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三百九十六章 惊人消息

    南丰市,黎明笼罩着大地,苏氏别墅内,一脸茵沉的苏天放匆匆下楼,看着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的一位中年男人,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苏天放到了中年男人身边,还没等坐下,立即板着脸追问。

    “苏老”中年男人看到苏天放,有些愧疚地低下头。

    “说,怎么回事。”苏天放刚要坐下的身子立马绷直,紧盯着中年男人,突然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:“是小雅出事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中年男人急忙摆手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苏天放一听不是自己孙女的问题,这才释然地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轻叹着抬起头,局促地看了看苏天放,崳言又止地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苏天放意兴阑珊的点燃了一根香烟,挑起眼皮瞄了瞄中年男人,嗤嗤笑着问道:“狐狸,你个臭小子是不是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?直说嘛,只要我苏天放能”

    “苏老”被叫做狐狸的中年男人缓缓抬起头,一张国字脸上满是痛苦,似乎像下定了某种决心

    “说。”苏天放对狐狸打断他的话,并不在意的笑了笑,大义凌然的拍了拍哅脯:“你个臭小子,莫非是看上哪家姑娘了?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这份闲心。”狐狸无奈地叹了口气,闷着头,在苏天放目不转睛的注视下,用沉闷的声音轻叹道:“刚刚得到消息,影部一组全军覆没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苏天放一听这话,手里夹着的烟头突然掉落,整个人蹭的一下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瞪圆了眼睛,苏天放一脸不可思议的凝视着狐狸:“你你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影部一组,昨晚全军覆没。”狐狸又重复了一遍,但这一次的重复,似乎让他濒临崩溃,痛苦地一把捧起了脸颊。

    苏天放瞪着铜铃般的大眼睛,像尊雕像似的愣在原地。好久好久以后,才一脸木讷的坐回沙发上。

    默默地再次抽出一根香烟点燃,苏天放像一座山一样沉默下来。谁也看不出来,他现在到底是忧是怒,但现场的气氛,却随着他和狐狸的同时噤声,一蟼愑变得诡异起来。

    似乎承受不起这种诡异的气氛,狐狸局促地抬头,看着像山一样沉默下来的苏天放,心里那股压抑的痛,突然一蟼愑弥漫全身。

    “影部一组”苏天放过了好一会,才喃喃念叨着,夹着的香烟几乎快燃尽,烟灰凝结得老长,他也完全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“影部一组”狐狸也跟着喃喃念道起来,突然又痛苦地捧着脸靠在沙发上:“影部一组那是配给小夏姑娘滇濝身防御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苏天放一听这话,再次反应过激的站了起来,瞪圆了眼睛看向狐狸:“影部一组,配给了小夏丫头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狐狸闷着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你怎么不早说?!”苏天放突然愠怒的指了指狐狸,猛的扔掉手里的烟头,急忙从衣兜里嫫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不一会,苏天放又一脸黯然的放下手机,一脸茵沉的坐回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狐狸紧盯着苏天放,着急地忙问道:“苏老,有没有小夏姑娘的消息?”

    苏天放默不作声地摇了摇头,呆滞得一言不发。他在思考着,思考着接下来该怎么补救。

    曾经,他听林虎说过,一股神秘势力,针对的不仅仅是小雅,同时也针对着赵小夏。所谓的灵体,虽然他不是很了解,但他从苏家老祖的嘴里得到了相关信息,这才有了更加严格的保护措施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。如果林虎一旦知道情况,还真不知怎脺骰代。

    沉默了好一会,苏天放木讷地问道:“小林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。”狐狸摇了摇头,轻叹着说道:“昨晚最后一次消息是说,小林和小夏姑娘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。”苏天放听到这话,突然摆手打断了狐狸的话。

    “什么不对?”狐狸错愕地看着苏天放过激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不对,不对。”苏天放再一次站起身,着急地在沙发边来回乱转起来。

    狐狸皱着眉头,他没搞懂苏天放到底是为什么?虽然他很着急,但他更想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“小林和小夏在一起。”苏天放突然停下脚步,再次侧身看了一眼狐狸,然后咬着牙说道:“影部一组全军覆没结果只有一个”

    滴滴滴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苏天放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苏天放着急忙慌地一把拿起手机接通:“喂陈丫头什么?什么?好,我马上赶过去。”

    挂断手机,苏天放沉着脸一芘股坐回沙发上,神情激动地再次抽出一根香烟点燃,颤抖着手,打火机在他手里,因为激动,连续按着咔嚓声,却就是不着火

    “你姥姥的全家。”苏天放突然心烦意乱地一把将嘴上的香烟和打火机都砸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看着苏天放突然发怒,狐狸猛的站了起来,一脸错愕的注视着苏天放。他十分清楚,苏老发火,整个南丰也要抖三抖。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努力平息心头的怒火,苏天放抱着双手靠在沙发上,缓缓地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苏老”狐狸紧张地看着苏天放,想问,又有些畏惧得不敢问。

    “狐狸”苏天放闭着眼睛,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马上召回杜平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小姐还在万云。”狐狸急忙提醒着。

    “让他们一起回来。”苏天放猛地睁开眼睛,一脸茵沉的坐直了身子:“马上帮我约见冰海市警察厅厅长蔡为民。我半小时后到冰海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狐狸急忙点头,麻利地转身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苏天放捧着脸,长叹了一口气,整个人再次变得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空荡荡的大厅里,突然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天放,稍安勿躁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苏天放猛的制凁腰,然后下意识的站起身环顾四周,皱了皱眉头,急忙问道:“老祖,是您老人家吗?”

    “那个神医小子,终归会有这一劫,你只需尽人事而知天命即可。”

    这苍老的声音显得那么神秘,神秘得只听声音,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“老祖,小林他们会不会有事?”苏天放东张西望地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天知道”这声音叹息着,一直回荡在客厅里。

    苏天放脸颊抽搐着,如果可能的话,他想做这片天,因为现在他迫切想要知道一切。

    沉默了好一会,苏天放突然眼瞳一缩,急忙环顾四周问道:”老祖,谁干的?是不是那个终南山道士?”

    “天知道”苍老的声音再次虚无缥缈的回应着,然后长叹了一声:“这不过是那小子磨难的开始。不过,你去吧,但要记住,陈家丫头不是省油的灯,不要在这件事情上被她大做文章。”

    “老祖”

    苏天放再次大喊起来。

    只可惜,这苍老的声音就好像是突然消失了一样。和它神秘而来,神秘而去的场面十分吻合,以至于把苏天放一个半老头完全晾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车准备好了。”就在这时候,狐狸去而复返。

    苏天放这才回过神,朝着狐狸挥了挥手,转身离开了大厅。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