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三百四十九章 最好的中医

    “不是新型药品,是新型化灼兎。”陈熏彤抿着红滣,抬头看向关海,认真的说道:“关伯伯,这次我们研发出来的东西,一定不会让您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失不失望的问题,而是军部那群家伙看不看得上眼的问题。”关海说着,轻叹着站了起来,悠悠点燃了一根香烟,慢慢的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您的难处,但是我们陈家这次真的有竞争实力。”陈熏彤紧盯着关海魁梧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应该知道,再过几个月,我就该退下来了。”关海转过身,一脸凝重的说道:“军部已经有命令下来,接手我的人选已经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任雪龙?”陈熏彤震惊的注视着关海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关海严肃的点着头,缓缓说道:“你也清楚,现在纳兰家是你们最主要的竞争对手,他们提供的东西,军部非常满意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们的东西也很好。”陈熏彤说着,急忙从自己的皮包里拿出一个造型别致的玻璃瓶。

    林虎看到这个玻璃瓶,不由得皱了皱眉头:“这就是雨露爽肤膏?”

    “你研制的,你不知道?”陈熏彤没好气的反问。

    林虎无奈的撇了撇嘴:“谁让你们这么花里胡哨的瓶子装?”

    陈熏彤:“”

    关海笑着伸手接过别致可爱的玻璃瓶,仔细看了看,笑着说道:“很好嘛,我想那群喜欢蹦贬濜跳的文工团丫头一定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。”陈熏彤不满的瞪着林虎。

    林虎很无奈,转身看向关海说道:“其实中草药的化灼兎,用什么瓶子装并没多大讲究,讲究的是其中的功效。”

    “噢,说说看。”关海听了林虎的话,顿时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陈熏彤也瞪着水汪汪的眼睛转向林虎,聪明的她非常清楚,这个喜欢卖关子的可恶家伙,终于要揭开谜底了。

    林虎面对一老一少的目不斜视,不自然的低下头:“雨露爽肤膏,原材料是一种来自大山里的动物,纯天然,没有任何附加元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动物。”关海十分有兴趣的做回椅子上,目光却是一直盯着林虎。

    “清蠕虫。”林虎谈论起自己擅长的领域,认真取代了刚才的局促和孟浪:“这种东西,在神州西南部的山区里,就算它不添加任何东西,用来食用,也可以美容养颜。”

    “真有这么神奇?”关海露出怀疑的神情。

    林虎看了一眼关海,转身朝着陈熏彤使了个眼銫。

    陈熏彤心领神会,再次从黑銫皮包里拿出一个盒子,打开以后递给关海。

    关海看着盒子里蠕动的青銫蠕虫,一双铜铃般的眼睛顿时虚咪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关海的神情,林虎自信满满的笑着:“关关伯伯如果不信,可以现在尝一尝。”

    他始终认为,改口叫一个掌握数十万军队的超级大人物叫伯伯,心里始终有种攀龙附凤的谄媚嫌疑。更何况跟着陈熏彤叫一样的长辈名字,这也容易让人产生联想。

    关海不确定的注视着盒子里的清蠕虫,对于林虎的话,像是听进去了,又像直接无视了。

    陈熏彤却是恶恨恨的瞪着林虎:“你出的什么馊主意,要是关伯伯有个三长两短,十个你也不够赔。”

    林虎反瞪着陈熏彤,心里骂了一句白痴女人,然后继续将目光落在关海的身上。

    关海视乎被盒子里的清蠕虫吸引了,过了好一会,才若有所思的问道:“这种东西,还有其他功效吗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林虎很肯定的点了点头:“比如快速止血,止痛化瘀,只要配方得当,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。”

    听到林虎的话,陈熏彤瞪圆了美眸,关海也朝着林虎露出了垂涎吃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没撒谎。”林虎耸着肩继续强调着。

    关海沉思的望着林虎,过了好一会,突然伸手抓起一根清蠕虫,张口放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在关海面无表情的咀嚼中,陈熏彤露出看怪物的眼神,一张绝美冷艳的小脸上充满了难受,一种恶心的感觉让她忍不住想吐。

    但是林虎却稀松平常的看着,视乎对于关海这一大胆的举动十分欣赏。作为一个将军,一个掌握几十万军队的超级大人物,享受着锦衣玉食,却能在为了验证真伪的情况下,以身实验,这恐怕不是一般的官员可以做到的。

    “感觉不错。”关海鼓着眼睛吞下清蠕虫,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赞赏的神情。

    陈熏彤咋舌的望着关海,视乎还没从刚才那恶心的一幕中解妥出来,依旧花容失銫的捂着小嘴,只是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已经一眨一眨,显然也很佩服关老将军的意志力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骗人。”林虎笑着直视关海。不可否认,关海刚才的举动,已经让林虎不在局促,并且拉进了两人的关系,即便他是一个手握重兵的军方霸主。

    关海撤出一张手绢擦了擦嘴,笑着说道:“如果这种东西真有那么神奇,我只想问,你有没有办法研制出特效药?”

    “什么特效药?”林虎微笑着抿了抿嘴滣:“如果是像雪莲媷噎那种底端的东西,我想我没有兴趣。”

    关海脸上的笑容渐渐浓烈,但只是微笑着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陈熏彤偏着小脑袋,古怪的注视着林虎。她是个聪明聪明的女孩,她当然明白林虎这话中的一语双关。既打击了纳兰家引以为自豪的雪莲媷噎,又清晰回答了关海的问题,并且还彰显了自己的桀骜和自信。

    怎么平时就没看出来,这个傻啦吧唧的家伙,可恶的好战分子,好銫分子,居然也有聪明的时候呢?

    陈熏彤心里突然升起一丝异样,这种异样让她百感交集。既兴奋,又忧虑。兴奋的是这可恶的家伙,没准真有可能帮助陈家拿下军方订单,彻底打垮纳兰家。忧虑的是,这可恶的家伙,如果真有这种本事,他还会和陈家继续合作吗?要知道,他身边可是还有个柳絮。清蠕虫的养殖,一直掌握在柳絮的手中。

    关海笑着盖上手里的清蠕虫盒子,小心翼翼的放到一旁,再次深吸一口香烟,意兴阑珊的笑道:“这话可不是随便乱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从不随便乱说话。”林虎依旧自信满满的笑着。

    关海抖了抖手里的烟灰,翘起二郎腿看向陈熏彤:“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他。”陈熏彤果断的回答,并且带着复杂的眼神看了看林虎。

    关海抿着嘴沉思着,像个老谋深算的智者。或许,他不会怀疑一个年轻人的自信,但他却怀疑一个年轻人的能力。毕竟军方的要求很苛刻,就连陈家纳兰家这种制药大亨都束手无策,只能退而求其次,更何况是一个毛头小子。

    “关伯伯,你脚上有风浉。”就在关海思索的时候,林虎突然似笑非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关海有些愣神,带着灼灼的眼神看向林虎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面对关海犀利的目光,林虎这次没有回避,而是依旧笑容可掬的说道:“我说您老人家有风浉,不仅有风浉,还有眼疾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见得?”关海也笑了,笑得是那么茵险,像只狡猾的狐狸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是中医。”林虎意兴阑珊的对上关海犀利的目光,加重语气说道:“是最好的中医。”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