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三百六十八章 对峙

    面对纳兰信德的指责,林虎笑着抬手指向自己,戏疟的看着纳兰信德:“你问我?”

    陈熏彤顿时美丽的眼珠一转,突然暧昧的抓起了林虎的胳膊,扭头望向纳兰信德,傲慢的冷哼着:“我朋友,怎么了?你有意见?”

    “小子,松手。”

    纳兰信德眼见两人态度暧昧,再也装不下绅士风度了,好似热锅上的蚂蚁,在门外指手画脚的喝道:“你***找死是不是?老子的妞你也敢碰?”

    面对纳兰信德嚣张的指责,林虎置若罔闻的淡淡一笑,与陈熏彤贴得更近。

    陈熏彤虚眯着眼睛,冷厉的注视着纳兰信德:”你嘴巴放干净点,现在陈家纳兰家没有任何瓜葛。”

    纳兰信德顿时像暴怒的狮子,气急败坏的朝着身边的十几名西装男子怒吼道:“给老子把门砸开,老子要修理这小子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那群凶神恶煞的人开始一拥而上,挥动手里早已准备的家伙朝着铁门一阵猛砸。

    看着这一切,陈熏彤绝美的脸上露出更加寒冷的表情。但是她的智商警告她,在这时候不能冲动。

    纳兰家的少爷在这时候跑来闹事,想必其中一定有拥由。虽然现在事情不明朗,但这点小伎俩,还不一定能瞒得过睿智的陈熏彤。

    林虎看了看正在砸门的那群人,感觉到身边陈熏彤的异样,呵呵笑着偏头,凑近了陈熏彤美丽的脸颊问道:“生气了?让他们砸了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咬着牙,露出狐狸般的皎洁:“他们太嚣张了,公然打上门来,看起来事情有变化。”

    “冷静。”林虎握着陈熏彤的手紧了紧。

    陈熏彤带着古怪的眼神看了看林虎,突然一把抽回了挽住林虎的胳膊。

    看到陈熏彤的举动,林虎无语的翻了翻白眼。他现在终于领教了陈熏彤的待人招数。

    要你的时候,万事皆有可能。

    用你的时候,不惜一切代价。

    甩你的时候,不带任何感情。

    恨你的时候,穷尽一切手段。

    这是陈熏彤,是她,一个狡猾睿智,美艳绝倫的超级妖孽。她的存在,视乎是上帝用来嘲笑涌入的一根鞭子。这根鞭子所做的一切,只是验证正常人的智商差距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雨涵眼看情况不妙,急忙看向陈熏彤:“小姐,要不然我们报警吧?”

    陈熏彤冷着脸,头也不回的说道:“冰海是他纳兰家的地盘,就算是当地警察也拿他们没办法。更何况,我并不一定要报警。”

    林虎无奈的耸了耸肩,他虽然不明白陈熏彤的打算。但却看出了她的哅有成竹,只是门外的草包帅哥,视乎緡险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外突然传来当啷一声闷响,那群凶神恶煞的人推门涌入,以最快的速度将林虎,陈熏彤和雨涵三人围在了中间,一个个气势汹汹,好像下山猎食的猛兽。

    陈熏彤扫了一眼四周,波澜不惊的站在原地。她很清楚这是一群什么样的家伙,但现在她有资本不怕,因为她身边站着一位顶级保镖。

    纳兰信德分开人群,一脸嚣张的看着林虎:“小子,挿手陈家纳兰家的事情,看来你真不想活了?识趣的马上滚,否则老子捏死你,比捏死一个蚂蚁更容易。”

    面对纳兰信德**裸的威胁,林虎戏笑着耸了耸肩,斜眼瞄着纳兰信德:“就凭你?看你那一副傻样,活着浪费资源,死了浪费土地,识趣的最好花点钱移民火星,你出现在地球,有碍市容。”

    “你***找死”

    被林虎激怒,纳兰信德说话就要动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外围突然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信祩悺手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刚刚扬起手的司徒信德蓦然一顿,回头一看,顿时一脸震惊的惊呼起来:“爹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这时,人群再次分出一条道来,一位虎背熊腰,孔武有力的长袍老人匆匆走来。看了看一脸震惊的司徒信德,冷哼了一声,这才将目光落在一脸冷淡的陈熏彤身上。

    “陈家丫头,还认识我吗?”

    陈熏彤打量着长袍老人,不卑不吭的点了点头:“云峰伯伯。”

    纳兰云峰笑着点了点头,将目光移到陈熏彤身边的林虎身上,明亮的老眼里闪过一丝微不可擦的狡黠,但依然带着慈祥的微笑:“敢问这位先生尊姓?”

    “林虎。”面对纳兰云峰的目光,林虎平淡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同时他也打量着长袍老人,心里一直在揣测。难道这就是纳兰家的老家伙?纳兰家陈家现在可是竞争对手,在这时候突然上门,其中的猫腻,恐怕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“林虎,蒽!”纳兰云峰面带笑意,扭头看了看身边的纳兰信德:“我纳兰家陈家素罍骰好,秦家丫头,也是我们两家按照旧习,是我纳兰世家指腹为婚的媳妇,今天,她和信德都长大了,我们也是特意过来提亲的。如果林虎先生没有别的事,倒是可以到我纳兰世家杯喜酒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林虎顿时眼瞳一缩。提亲?指腹为婚?这种东西,恐怕是小说里才有的情节吧?

    但是纳兰云峰这老家伙的话却透着诡异。这话听起来既显得大度宽厚,却又在无意中想要把自己和陈熏彤的关系撇开。看来,这位纳兰家的老家伙,还真是只老狐狸。

    “云峰伯伯,我想你搞错了吧?”就在这时候,陈熏彤挿话了,但她话语里仍然带着镇定,丝毫没有因为纳兰家的无理取闹,有任何的愤怒。

    “没搞错,没搞错。”纳兰云峰哈哈笑着壁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咱们明人不说暗话。”陈熏彤直视着一脸笑意的纳兰云峰,不带任何感情的说道:“陈家纳兰家过去是世代友好,但现在这个世代友好,视乎应该加上引号。”

    纳兰云峰微微笑道:“不管怎么说,也改变不了指腹为婚的事实吧?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这件事好像早就已经解决了。”陈熏彤说着,再次一把紧抓了林虎的手腕:“更何况,我瓏男朋友年底就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林虎傻眼了,看着身边的陈熏彤,心里哭笑连天。死妖鏡,你真有办法,居然拿我当挡箭牌,这也有点太老套了吧。

    不过看现在的情况,不给她解围,视乎有点说不过去,毕竟现在是生死斗争。再说,纳兰家秦南东他们掺和在一起,视乎也是敌人。所谓敌人的朋友,就是敌人。既然早晚要兵戎相见,倒不如得罪个彻底。

    就在林虎踌躇的时候,突然感觉被陈熏彤握住的胳膊传来异样,,林虎立马回过神来,发现陈熏彤正一脸紧张的投来求助的目光。

    看着陈熏彤那无辜又委屈的眼神,林虎无奈的笑了笑,这才悻悻的揽住了陈熏彤的小蛮腰,扭身看向纳兰云峰笑了笑:“喜酒就不必了。如果可以的话,我希望你可以来喝我赚彤的喜酒。”

    听林虎的话,就连城府极深的纳兰云峰也有些沉不住气了,双眼闪过一丝寒光,紧盯着林虎,冷冰冰地说道:“林虎先生,恐怕你还不知道我纳兰家在冰海市的地位?”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