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三百七十二章 害死他

    PS:不好意思断更了许久,实在是有些不可抗力的因素,就不做多解释了,接下来看我表现吧这书是签约买断的,大家不要担心,再也不会发生此事!

    =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一阵清脆的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陈熏彤看了一眼手机屏幕,不耐烦的按下了挂断按钮。

    “雨涵!”陈熏彤放下手里的手机,看了看站在身边的雨涵,沉声问道:“叶中校就一个人住,晚饭的事情要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雨涵欣然点头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回头叮嘱着雨涵,陈熏彤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看看有些什么,我想林虎醒来,更需要营养,如果不行,打电话让人送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!”雨涵很麻利,而且也很心领神会,她顺手捡起了一根围裙,开始寻找属于她的地方厨房。

    深夜,陈熏彤徘徊在林虎的房间门前,犹豫不定,对于里面那位凶神恶煞的叶中校,她有些忌惮,但同时又非常担心林虎的伤势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雨涵端着一碗炖好的鷄汤走了过来。这让陈大美女顿时灵机一动,急忙从雨涵的手中接过碗,轻声说道:“你去休息吧!”

    雨涵有些怀疑的看着神神叨叨的陈熏彤:“你可以照顾好?”

    “放心!”陈熏彤转身,再次来到林虎的房间门前,想起叶森那让人不寒而栗的眼神,陈熏彤再次打了个寒噤。

    迟疑的敲了敲门,陈熏彤冷淡的说道:“是我,我来给你们送吃的。”

    就在陈熏彤感觉房间内没动静,正准备侧耳去听时,紧闭的房间门被瞬间打开,顿时吓得她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门口处,叶森茵沉着脸瞪着陈熏彤,那眼神视乎在说,你这不知死活的红颜祸水,我真想杀掉你。

    面对叶森冰冷的目光,陈熏彤经不住缩了缩脖子,尽量不去看他那恐怖的眼睛。怯生生的说道:“林虎旧伤复发,需要营养。”

    “叶哥,让她进来。”

    屋内,突然传来林虎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陈熏彤心中的恐惧顿时一扫而空,如同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,绕过叶森,捧着鷄汤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?”

    来到林虎床边,陈熏彤小心翼翼的将盛满鷄汤的碗放好,搓了搓芊芊玉手,在林虎床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林虎扭头,看了看放在床头柜上香喷喷的鷄汤,抿嘴笑着看向陈熏彤。“你做的?”

    陈熏彤一愣,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摇了摇头:“不是,是雨涵。”

    林虎故作失望的撇了撇嘴。“我还以为你做的呢。”

    看着林虎的表情,陈熏彤不服气的撇了撇小嘴:“我不会做饭。”

    林虎呵呵一笑,缓缓蹭起身来,笑道:“逗你玩的。”

    “都这样了,还有心思开玩笑,来!”陈熏彤端起碗,正准备喂给林虎吃,就在这时候,身后突然出现的叶森伸手一抓,硬生生将鷄汤抢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陈熏彤生气的瞪着叶森:“这是给林虎的,你要吃自己去盛。”

    叶森毫不理会陈熏彤的话,拿起勺子在碗里搅了搅,突然眉头一皱,随即抬头看向林虎:“你小子真是命大,作为一个医生,你不会不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陈熏彤怒气冲冲的站起身来,瞪着叶森说道:“你怀疑我给他下毒吗?”

    林虎看了看叶森,苦笑着壁了摆手:“行了,不会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叶森丢给陈熏彤一个白眼,再次看向林虎:“她不知道,难道你也不知道?内伤过重,需要慢慢调养,现在就吃这种大补的东西,完全可以要了你的小命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陈熏彤愠怒的一直瞪着叶森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叶森将手中的碗往床头柜上一放,冷哼道:“你是想害死他,你们陈家纳兰家斗来斗去还不够,还要拉上我一个兄弟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。”陈熏彤脸上的怒意瞬间转换成委屈,转身看向林虎,一脸委屈的说道:“我真的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你没有。”林虎摆了摆手,呵呵笑着看向叶森:“行了,她也是一番好意,你别吓唬她。”

    “林虎,我真的不知道受了内伤的人不能马上大补。”陈熏彤一脸愧疚,撅着嘴傻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其实刚才叶森说的话,她也完全听了进去。不过这让她很震惊,既然林虎自己知道不能吃这种东西。居然每次还是硬着头皮吃了,这让她心底既愧疚,同时也很感动。她知道,林虎这是不想让她的好心白费。

    顿了顿,陈熏彤气呼呼的看向叶森:“那林虎现在应该吃些什么?我马上去买。”

    叶森:“粥,清淡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没有说话,转身看了看林虎,随即匆匆奔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望着陈熏彤的背影,林虎露出了感激的笑容。这傻丫头,现在也不是那么冷漠了,但照顾人,对于她对于一个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的美女总裁来说,这已经是破天荒了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不要参与,你就是不听。”

    叶森拉过一把椅子坐下,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林虎。

    林虎不置可否的笑了笑,:“是不得不参与,因为这件事也簢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叶森撇了撇嘴,那样子好像在说,红颜祸水,你就是英雄难过美人关。

    林虎深吸了口气,轻声问道:“有烟吗?。”

    叶森对林虎的话很是诧异,随手嫫出一包烟扔给林虎,摇着头说道:“也够难为你的,不过现在你介入了纳兰家陈家的争斗,事情就会变得更复杂。”

    林虎点燃了一根香烟,享受似的深吸了一口:“有些事情,不得不参与。”

    叶森切了一声,轻叹着问道:“你刚才说,你遭遇了一个神秘的道袍老头?”

    林虎抿着嘴摇了摇头,面銫渐渐茵霾下来,沉声说道:“我会报仇,一定会。”

    叶森凝视着林虎,轻叹着拍了拍他的肩膀。两人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,但碍于杜平这条桥梁,却逐渐开始彼此欣赏对方。尤其是叶森,对林虎非常看重。

    “叶哥。”林虎看着叶森,迟疑了一会,幽俞澗道:“这件事,别别告诉杜哥,我不想让他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叶森看着林虎的吞吞吐吐,知道他的心情。

    蹭起身,叶森望着窗外的夜空,缓缓说道:“军人,本该效命沙场,本该马革裹尸,但我们,却卷入了不该卷入的东西。有时候我甚至怀疑,我到底还是不是军人。”

    扭头看着叶森的背影,林虎从这道背影中看出了孤寂和苍凉。这是一位铁血军人,但铁血军人的背后,更重要的是一股视死如归的情谊在支撑。他们为了国家利益,出生入死,他们为了人民安全,血雨腥风。到了现在,居然还是避免不了卷入尔虞我诈的利益纠葛。

    叶森回头看了看林虎:“现在我已经不奢望什脺黟戈铁马了,如果有可能,我真想退役。”

    听完这话,林虎摇头苦笑摇了摇头:“那是军队的可惜,我知道你在纠结什么。”

    叶森挑起眼皮,有些不服气的问道:“怎脺鞑?”

    林虎仰头,望着漂亮滇濎花板,意兴阑珊的说道:“关将军要退下来了,你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叶森:“说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但如果关将军不退下来呢?”林虎笑訡訡的直视着叶森。

    叶森虚眯着眼睛,没再说话。但林虎看得出来,这个消息对于好战的叶森来说,触动很大。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