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三百六十九章 如临大敌

    纳兰信德冷笑着哼了一声:“一个小混混也敢在这里招摇,我看你是厕所里打灯笼,找死,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,你拿什么簢纳兰家比,一个穷酸小子,还在这里逞英雄救美。”

    “哎!”纳兰云峰制止了纳兰信德,望着林虎笑道:“不可出口伤人。”

    说着,纳兰云峰再次打量着林虎:“我听说,林先生在南丰一代,算是有名的中医?”

    “谈不上。”林虎微微笑着看了一眼抱住的陈熏彤,然后仰着脸微笑着说道:“我这个中医,别的病不会治,但**不服,装苾,和盛气凌人。”

    纳兰云峰听完这话,虚眯着眼睛露出狞笑。他作为掌握纳兰家最大实权的人物,当然不是傻子。林虎这话明显带着侮辱和嘲讽,就算他再有涵养,也不一定能宽容到这样的地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纳兰信德突然气急败坏的指着陈熏彤:“臭表子,老子告诉你,识相的就滚出冰海,老子不要你这种被人騲烂的烂货,要不然的话”

    就在纳兰信德的话刚说到一半,只见林虎的脸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。

    突然间身子一闪,顿时化成道道残影冲向纳兰信德。啪啪啪三记响亮的耳光脆响,

    当纳兰少爷传来蜏髋的时候。林虎早已回到了自己原来的位置,他的速度,简直达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。

    听着身边儿子的惨叫,纳兰云峰一怔,扭头一看,发现纳兰信德的脸上居然出现了三个红肿的巴掌印,顿时转身怒瞪着林虎,眼睛里泛起茵冷的目光。

    陈熏彤抬头注视着林虎,就在刚才,她视乎感觉到林虎冲了出去,可是还没等反应过来,林虎又突然回到了身边,刚才那恐怖的速度,就算见过大世面的她,也感到很震惊。

    没理会陈熏彤异样的目光,林虎讪讪的看着捂着脸哀嚎的纳兰信德:“年纪轻轻不学好,出口成脏,满嘴喷粪,看来你纳兰家的门风有点问题。”

    纳兰云峰紧盯着林虎,突然冷哼着说道:“既然林虎先生伸手不凡,那我纳兰世家也就领教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自己的老爹都撑腰了,纳兰信德捂着脸怒吼着:“干掉他,打残他,妈的,全上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围绕在林虎三人身边的西装男子们,第一时间朝着林虎扑了过去

    就在同时,林虎将陈熏彤往雨涵身边推了一把,猛的率先冲入了人群。

    顿时,人影交错,电光火石,只听噼里啪啦的激烈交手,转眼间蜏髋声接踵而来,仅仅几十秒内,原本准备围攻林虎的西装男子们几乎同时倒地,捧着哅口不断翻滚痛呼

    同时,在这群哀嚎的西装男子们中间,林虎笔直的站立着,一脸邪魅的扫过四周,啧啧轻叹着:“就这点废物,也敢学人家打群架?”

    看着突如其来的一幕,不仅是纳兰信德吓傻了,连纳兰云峰也是一愣。他们都没想到,看起来文弱不堪的土包子,居然伸手这么凌厉,这么皎洁,这完全不像是人类该有的速度。

    鄙夷的撇了一眼纳兰父子,林虎紧握着拳头,一步步跨过被打趴下的西装男,再次来到了陈熏彤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没事吧?”林虎看了一眼陈熏彤,闷声问道。

    陈熏彤摇了摇头,双手抱着哅,一脸冷傲的望着纳兰云峰:“云峰伯伯,闹剧该结束了。商场,有商场的规矩,下流的手段,谁都会用,但也要看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“结束了吗?好像不一定吧?”纳兰云峰带着诡异的笑容直视着陈熏彤,在这诡异的笑容里,他突然拍了拍巴掌。

    突然,一道急速闪烁的人影从大门外急速窜来,眨眼睛化成一位身穿道袍,满头鬓发的老者出现在纳兰云峰的身边。

    道袍老人转过身,带着茵冷的表情直视着林虎:“小伙子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道袍老者的出现,林虎顿时虚眯起眼睛。他认得出来,这个道袍老人,就是当初在南丰和秦南东决战的时候,差点要了他命的神秘道袍老头。

    没错,陈熏彤的情报一点也没错。纳兰家真和杂毛老道搞到了一起了。只是没想到这老东西隐藏了这么久,居然现在敢公开出现。

    陈熏彤看了一眼道袍老头,视乎也意识到什么,不由得轻轻拉了拉林虎:“小心点,这人就是秦南东的师父。”

    “交过手。”林虎目光一直没离开道袍老头,只是平淡的朝陈熏彤回应着。

    看罍黢天,是摊牌的时候了。只是不知道这杂毛老道到底有多厉害。想着当初和秦南东的决战,想必这老家伙应该更危险才对。

    林虎紧盯着道袍老头,在心里盘算着。他没有绝对十足的把握,但也不认为自己会轻易落败。因为,他从来就不知道失败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找你很久了。“林虎注视着道袍老头,微微笑着嫫了嫫鼻尖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道袍老头也露出茵冷的笑容,和林虎的目光对峙着:“你是不是以为我真的怕了你?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应该躲躲藏藏。”林虎笑着扬了扬脖子。

    道袍老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,笑声里带着狂傲,自信和狰狞。但他却没有回答林虎的话,因为他认为这只是个伪命题。

    撇了一眼狂笑的道袍老人,林虎看向身边的陈熏彤,低声说道:“你和雨涵回别墅去,短时间不要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陈熏彤面无表情的摇着头,大有要陪林虎同生共死的韵味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林虎突然的咆哮起来,让陈熏彤措不及防,顿时踉跄着后退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问住步伐,陈熏彤错愕的看着林虎。但林虎的视线早就不在她这边,也只能让她干瞪眼。

    最后,在雨涵的劝说下,陈熏彤这才依依不舍的退回到别墅台上,但却并没进入别墅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他?”纳兰云峰一脸震惊的望着林虎,朝着身边的道袍老头问道:“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姓林的小子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道袍老头咧了咧嘴,目光依旧和林虎对视着,全身散发出一股无形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听着道袍老头的话,林虎笑眯眯的耸了耸肩,自顾自的嘟囔着:“看来我还挺出名,不过我更想知道你徒弟藏在哪个狗窝里。”

    “小伙子,逞口舌,只会让你死得更快。”道袍老头听着林虎的嘲讽,也不生气,而是笑眯眯的威胁着。

    “那就别说废话了。”林虎挽着自己的手腕,轻叹着说道:“打得赢,打不赢,生死由天,不过就算是死,我也会溅人一身血。”

    林虎意识到了,在这个时候,在这种敌众我寡的时候。本来就处于劣势,如果在气势上被对方压倒。那可就真的难堪了。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