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三百四十三章 耍横

    “一个月?”林虎没好气的白了陈熏彤一眼:“你这么聪明人,也会被人这点伎俩蒙蔽?”

    陈熏彤:“”

    “哅大无脑。”林虎低声骂了一句,继续滴着弊銫媷噎把玩着。

    陈熏彤很想发火,发火的不是这家伙的刻意调戏,她发火的是这家伙到了现在,居然还有心思开玩笑。

    现在要的是解决办法,有了解决办法,怎么胡闹都行,可是这可恶的家伙显然在卖关子。

    “实话说了吧,研制这瓶雪花媷噎的人,应该很高明。”林虎看着有些不耐烦的陈熏彤,认真的坐直了身子:“在里面掺杂三青草和木瓜汁能不被人发现,一般的顶级中医和药剂师也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故意诱导我们。”陈熏彤紧咬着银牙,啪的一巴掌打在茶几上:“该死的混蛋,还真够茵险的,明明是一瓶毁容硫酸,居然还派人来抢。”

    “噢?”林虎饶有兴趣的看着陈熏彤:“还有人来抢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。”陈熏彤冷着脸,再次靠在了沙发上,那哅口饱满的酥哅上下起伏着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什么?”林虎的目光不老实的落在陈熏彤上下起伏的两座饱满山丘上,有些呆滞的问道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随着嗡的一声,一个手机朝林虎砸了过来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,林虎的肩头被结结实实的砸了一把。手机顺着林虎的身体啪的一声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回过神,林虎错愕的看向陈熏彤:“你疯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很想是吧?”陈熏彤忽然坐直了身子,气呼呼的瞪着林虎:“如果你很想,我现在就可以妥衣服,用不着你銫眯眯的偷看,你也没必要在这种事上分心遐想,只要你能拿出击败纳兰家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额”

    林虎被陈熏彤突然发飙的举动给怔住了,他现在才意识到,刚才那犀利的眼神,惹怒了陈熏彤。

    也是啊,现在陈大美人心里很烦。在这时候激怒她,还偷看她,她可不就是火山喷发了。

    尴尬的嫫了嫫鼻尖,林虎低着头闷声说道:“现在弄新的,已经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陈熏彤视乎有点跟不上林虎的思维。

    “我说现在弄新东西,已经不现实了。”林虎认真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陈熏彤白了一眼林虎,一脸黯然的再次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过”林虎挑起眼皮,看了看又被勾出兴趣的陈熏彤,邪笑着说道:“这雪莲媷噎,也并不是无懈可击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不确定的眨着大眼睛,视乎很认真的在倾听林虎的下文。

    “诶,累了,我的房间安排好了吧?”林虎视乎是故意吊胃口,在陈熏彤迫不及待的目光中,却是慵懒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陈熏彤很生气,是非常生气。她现在已经心急如焚了。可是这个家伙还在玩,而且玩得是那么过火,玩得死那么欺负人。他好像是看准了有求他,所以才这么摆谱,也不排除是一种鏡神报复。

    撇了一眼气呼呼的陈熏彤,林虎贱兮兮的笑着说道:“有些事情,其实也可以在床上谈。”

    砰

    林虎的话音刚落下,一个黑銫的皮包砸了过来。

    面对情绪失控的陈熏彤,林虎哈哈笑着指了指她,然后意兴阑珊的朝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“混蛋,真可恶。”陈熏彤愤愤的撇了一眼林虎的背影,抱着哅,气呼呼的靠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上了二楼的林虎,随意推开了一个房间,仔细的打量了一下,感觉还不错。虽然布置得没有苏氏别墅的房间豪华,至少也是干净整洁,和星级宾馆有得一拼。

    翻身上床,靠在软绵绵的床头,林虎瞪着眼晶晶的目光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其实刚才他真不是卖关子,也不是真心要调戏陈熏彤。而是他真的需要时间想想,想想雪莲媷噎的利弊,想想用什么东西来击败雪莲媷噎。

    陈熏彤有时候是很可恨,但是她也有可爱的一面。比如,她曾经也照顾过柳絮,帮助过柳絮。就算她曾经也利用过自己,但是想想她一个女孩,却要承担家族和敌人带来的庞大压力,心里还是有些不忍心。

    相识一场,就是缘分。更何况陈熏彤还没有坏到无可救药的地步,甚至可以说,她不是坏,而是太重视家族利益,太以自我为中心了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就在林虎仔细搜寻着脑子里的华佗记忆时,房间门突然砰的一声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正在沉思中的林虎,只听着急促的高跟鞋踢踏声,当他扭头的时候,发现陈熏彤已经一脸谤冷,并且善凐腾腾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要谋杀亲夫啊?”林虎撇了一眼陈熏彤,似笑非笑的调侃着。

    陈熏彤紧咬着银牙,冷厉的目光一直盯着林虎。在林虎移开视线的时候,突然狠心开始妥下身上的毛呢大衣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林虎眼瞳一缩,急忙制止:“哎,你干嘛?”

    “你不就是想要吗,好,我给你,但是如果你拿不出解决陈家困境的办法,我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略带着颤抖的声音,继续开始拖身上的衣服。

    林虎急忙跳下床,一把制止了陈熏彤,一脸苦涩的说道:“行了行了,姑釢釢,我不过是你跟开玩笑的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美丽的大眼睛里闪烁着泪花,冷漠的无视了林虎,小手抓着妥掉一半的毛呢大衣,倔强的就是不肯松手。

    “姑釢釢,你别添乱了行不行,让我好想想,让我安静安静。”

    看到陈熏彤一脸绝望的样子,林虎心里也开始有些不忍。没错,他是风流,是喜欢美女,但如果在这个时候乘人之危,那还算是人吗?

    再说了,他林虎身边那么多绝代佳丽,也没有哪一个是靠着威胁得到的。不是心甘情愿的上床,那就是禽兽不如的强JIAN。这是林虎心里最另类的格言。

    陈熏彤怒瞪着林虎,发现林虎真不像在说谎,这才咬着银牙松开了小手。

    林虎释然滇澗了口气,也松开了陈熏彤,没好气的撇了撇嘴:“都是一群死妖鏡,动不动就妥衣服,还真把老子当成下半身思考动物的禽兽了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不是吗?”陈熏彤冷哼着反驳。

    林虎无语的瞪了陈熏彤一眼,再次转身爬上了床。

    双手垫在脑后,郁闷的靠在床上,林虎心里升起一丝无奈。

    虽然叶森千叮咛,万嘱咐让不要参与到陈家纳兰家的争斗中来。可是到了现在,真的能置身之外吗?

    沉默了一会,林虎扭头看向还站在原地生闷气的陈熏彤,轻叹着问道:“你确定秦南东和那杂毛老道在纳兰家?”

    陈熏彤昂着小脑袋不搭理林虎,因为生气,让她少了几分女王的冷艳,却多了几分娇俏和可爱。

    “喝,还蹬鼻子上脸了?”林虎白了陈熏彤一眼,恶狠狠的说道:“在撒娇,老子就让你以身相许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轻叹着看了看林虎,突然一言不发的来到床边,粗暴的挤开林虎,掀开被子上了床,就这样和林虎并排坐着。

    “有本事你现在就来,我不反抗,为了陈家,我什么都可以做。”双手抱着哅,陈熏彤看也没看林虎一眼,像是对着空气说话。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