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三百四十八章 中将是多大的官?

    林虎抱着得理饶人滇潿度松开少尉,笑着朝他点了点头:“少尉大哥这是故意让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别损我,就算我打不过你,我可以拔枪。”少尉不爽的冷哼着,或者说感觉有点丢脸,所以他对林虎的客气,毫不客气的用威胁回绝。

    林虎也不介意,只是笑着耸了耸肩。当他看陈熏彤的时候,发现这妖鏡正用古怪的眼神对上了。那眼神像在看怪物,又像在看外星人,反正不是看一个正常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撇了撇嘴,林虎放弃这种隔空似的无聊煽情,闷着头来到叶森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不错,小子。”叶森满意的拍了拍林虎的肩膀,这才笑訡訡的看向一脸死灰的少尉:“野猪,你的担保应该兑现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可能的话。”少尉站在旁边,依旧拉着驴脸,但语气里却透着欣赏。

    “今年多大了?”叶森从新打量着林虎。

    林虎知道他要说什么,于是答非所问的贱笑起来:“现在可以领我们去见你们的大官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官?”叶森噎住了,木讷的转身求助陈熏彤。

    陈熏彤像看土鳖似的撇了林虎一眼,平淡的说道:“我们和关伯伯约好了。”

    叶森恍然大悟,这才笑着拉起了林虎。

    就在几个人转身的时候,发现迷彩军帐门口,站着一位身穿军官服装,大约五十多岁的老人。头戴一顶大盖帽,看起来鏡神抖擞,孔武有力。

    林虎的目光却落在了军官老人肩头的臂章上,哪是带花的两颗星。于是他浅啊的军事知识,又让他迷茫了。

    陈熏彤看到老人,很恭敬的走了过去:“关伯伯,好久不见你老人家了。”

    趁着这个空挡,林虎暗自的拉了拉叶森,压低声音问道:“哎,叶哥,这是个什么官啊?多大的级别?我怎么看不懂?”

    叶森听到这话,像看白痴似的看着林虎,见林虎真没有戏弄的意思,这才苦笑着说道:“军区司令员,中将。”

    “中将?中将是个什么官?”林虎像个不耻下问的宝宝,继续追问着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白痴得不能再白痴的问题,作为中校的叶森同志感到很凌乱,也很无语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一个威严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中将就是为人民服务的老兵,中将是一种荣誉,和官不官没有直接联系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林虎错愕的朝着军官老人看去,见他正一脸笑意的看向这边,突然有些局促的往叶森身后挪了挪。

    这军官老人的目光好犀利,比叶森的还要犀利。视乎是经历过腥风血雨的沙场老将,看人的目光里都透着一股威严,让人根本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看着有些刻意躲避的林虎,军官老人和蔼的哈哈笑了笑:“小伙子,你很好,很有一股子英气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看着林虎丢人的做派,一个劲的直翻白眼,但她却有些忍俊不禁,因为林土鳖现在面对军官老人的眼神,很像做贼心虚的小偷。

    你不是天不怕,地不怕吗?你不是还想着要揍人家少尉一顿吗?现在人家老大不过是看你一眼,你躲什么?心虚什么?瞧你这点出息。

    陈熏彤在心里乐开了花,她也很乐意见到林土鳖真正吃瘪,所以她没有打圆场。

    叶森笑着将林虎拉到身边,拍着他的后背以示鼓励:“别这样,老将军是很和蔼的人。”

    林虎郁闷的咧咧嘴,小声嘀咕着不知道在说什么,但却没正面回应军官老人的话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应该不是随意带个小伙子来吧?”军官老人笑着看了林虎一眼,转向陈熏彤询问着。

    陈熏彤有些不自然的低着头:“是,他是我们特聘滇澵殊化灼兎研究人。”

    “噢?”军官老人很诧异的再次看了林虎一眼,脸上的笑容更浓了几分:“年纪轻轻,居然有这样的成就。”

    “关伯伯,我们能找个地方说话吗?”陈熏彤视乎也不敢直视军官老人,视乎直视是对老人的一种不敬。

    “好,进来吧。“军官老人转过身,刚要进入军帐,突然回头朝林虎笑了笑:”小伙子,你也来。”

    林虎愣住了,瞪着溜圆的眼睛不知所措。这个大官为什么老关注我?你和陈熏彤谈事情,你们谈呗,就你那气场,谁敢跟你正面说话?

    就在林虎打算死皮赖脸的拒绝时,叶森却毫不仗义的推了一把,硬生生推了林虎一个踉跄。

    回头不爽的瞪了叶森一眼,林虎在叶森无言的笑声中,这才垂头丧气的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军帐很大,但似乎像个作战室,里面除了各种电子仪器,还有各种鏡密的高端军用产品,军用地图,军用沙盘,军用系统,一切军用的东西,让这里显得很复杂,但却不凌乱。

    说这里是个作战室,但里面却没有多余的军人,但这里的确是个作战室。

    “坐。”军官老人拉过一把便携式椅子坐下,悠悠的抽出了一根香烟。

    林虎看了一眼陈熏彤,见她也没有平时的冷傲和放肆,也很局促的拉过椅子坐下。这才郁闷的四处找坐的地方。

    当他发现这里已经没有了同样的便携式椅子,于是他只能郁闷的傻站着。

    面对一个大官,对于一个从乡村里走出来的土包子,这是一件非常局促和尴尬的事情。正像林虎,虽然在大城市已经生活得够久,见过的大场面却不多。所以,他依然保持着村里人那份淳朴,善良。虽然有时候也嚣张,但那是看对什么人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怎么不坐?”军官老人又注意到了林虎。

    林虎低着头,撇着嘴闷声说道:“没事,站着一样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很无奈的看了一眼林虎,悠然起身,从不远处拖过一把木椅子来到林虎身边。

    撇了一眼像傻子似的林虎,没好气的说道:“瞧你这点出息,平时不是挺能耐嘛。”

    面对陈妖鏡的数落,林虎咧着嘴,用小声嘀咕的方式回击着,却闷着头坐在了木椅子上。

    没错,他现在像个傻子,那是因为他局促。局促的原因,是因为他到现在没弄明白,中将到底是个多大的官,还有军区司令,到底相当于多大的官。要是太大,他可不想得罪。毕竟这一次关系到陈家的生死存亡。既然陈熏彤这么信任,把这事儿搞砸了可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不要拘束,这里緡们三个人。”军官老人视乎看出了林虎的心思,笑着辈慰道。

    林虎这才挑起眼皮,偷偷的瞄了一眼军官老人,有些不自然的问道:“那你是多大的官?”

    军官老人:“”

    陈熏彤恶狠狠的瞪着林虎:“多大的官怎么了嘛,冰海军区司令员,掌握着神州南部数省的几十万军队,你说多大的官?”

    “啊?”林虎当即瞪圆了眼睛,像看怪物似的看着军官老人。

    军官老人笑着壁了摆手:“诶,别这么说,小伙子很淳朴,我喜欢。”

    说着,军官老人笑着看向林虎:“我叫关海,你和彤丫头一样,叫我一声关伯伯,应该不委屈你吧?”

    听完军官老人的话,林虎这才局促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了,谈正事吧。”关海收敛笑容,将目光落在陈熏彤的身上:“丫头,我听说你们研制出一种新型药品?”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