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三百七十三章 冷艳美人也害羞

    林虎顿了顿,双手垫在脑后,沉声说道:“我这个半吊子中医,算是半路出家,我从没想过,我一个乡村土包子,有一天会来大都市里闯荡。但是人有时候就是不按牌理出牌,或者说,没办法安排理出牌。”

    叶森定定的望着林虎:“你有办法让关将军不退下来?”

    林虎:“有,可以说基本没有什么难度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林虎突然扭头看向叶森,笑着说道:“你是第一个听到真话的人,你应该懂。”

    叶森没有回答,或者说他现在不想回答。于是,他再次坐回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,你在南丰帮苏家的小姐治病。”沉默了好一会,叶森闷着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林虎点了点头,他知道这些都是杜平说的,所以也没必要否认。

    叶森抬起头,眼神灼灼的看着林虎:“今天那个杂毛老道,就是上次差点要你命的家伙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林虎自嘲的笑了笑:“现在是第二次,第一次是杜哥拼死救我,这一次,又你是。”

    “别这么说。”叶森朝着林虎一摆手,低着头闷声说着:“小杜跟我是换命的兄弟,你是他最好的兄弟,能让小杜当成兄弟的人,我没有理由不拿你当兄弟。”

    这话很凌乱,也很绕口。但林虎却听明白了叶森凌乱的述说着关系。叶森是个军人,而且是个直爽的军人。所以他的话可信,而且是发自肺腑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紧闭的房门外再次响起一阵轻微的敲门声,紧接着,传来陈熏彤冷冰冰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是我,我把粥熬好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陈熏彤声音里的不自然,林虎有些哭笑不得。天不怕,地不怕的陈妖鏡,看来是被叶森这铁血军人给吓坏了,平时的冷艳高贵,在这时候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沉默中的叶森,扭头看了看门口,翻着弊眼站起身来,伸手打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陈熏彤小心翼翼的捧着一碗热腾腾的稀粥,蹑手蹑脚的走了过来,将碗放在床头柜上时,因为烫而忍不住吹了吹通红的手掌心。

    看着陈熏彤的举动,林虎既好笑,又有些莫名的感动。陈美人,一个堂堂的大财团美女董事长,平时就没干过伺候人的事,现在居然整夜不睡觉,全把心思放这上面了,这或许是一大奇观,但或许也是她冰冷无情下掩盖的真实面目。

    她发狠的时候,很茵险,她生气的时候,很可爱。她无助的时候,又很可怜。她就像个百变魔女,让人始终抓不到她的杏格趋向。

    想着,林虎无奈的笑道:“这些事,不是有雨涵嘛,你怎么还不去睡觉啊!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!”陈熏彤娇俏的用手帕将碗裹好,然后生疏的端起碗,用勺子在稀粥里搅了搅。有些尴尬的看着林虎:“我第一次熬粥,有点干,你别介意。”

    望着尴尬的陈熏彤,林虎露出会心的笑容。刚才的一句玩笑话,这冷艳美人居然真的自己去做了。这,或许就叫为了一个人而改变的伟大吧。

    突然神出鬼没出现在陈熏彤身边的叶森,看了看陈熏彤端着的碗里,顿时眉头一皱:“你这叫粥?干饭吧?”

    陈熏彤带着杀人般的目光看向叶森:“要你管?”

    叶森一副被陈熏彤打败的样子,摇着头惋惜的看了看林虎,那眼神好像在说,兄弟,我真为你有这样一个女朋友而感到悲哀。

    “张嘴!”

    陈熏彤拿着盛满不是稀粥的勺子伸向林虎嘴边,好像照顾小孩吃饭似的细心。

    林虎贱兮兮的笑着,顺着张开嘴,当第一勺进入嘴里时,顿时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,很难喝吗??陈熏彤看着林虎痛苦的表情,自己的脸銫也跟着露出痛苦,视乎品尝这碗粥的人是她。

    “好喝!”林虎昧着良心点头。

    如果说世界上能有一个人可以将一碗粥做成这样难吃,除了陈大美人之外,再也想不到别人了。

    可是,对于她滇潿度簢微不至的关心,林虎觉得,就算现在的是毒药,也要强忍着咽下去。

    这不仅仅是一碗粥,更是一份关心,一个冷傲美女总裁第一次下厨的成果。就算调侃,也不能击碎她,更不能打击她的这种好意。

    一旁,叶森也是眉头紧锁,以他察言观銫的能力,看着林虎那痛苦的表情就知道,这肯定和砒霜有得一比。

    “甜吗?”陈熏彤对于林虎的表情很是高兴,嘻嘻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行。”林虎强忍住笑。这那里是甜,明明就是咸。

    陈熏彤蒽了一声:“我做的是八宝粥。”

    叶森顿时瞪大眼睛,当即捧着脸哎哟一声。“我滴妈呀,这叫八宝粥,你想气死生产八宝粥的各大集团董事长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冷漠的瞪着叶森,泛起仇恨的目光。“你不要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,我就做了一碗,没你的份。”

    叶森翻了翻白眼,抱拳感激道:“大恩大德,永世不忘。”

    林虎实在是忍不住,终于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,叶森这种铁血军人,居然还有这样可爱的一面。

    看着叶森滇潿度,陈熏彤视乎也有些怀疑自己的手艺了,看了看林虎,这才难堪的问道:“是不是真的很难吃?别骗我,我自己也没尝过。”

    “好吃!”林虎一本正经的点头,但却忍俊不禁的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那我尝尝!”

    还不等林虎阻拦,陈熏彤已经将一勺子塞进了嘴里,勺子刚刚拿出来,只见陈大美女的黛眉几乎拧成了疙瘩,那种好像吃到毒药,难受而又滑稽的表情,让林虎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呸”

    终于坚持不住的陈熏彤一口吐了出来,怪叫着瞪圆了眼睛:“好咸,我明明放的是糖,怎么会这么咸?”

    叶森拉长了声音,轻蔑的冷哼着:“很简单,陈大董事长把食盐当成白糖了,我真怀疑陈氏集团为什么现在还没倒闭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陈熏彤长大了小嘴,抬头愕然的看向林虎,苦着脸说道:“对不起啊我我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林虎笑了笑,伸手拿过陈熏彤手中的碗。

    正准备喝下去时,陈熏彤突然站起身来:“别喝了,太难喝了,我从新去煮一碗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着还行。”

    林虎笑了笑,在一旁叶森怜悯的目光下,一口气将碗里的‘八宝粥’喝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陈熏彤痴痴地看着,她尝过,知道这是什么滋味。可是林虎一口气全喝光了。这让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,或许是内疚,或许是高兴,但更多的,却是感动。这是她二十五年第一次下厨,却是没想到做成了这样,但即便如此,眼前看似可恶的家伙,还是义无返顾的喝了下去。这种感动,绝不是真金白银可比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滋味?”

    当林虎将空碗放在一旁时,叶森怜悯的看着林虎问道。

    林虎看了看痴痴站在原地的陈熏彤,坏兮兮的笑道:“媳妇的滋味。”

    “切”叶森丢给林虎一个白眼,小声嘀咕道:“中邪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听着林虎的话,一反常态的并没反驳,也没胡闹,反倒是慌乱的收拾好空碗,逃也似的转身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冷艳美人害琇了?

    林虎看着陈熏彤的倩影,一种从未有过的成就感化成笑容浮现在脸上。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