。

    很显然,跟着陈熏彤和关海,准备学得聪明点的林虎,现在感了自卑和坠力。

    他很不喜欢这种感觉,因为他一直觉得自己很单纯,单纯到陈熏彤和柳絮随时都能把他卖了,他还会大度的报以微笑。

    但是听着陈熏彤和关海商量着怎么玩人,怎么布局,怎么下套,怎么尔虞我诈,用尽权谋诈术,处处环环相扣,让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变成了傻子。

    因为陈熏彤和关海提及的人和事,他几乎一个都不知道。确切的说,除了一个苏天放以外,其他的人名,他几乎听都没听说过。

    但是陈熏彤恶毒的安排,帮关海细心地谋划,就像个可恶而邪恶的女诸葛。甚至她挖掘出了脑子里所有的恶毒和权谋,来帮助关海度过眼下遭受排挤的事态。

    沉默了好一会,关海叼着香烟幽幽轻叹着:“苏天放倒是有些根基,但这个人不是太好打交道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有他。”陈熏彤突然头也不回的指向林虎。

    面对冷艳美人的这种举动,林虎顿时眼瞳一缩。他搞不懂为什么又扯到了自己身上,似乎恶毒的陈美人把他也算计进去了。

    “小林?”关海转过身,皱着眉头打量着林虎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陈熏彤一脸认真地点了点头:“他是苏天放最看重的人,也很有可能是将来苏家的孙女婿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林虎的眼睛顿时瞪得溜圆,当即恶狠狠地反驳:“陈妖鏡,你胡说什么?”

    关海本来很诧异,但在林虎过激的反应下,突然又变得迷糊,于是看了看林虎,又把目光落在了陈熏彤的身上。

    陈熏彤直视着林虎,冷冰冰的说道:“你先别吵,这件事一旦成功,对苏天放也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关我芘事儿?”林虎没好气的瞪了陈熏彤一眼。

    陈熏彤移开目光,像是刻意无视了暴走的林虎。转过身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苏家,房地产大佬,军政商界人脉极广,只要有他的支持,至少有60%的把握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关海顿时眼前一亮,不过陈府极深的他,并没表现出过于明显的激动。

    轻叹着嫫出一根香烟,关海沉思了好一会,这才迟疑的朝林虎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接过特供香烟,林虎有些局促的说了声谢谢,在关海古怪的眼神中,尴尬的转过身点燃。

    他像个街边要饭的叫花子,得到了好心路人的一个面包,却只能背对着好心的路人开始狼吞虎咽。

    他的这种丢人举动,再次引起了陈熏彤的不满。不仅不满,陈熏彤还愤怒得动了手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能有点出息,有点出息?”陈熏彤像恨铁不成钢的家长,拽着林虎这熊孩子的胳膊,一个劲的摇晃着。

    “我又怎么了?”林虎终于不耐烦的转过身。

    “你我真是懒得说你。”陈熏彤气结的指了指林虎,咬着牙转过身:“一个武云道人带来的危机,三次的劫后余生,居然没让你意识到什么,甚至没让你学到任何东西,你是我见过最奇葩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这是陈熏彤第一次用愠怒的口气,说出这么长的一段话。以至于让激怒她的林虎也愣住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陈熏彤气结的抱怨里,几乎在字字珠玑。每一个字,都说到了林虎的软肋。

    武云道人带来的危机,三次的劫后余生。她说的是事实,而且她还亲眼见证了一次,亲自感受了一次生死大逃亡。

    只是林虎没想到,陈熏彤的愤怒居然来自于这里,来自于一种期望过高的恨铁不成钢,仿佛是失望后又绝望的典型诠释。

    林虎愣住了,点燃的香烟在他手指缝里慢慢燃烧着,一缕缕青銫的烟雾升腾而起,充斥着他耷拉下来的脑袋。

    他像个犯错的孩子,一言不发的站着,没有反驳,也没像平常一样和陈熏彤针尖对麦芒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沉默下来的林虎,关海轻笑着拍了拍林虎的肩膀,像是用这种方式在安慰,又像是在告诫好自为之。

    然后,关海转过身,轻叹着说道:“他不是不知道,他只是不愿意把这些东西暴露在别人面前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在装傻充愣。”陈熏彤依旧不依不饶的瞪着林虎。

    关海微微的笑了笑:“他有一句话说得很诚实,他只想过平平淡淡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听到关海意味深长的话,耷拉着脑袋的林虎突然抬起头,一脸错愕的看了看关海,再一次变得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林虎没想到,最了解他的人,居然是一个只见过两面的老将军。同时,他也不得不敬佩老将军敏锐的洞察力和看待事物的细致入微。这一点,就连陈熏彤也赶不上。

    关海说得没错,他就是想过平平淡淡的生活。正是因为这样,所以不想卷入太多的是非,尤其是这种他玩不起的是非。

    他依旧坚持着自己的初衷,来冰海的原始目的,是武云道人和秦南东,还有一个神秘的苗疆蛊王。

    但是自从下了飞机,陈熏彤就一直在算计,甚至可能早在来冰海之前就算计好了。一直试图把他往一个更大的是非里拉,把整个事情弄得错综复杂。

    经历了石更山的劫后余生,吞噬了赵小夏的一部分火灵源,林虎杀死秦南东,却让罪魁祸首武云道人跑了,而苗疆蛊王也失去了唯一的线索。

    可是到了现在,陈熏彤依然在为她的陈家,为了她梦寐以求的军方订单,一直在算计林虎,每一个布局,几乎都会有林虎的影子,甚至把林虎当成了整个布局的关键棋子。

    林虎淳朴,但不代表他是善男信女,更不代表他是个傻子。一个人当着面算计另一个人,还是那么的自然,那么的肆无忌惮,这种恶毒的事情,只有陈熏彤才干得出来。

    林虎知道,要说玩人,十个他也不是陈熏彤的对手。于是,他不想再被玩,不想再被当成利用的棋子,但他又不能保证会在什么时候落入陈熏彤的圈套。所以他唯一的办法就是装傻充愣,装得一无所知,毫无兴趣,装得堕落不堪,让陈熏彤完全失望。

    只有这样,陈熏彤才有可能完全死心,才不会没完没了的算计,甚至可能死心,然后一脚踢开他,让他回归属于自己的生活。

    但是林虎很惊讶,惊讶这个世界上还是有比陈熏彤更聪明的人,更可悲的是,这个人就在面前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关海再次转过身,语重心长的看着林虎笑道:“小林啊,有些事情,也的确是难为你了,不过这个世界就是这样,不管你喜不喜欢,总有些麻烦事儿会找上门。”

    “我答应帮你治疗,还要怎么样呢?”林虎想过了,既然被关海识破了一切,他也不想在继续装下去。

    一件事情,一旦被人看破,如果还要继续下去,那就只能徒添笑柄。做人也是一样,被人发现了,就没必要继续装下去,否则就会被人当成小丑。

    林虎不想做这种小丑,所以他用自己的方式回应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你想的是什么。”关海笑訡訡的注视着林虎:“我欣赏你,尤其是懂得藏拙的年轻人,我最欣赏。”

    林虎无奈地笑了笑,抖了抖手里的烟灰,轻叹着说道:“直说了吧,我来这里的目的,不是为了其他,只为了我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林虎,你又犯神经了。”陈熏彤仿佛意识到什么,急忙挿嘴呵斥着。

    “你没玩够,我玩够了。”林虎冷着脸的看向陈熏彤:“我承认你很厉害,厉害到让我无可奈何,但这并不代表我愿意一直被人当成利用的对象,这已经不是第一次,也不是第二次,俗话说得好,事不过三。”

    这是警告,这是来自一个平时玩世不恭,但愤怒起来却会吓死人的土鳖的警告。

    陈熏彤听出了这话里的火药味,更听出了这话里的怒意。于是,她像被人抽走了三魂七魄的美女行尸,一脸木纳呆滞下来。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