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三百六十四章 依据

    二楼的房间里,林虎陌陌的收拾着自己的东西,他很沉默,很安静。因为他不想说得太多,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。于是在一件事情发生多次以后,人会变得麻木,所以他也变得麻木。

    陈熏彤是个什么人,他不是太了解,但至少了解一些。有些时候,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,或许会犯二的拜倒在超级美人的石榴裙下,但并不代表正常男人每次都会犯二。

    “不要走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狼狈的站在门口,说她狼狈,是因为她纤细修长的脚上,只穿着一只高跟鞋,另一只,好像在慌乱中被遗弃了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她管不了这些,她现在更想做的是用根绳子套住正在收拾东西的家伙,不管是因为报复还是着急。

    一句不要走,视乎倒出了许多女孩绝望时最后的央求。如果是个冷傲美人说出来的话,更应该穿透人的灵魂,彻底扭转局面。

    但是在林虎的眼里,现在的陈熏彤不是女人,更不是美女。她只是一个处处算计,茵险狡诈的小人。

    于是他不理会陈美人绝望之后的央求,而是继续进行着自己的动作。

    陈熏彤着急了,是彻底的真急了。在央求无用的情况下,她蛮横的冲了进来,一把将林虎准备塞进旅行包里的衣服抢过来,然后愤怒的扔到了床的另一边。

    林虎看了一眼蛮横的陈熏彤,不怒不笑低头拉上了旅行包的拉链,然后在陈熏彤冷厉的目光注视下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陈熏彤咬着银牙,一脸谤冷的瞪着林虎,又蛮横的将旅行包抢过来,但这次她没得逞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要怎么样?”陈熏彤的声音里带着颤抖,诠释着她现在真的很着急。

    林虎一言不发,就这样面对着一个和他差不多高的美女,面对着面,像热恋的情侣闹着矛盾,而男人却要倔强的离开,女人在极力阻拦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你的,一定会帮你做到。”陈熏彤直视着林虎,坚毅的保证着。

    林虎昂着头,像只安静而高傲的老虎。经过多次的忽悠,他不再相信这种保证,或者说,他不再相信陈熏彤的保证。

    陈熏彤:“你知道,今天你说出来的话,会直接影响你,还有我陈家,给一个将军希望很容易,但也有巨大的风险。”

    林虎依然不理不睬的昂着头,想个倔强的大男孩。他不再想听这种恩威并用的废话,他现在只想离开这里,离得远远的,然后用自己的实力解决自己的问题。

    于是,他不在僵持,果决的绕过陈熏彤,提着旅行包走向门口。

    陈熏彤转过身,悲愤的看着林虎,就在林虎快要走到门口的一刻,她突然咬着牙一把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从背后死死抱住林虎的腰,陈熏彤像个撒泼的女朋友,着急的咆哮着:“你不能走,你不要走,你要是走了,陈家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还是想着你的陈家。”林虎被陈熏彤死死的抱着,但却失望的露出了惨笑。

    “不是想着,这是一份责任。”陈熏彤抱住林虎,打死不肯松手,视乎感觉这样不具备说服力,于是再次补充着:“这算我求你,我这辈子从来没求过人,现在我求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求人,早就被你恶毒的利用给出卖得一钱不值。”林虎挣扎着想要挣开陈熏彤,但却感觉陈熏彤像是在拼命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知道错了,但是这次你真的不能走。”陈熏彤的声音里带着哭腔,她确实着急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刚才她还认为有把握留住林虎,那么现在她绝望的发现,她想滇潾天真。但她不能放弃,因为现在只有这个家伙是陈家不至于败北的希望。

    林虎仰头长叹了一口气,他发现,在这个时候仍然狠不下心。就算对陈熏彤已经失望透顶。但是在她拼命的紧抱下,仍然无法利用一个男人该有的力量挣开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,我不是完全骗你,你的对手真在冰海,真在纳兰家,我可以给你证据,但具体在什么位置,我不知道,这是实话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在加码,一直在加码,目的就是为了挽留林虎。就算在这种紧要的关头,她心里发急,也并没有影响她极具策略的头脑和思维。她仍然像抖包袱似的加码。

    “证据”林虎冷冷的笑了笑,伸手扣开陈熏彤的手指,这才一脸冷淡的转过身。面对眼前这张冷艳绝美的脸颊,他心里更多的不是愤怒,而是无奈。

    “我找,我这就给你。”陈熏彤面对林虎冷漠的目光,突然着急的开始手足无措,直到东张西望很久以后,这才从墙角拉出笨重的黑銫皮箱。

    那是她从南丰带来的行李,很笨重,以至于让她一个柔弱的女孩,几乎要拼尽全力才能提起来。

    林虎看着慌乱而吃力的陈熏彤,一种男人对美女的正常怜悯,驱使着他放下了手里的旅行包,再一次燃起希望的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陈熏彤楚楚可怜的眼神中,林虎从她手里抢过笨重的皮箱,放在床上,然后打开。

    陈熏彤视乎也没有犹豫,配合着急忙开始在皮箱里翻找起来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陈熏彤才从被翻得凌乱的皮箱里拿出一个紫蓝銫文件夹,火急火燎的翻开,仔细看了看,从里面拿出几张相片递给林虎。

    “这是真的,我没骗你。”现在的陈熏彤,完全没有了冷漠和高傲,取而代之的是着急和发慌。

    林虎看着手里的相片,看着相片里几个熟悉的身影,脸銫唰的一下茵沉下来。

    没错,照片里,是秦南东和那个身穿道袍的杂毛老道,他们一起进入一个古朴的大殿。从表情上看,秦南东的伤势好像已经痊愈,而那个道袍老者,却看不清面貌。

    第二张相片,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帅气男子,迎接秦南东和杂毛老道的情形,看起来双方好像很熟悉。

    “这人是谁?”拿着相片,林虎沉着脸靠近陈熏彤。

    “纳兰信德。”陈熏彤认真的说着:“他是纳兰家最年轻的主事人。”

    “主事人?”林虎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陈熏彤补充着:“就是全权负责纳兰家对外贸易的总负责人。”

    林虎点了点头,再次掀开第三章相片,这是秦南东和杂毛老道走出那个古朴大殿的相片场景。

    再到第四章的时候,相片里出现了一位神秘的黑衣人,面对的正是秦南东,但从相片上仔细看,这位黑衣人是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这是”林虎虚眯着眼睛,再次凑近了陈熏彤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。”陈熏彤摇了摇头:“没有确信的资料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些?”林虎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陈熏彤木讷的看了一眼林虎,有些畏惧的嗯了一声:“就这些。”

    林虎看着手里那张有黑衣女人出现的相片,虚眯着眼睛沉默着。他有种很不好的预感,这个蒙面的黑衣女人,很有可能就是所谓的苗疆蛊王彩霞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女人把自己伪装得太好,让人根本看不出来真正的面目,所以也紧紧只是猜测。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