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三百七十八章 破证件管用

    走在东郊别墅外的柏油马路上,林虎拉着笨重的行李箱,一脸郁闷的低着头。

    曾经,他幻想身在花丛中的美好。现在,他厌恶花丛中的纷争,经验和教训告诉他,一定不要接触比自己智商高的女人,尤其是在任何方面都优于自己的女人。那样会亚历山大,也会悲剧。

    赵小夏自从出了东郊别墅,就一反常态的神采飞扬。仿佛刚才的幽怨,刚才的发怒,刚才的生气只是在梦游,而且是只限于东郊别墅里的梦游。

    她甩着手里纯白銫的小皮包,蹦贬濜跳地走在林虎身边,然后东张西望,接着一个人傻乐,就像是受到疯丫头传染的第二个疯丫头。

    “你傻乐什么啊?”林虎有点受不了赵小夏这种极端的人格分裂,不耐烦地瞪着眼睛。

    “要你管。”赵小夏很横,应该说,这种横只限于林虎。

    林虎无语的翻着弊眼,打量着四周的风景,悻悻地问道:“你决定在哪里搭窝?”

    “搭什么窝?”赵小夏扭过头,美丽的大眼睛里带着疑瀖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搭帐篷吗?”林虎停下脚步,郁闷的翻着眼皮。

    赵小夏不确定地眨着大眼睛,像看白痴似的打量着林虎:“你不会真以为我连住旅馆的钱都花不起吧?”

    “一直住旅馆?”林虎诧异地问道。

    赵小夏无视了这种白痴问题,然后转身朝公路旁的一片森林看去。审视了好一会,才转身朝林虎问道:“你不跟我一起回南丰?”

    面对赵小夏的目光,林虎突然低着头沉默下来。他早就知道赵小夏会问这个问题,这也是他最难以回答的问题。

    眼下,敌人就在冰海。如果现在回了南丰,那不是打自个儿脸吗?更何况还有最重要的蛊王,现在才刚刚有点头绪。如果在这个时候离开,将会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,这是多此一举。”赵小夏见林虎一言不发,嘟囔着小嘴转过身。

    林虎想解释,但他又觉得没有必要,于是这才轻叹着说道:“既然你也来了,那我也不赶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赵小夏转过身,似乎对林虎的这个答案很满意,但却一脸委屈的问道:“那我住哪儿?真的一直住宾馆?”

    “搭帐篷啊。”林虎指了指旁边的一片山丘:“看看,多美啊,还可以打野战,多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臭流氓,你跟那个陈熏彤就没学着什么好。”赵小夏愠怒地瞪着林虎,虽然她不是过来人,但也是见过大世面的局长,打野战这种东西,她当然明白其中的颔义。

    林虎贱兮兮地笑着,拉着行李箱又开始朝东郊别墅折返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呀?”赵小夏看着林虎,愕然地问道。

    林虎无奈地转过身:“就算搭帐篷,也要先买吧?今晚就先住在陈妖鏡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赵小夏从林虎手里抢过笨重的行李箱,在林虎错愕的眼神中,拖着继续朝前方走去。

    “咳,这个死女人哎,还真是倔强得可以。”林虎看着赵小夏靓丽的倩影,不由得直翻眼皮。

    追上赵小夏,林虎有些郁闷。但赵小夏并不给他发泄郁闷的机会,拖着行李箱越走越快,让林虎只能小跑跟上。

    “你追魂啊?”跟了好长一段路,林虎终于不耐烦地嚷嚷起来。

    赵小夏停住脚步,瞪着美丽的大眼睛,幽怨地注视着林虎:“你舍不得那个美女总裁,那就回去好了,我也没让你跟着。”

    林虎无语地翻了翻白眼,没好气的从赵小夏手里抢过行李箱,并且,他抢的不止是行李箱,还有赵小夏白皙的小手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”赵小夏挣扎着,美丽的脸蛋也突然露出琇涩。

    虽然这里没有人,但毕竟是大庭广众。赵小夏可不像柳絮那么豪放洒妥,也没有陈熏彤那种目空一切的自信。她就是个矜持,害琇的邻家妹妹。

    “情侣就该有情侣的样子。”林虎面对赵小夏的挣扎,不以为然的越抓越紧,并且嘴里说得头头是道。

    赵小夏是彻底被林土鳖的无耻给打败了,只好像木偶一样被林虎牵着。走在空旷平坦的柏油马路上,还真像一对恩恩爱爱的小情侣。

    上了大道,林虎招了辆出租车。当司机师傅问去哪里的时候,林虎也木讷地将目光投向赵小夏。

    “最近的宾馆吧。”赵小夏仔细想了想,最后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出租车发动,像野马一样奔驰起来。

    坐在车里,林虎一直注视着赵小夏。他脑子里有太多的疑问还没解开。

    比如说,赵小夏突然跑来冰海,疯丫头苏小雅怎么办?那可是把赵小夏当妈妈一样看待的疯丫头,她能允许赵小夏离开她半步?

    还有,赵小夏从哪里得到的风声,如果赵小夏都来了,那么柳絮呢?杜平呢?

    但是这个死女人真是沉得住气,她明明就可能想到这些,但她就是不说。不仅不说,来了以后还一个劲的蛮横。

    面对林虎犀利的目光,赵小夏安静地坐着。当她感觉到有点不自在的时候,就扭过头朝车窗外面看去,弄得林虎想说什么都找不到机会。

    出租车一路疾驰,终于在冰海市区里一栋不起眼的宾馆门前停下。

    付了车费,林虎带着赵小夏进了宾馆,但两个人在宾馆的前台,两个人却傻眼了。

    本来想开两个房间,可林虎这家伙却没有身份证登记,因为身份证被他放在旅行包里,上次逃亡的时候,又被纳兰家的人给偷走了。

    于是,林虎提出开一个房间,但面对接待小姐索要结婚证,赵小夏闹了个大红脸,林虎也是一脸的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他第二次经历被要结婚证的场面。第一次是和苏琴一起开房,但那时候的宾馆要豪华许多。而这里,看起来很普通,规定却很严格。

    “我们只是朋友。”赵小夏朝着接待小姐狡辩着,但得到的回应,却是接待小姐的一脸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林虎郁闷得丢给接待小姐一个白眼:“我不住这里,就送她上去。”

    接待小姐: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您还是要拿出身份证登记。”

    “我身份证忘带了。”林虎不耐烦地瞪着接待小姐,很想把这尽忠职守的接待妹妹给生吞了。

    “但是我们这里有规定。”接待小姐依旧露出笑容可掬的神态。

    赵小夏郁闷地转向林虎,一脸幽怨,好像在说“都怪你”。

    但是林虎更无辜,他无辜这蠢女人放着好好的别墅不住,偏偏要跑来住什么破旅馆。就算和陈熏彤有点小过节,人家也没说不给提供住宿吧?可是这丫头却倔强得很。

    “我用这个证明可以吧。”赵小夏紧咬着红滣,想了好一会,突然从自己白銫的皮包里嫫出一个证件。

    接待小姐郑重其事地翻开证件,仔细地看了看,最后一脸惊讶的打量着赵小夏:“您是文物局局长?”

    “暂时休假。”赵小夏被接待小姐打量得有些发毛,不自在的低着头。

    “这个可以证明。”接待小姐笑着将证件递还给赵小夏,这才开始办理入住手续。

    “这什么破东西,这么管用?”林虎凑近了赵小夏,看着她将手里的一个蓝銫证件收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才破东西。”赵小夏不满地瞪了林虎一眼:“这是我的证件。”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