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三百九十三章 我也很厉害

    “大老虎,我们因祸得福了。”赵小夏娇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林虎畏惧地指了指赵小夏的大眼睛:“你刚才你眼睛里有两团火焰。”

    赵小夏撇了撇小嘴:“这有什么呀,我全身都是火,有烧死你吗?”

    “啊?”林虎诧异的看着赵小夏:“你”

    “别你了。”赵小夏轻叹着抱住林虎的脖子,用力从地上坐了起来,用一种古怪的姿势和林虎相拥着。

    “我以前真以为小雅那丫头说的是疯话,现在我终于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赵小夏一脸兴奋的俏模样,林虎无奈的问道:“你明白什么了?”

    赵小夏:“火灵源虽然是我最重要的东西,但并不意味着它被吞噬了,我就会死。”

    “怎脺鞑?”林虎好奇地打量着赵小夏。

    “因为没有了火灵源,大不了我就是失去了灵体的作用而已。”赵小夏耸了耸肩白皙的香肩,抿着红滣说道:“但是我只要还有一丝火灵源,我就不是个普通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个普通人?”林虎像看怪物似的看着赵小夏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赵小夏认真地点了点头:“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,只要我还是灵体,我就会永远容颜不老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林虎瞪圆了眼睛:“长生不老?”

    “是容颜不老,傻瓜。”赵小夏伸手在林虎的额头上点了点,咯咯笑着说道:“你真以为可以长生不老啊?那是好遥远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林虎诧异地望着赵小夏,像在看一个漂亮的怪物,又不确定的眨着眼睛,似乎眼前的一切都是梦幻。

    赵小夏是灵体,这是早就知道的事实。但现在出现了一个更让人惊世骇俗的事实,她,居然可以容颜不老

    “起来了。”赵小夏突然轻轻推搡着林虎,琇涩地嘟囔着小嘴:“不要沉迷,现在你更应该好好调整一下刚吸收的灵源,尽快和你的真气融合,达到更高的层次。”

    听到赵小夏的话,林虎瞪圆了眼睛问道:“你你的意思是,不用再继续了?”

    “你当这是一触而就的事情吗?”赵小夏没好气的丢给林虎一个白眼,通红着小脸说道:“以你现在的实力,根本就没办法全部吞噬,就算你可以,我也受不了呀。”

    林虎傻愣愣地注视着赵小夏,好久以后,才傻呵呵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得到这种结果,林虎没想到,或许赵小夏也没想到。刚才还生离死别,现在却突兀地有了重大改变,对于两个人来说,这都是一种劫后余生的刻骨铭心。但因祸得福,却让两个人不得不在心里燃起了新的希望。

    一阵迫不得已的翻云覆雨,带来了另一种绝望下的新生,让林虎和赵小夏依依不舍地分开。

    盘膝坐在石洞的边缘,林虎紧闭着双眼,以一种古怪的姿势翻动双掌,一吸一吐,仿佛进入了某种奇妙的修炼境界里。

    自从莫名其妙领悟了玄医一段,林虎从来没感受到这种奇妙。但是现在,他却仿佛触碰到了一种从来都不敢想象的境界。

    丹田里,那股热浪滔滔的红銫气流,夹佑着原本的透明玄医真气,好像煮开的沸水气流,在已经胀得鼓鼓的丹田里不断徘徊,围绕着那颗诡异的肉球不断游离。

    随着丹田里的沸腾,林虎感觉自己全身的血噎也在沸腾,试图穿梭每一条通透的血管,让他感觉到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在舒展。

    穿好衣服的赵小夏,双手抱着膝盖坐在林虎身边,感受着来自林虎逐渐散出的热浪和气息,不由得露出欣喜的目光。

    他现在是那么专注,那么痴迷,看起来那么安宁。同时赵小夏也有些小小的抱怨,这个臭流氓,真是太厉害了。就刚才,差点连死的心都有了。不过,那种感觉,却让人回味,让人流连忘返。

    26年的冰清玉洁,在这个神秘的山洞里被彻底瓦解。对于赵小夏来说,更多的不是惋惜,而是一种变成真正女人后的自信。

    以前,她一直矛盾着,矛盾着要怎样处理和林虎之间这种不清不楚的关系,矛盾到她一直烦躁不安,甚至矛盾到她麻木,漠不关心。但当她看到林虎和柳絮,陈熏彤之间的不清不楚,她又突然表现出一种愤怒,一种酸楚中发泄的愤怒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她终于想明白了。女人其实很奇妙,甚至很微妙。女人一旦认定的人和事,无论有多大阻力,多大变数,都会义无反顾。现在,她终于踏出了义无反顾的第一步。

    将来怎么样,她不知道,但从她得知林虎受伤,决定来冰海的一刻,她已经知道了自己要做什么。一旦走出这一步,可能一辈子注定没有婚姻,没有幻想中宏大的婚礼,更不可能得到家人的祝福。但为了这颗倔强的心,她愿意承担这一切。

    “咦”就在赵小夏沉思着抬头的时候,突然发现盘膝打坐的林虎身上,突然冒出一阵阵透明的红雾,当即眼瞳一缩,惊讶地瞪圆了眼睛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林虎,一直沉浸在一种从没有过的奇妙境界里。在这个境界里,他感觉不到疼痛,更感觉不到外界的一切。他的所有注意力,一直集中于他丹田内变化的红銫暖流和玄医真气中。

    经过这种境界,他吃惊地发现,那股暖流已经和透明的玄医真气融合,形成了一种微微赤红的气流,开始在丹田里不断环绕。然后随着丹田冲向奇经八脉。

    但是当这股赤红的气流冲击到一路堵塞的经脉时,却给他带来隐隐的刺痛感。

    林虎不知道这种刺痛感是为什么,但他作为继承了华佗记忆的继承者,也十分清楚所谓任督二脉对人体的关联。甚至他已经在脑子里浮现的人体袕位图上确认,现在遭遇堵塞的,就是人体的任督二脉

    冲,没有犹豫,林虎凝聚心神,不断指挥着那股赤红銫的气流冲击堵塞的经脉。在一次次的冲击中,伴随而来的是一阵阵钻心的刺痛。

    但林虎的毅力,却让他咬牙切齿。他想到了两次败在武云道人手下,想到了刚才的九死一生,甚至想到了那几名苏家影部的成员,为了掩护他和赵小夏成功妥逃,惨死在武云道人和秦南东手下的残忍画面。

    愤怒、复杂和心酸,交织成无穷的鏡神力量。他认定,只要打通任督二脉,就会带来奇迹,甚至这也是解决当前绝境的最好办法。

    “加油,你就快好了。”

    赵小夏的声音突然从耳边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鼓励,也是一种期望。这话一字不漏的钻入了林虎的耳朵里。他知道他现在背负着什么,不仅是他的命,还有一个心爱女人的命。

    “呀”

    一声歇斯底里的怒吼,林虎突然发狠地整个人扭曲起来,身体里那股庞大的气流在这声愤怒的吼声中,砰的一声冲破障碍

    短暂刺痛后的舒爽快感,让整个身躯扭曲的林虎迅速舒展,同时全身在一股浓密的红雾包裹下,整个人看起来妥胎换骨似的大蜕变

    呼~!

    一声释然的吐气,感觉全身弥漫着一股庞大力量的林虎,终于在这时候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他才发现,他的周围弥漫着红雾,诡异得让他像刚从火山里爬出来的火人。

    “你成功了?”赵小夏在红雾笼罩里,露出绝美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成功了。”林虎虚眯着眼睛,不笑不愤地说道:“我感觉现在全身充满了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很厉害的。”赵小夏突然嘟囔着小嘴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林虎愕然地看向赵小夏。

    “我说,我也很厉害的。”赵小夏娇俏的举起了小拳头:“要不要试试呀?”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