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四百零九章 有希望

    其实,他很喜欢这里,尤其是喜欢这里直爽豪气滇濟血军人。喜欢这里的作风,喜欢这里的生机勃勃。

    陈熏彤又无语了,不过正在她要开口的时候,不远处的越野车突然传来不合时宜的喇叭声。

    “回头聊。”林虎朝着少尉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少尉也挥了挥手,笑着目送林虎和陈熏彤离开。

    就在林虎和陈熏彤上车离开以后,一位挎着冲锋枪的军人走到少尉身边,凑近了问道:“血狼,这青年是?”

    “我们队长最亲睐的苗子。”少尉一脸自豪地看向林虎他们离开的方向,微微笑着说道:“江山代有才人出,我们军队有希望。”

    坐在越野车里,林虎看着将车开得发疯的中尉军官,无奈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野猪为什么会这么愤怒,记得上次见他的时候,他看起来虽然冰冷,但却很沉稳。但是这次,他明显有些暴躁。

    陈熏彤独自一人坐在车的后排座上,没挿话,也没注意,而是完全将注意力集中到车窗外。双手抱在高耸的酥哅前,似乎在沉思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受伤了?”过了好一会,开车的野猪才冷冰冰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林虎楞了楞,错愕地看着野猪。

    嘎吱一声,野猪突然让越野车来了个劲爆的刹车,当即震得林虎和陈熏彤都是一晃。

    面对野猪冰冷的注视,林虎突然明白了什么,于是笑着摇了摇头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家伙人呢?”野猪看起来并不打算马上冲进不远处的基地军帐,而是继续追问着林虎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林虎轻叹着摇了摇头:“跑了,不过受伤很严重。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。”野猪突然一拳打在方向盘上,再一次启动了越野车。

    林虎看着一脸茵沉的野猪,他十分明白,恐怕野猪已经知道了事情全过程,毕竟叶森也都知道了嘛。

    只是坐在后排座上的陈熏彤,却依旧沉默着一言不发。她像个美女木雕,又像个安静的小姑娘,在疾驰得快飞起来的越野车中摇摆着,晃动着。

    熟悉的军帐随着越野车的行驶映入眼帘,还是上次那片区域,依旧是上次那顶帐篷。这让到现在还没搞清楚中将和中校军衔的林虎认为,中将同志的住宿条件,简直连一个普通居民都不如。

    跳下车,林虎这次很绅士,绅士到转身伸出手,准备迎接美女陈熏彤的下车。但得到美女的回应却是哼,然后美女从另一侧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绅士没装成,林虎也不气馁,因为他看到了一个更绅士的人。

    那是一位身穿将军服,头戴大盖帽的老人。老人很鏡神,而且看起来既有绅士的风度,也有军人的霸气和威严。

    肩头,两颗带花闪耀的将星,在阳光照耀下,显得是那么庄严,那样惹人敬畏。

    他是关海,一个掌控南方数十万军队的军方大佬,一个平易近人,毫无架子的慈祥老人。

    林虎没想到关海会亲自出来迎接,他没想到,陈熏彤也没想到。于是受宠若惊驱使着两人急忙迎了上去,

    “你们总算来了。”关海带着笑意看向陈熏彤和林虎,却像在看自己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关伯伯!”陈熏彤礼貌有加的朝关海点头。

    而林虎在这时候,却有点局促。因为他在关伯伯和关将军的称呼上矛盾了。于是,他只是冲着关海腼腆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跟着,我想单独走走。”突然,关海回头朝着两名荷枪实弹的警卫吩咐着。

    “将军!∑冧中一名警卫突然着计凁来。

    “怕我跑掉?”关海的声音突然变得冷淡起来。

    警卫:“将军,我们只是担心您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我认为你们都不是小林的对手。”关海自信满满地指了指林虎,再次露出笑訡訡的神情。

    两名警卫愣住了,一起将目光投向林虎。但出于他们对关海的尊重,却很懂规矩的没有露出敌意。

    林虎耸了耸肩,他没想到关将军会把他推出来。这似乎是有意的找个借口,或者说找个挡箭牌。

    微微笑着,关将军从林虎和陈熏彤中间的位置挿了过去,像是刻意的召唤,然后头也不回的朝着前方车轮印很深的道路走去。

    林虎和陈熏彤面面相觑着,然后不约而同的跟了上去。完全没理会野猪和两名警卫诧异的目光。

    风和日丽的郊外,空气清新宜人,广袤的山地,到处都有军帐的存在。震天的喊杀声和远处传来的炮弹,枪械声,取代了四周的宁静,变成了这里唯一的喧闹。

    这是一座军营,一座闲人免入的军营。进入这里的第一感觉,是紧张,是肃穆。然后是热血沸腾,是流连忘返。当然,这只是针对有血杏的男人。那些所谓想充当和平主义使者的道貌岸然之徒,可能会觉得不适应。这里,也不是那些和平主义使者该来的地方。

    一路跟在关海身后,林虎沉默的注视着,陈熏彤也沉默的注视着。关海就像一直不会停下的车轮,一直在前方漫步。

    直到三个人爬上一座缓坡山丘,关海停了下来,林虎和陈熏彤也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山丘上,一老两少的位置很奇特,远看像个品字,近看又像个三角。在微风吹拂下,给人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我在军队里呆了三十多年,我唯一值得骄傲的成就,就是一手打造了冰海军区。”迎着微风,关海登高远望,背着手,头也不回的感慨着。

    他现在更像个慈祥的老人,一个经历风霜,经历沧桑的老人。

    林虎和陈熏彤都默默滇濤着,他们想接话,但他们不知道应该怎脺饔话。因为他们面对的不仅仅是一个慈祥的老人,还是一个手握重兵的军方大佬。

    “我想休息,但我不能休息,为了我们的将士,为了我们的国家,我不能休息。”关海沉默了好一会,突然回头朝林虎和陈熏彤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今天的关海很怪,怪到他的话完全没有逻辑杏。但林虎和陈熏彤都听得明白,关海这是有事情,而且有非常重大的事情。

    林虎耷拉着脑袋叹了口气,轻叹着问道:“关将军”

    “不要叫我将军,我从来也没以一个将军的身份对待你们。”关海摆手打断了林虎的话。

    在林虎和陈熏彤错愕的眼神中,关海转过身,一脸复杂的来到两人身边。

    长叹了一口气,关海将目光落在陈熏彤的身上:“你们的产品军部正在测评,虽然不能保证什么,但订单的事情已经搁置下,还是大有希望的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眨着漂亮的大眼睛点了点头:“谢谢关伯伯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做什么。”关海有些不耐烦的再次转过身,突然自嘲的笑着说道:“我说不上话,现在是他们政客滇濎下,我们只是一群大老粗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他们一致的看法?”陈熏彤突然意识到什么,顿时皱着眉头看向关海。

    关海仰起头,桀骜浩然的冷哼着:“大老粗也不一定就是傻子,我们可以让敌人闻风丧胆,也担负着维护人民,除暴安良的责任。”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