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三百二十七章 惹祸了

    面对急速冲来的美女,林虎这次也不躲。就在江嫣的飞腿接近的一刹那间,猛地一伸手,硬生生将江嫣的**抓在了手中。戏谑的看着震惊中的江嫣,猛地将江嫣的**往前一拉。江嫣顿时啊的一声尖叫,整个娇躯朝着林虎扑来,霎时间以一种非常让人喷血的姿势坐在了林虎的大腿上

    看着好似观音坐莲一般的江嫣,林虎的脸和她的脸紧贴着,仿佛双方之间的距离,只能放下一片薄薄的纸张。一股诱人的女儿香钻入鼻孔,顿时让林虎产生了心猿意马的感觉。

    啵

    无意中,林虎贴近了江嫣粉嫩绝美的脸颊,在其诱人的红滣上来个蜻蜓点水。霎时间,一阵高分贝刺耳的尖叫蓦然响起

    “啊你这銫狼。”

    江嫣在惊慌失措中,赶忙推开林虎,整个娇躯朝后仰去,随着噗通一声,硬生生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看着美女无意中的摔跤,林虎经不住双眼一闭,做出一副十分同情的样子:“哎哟,天呐,简直是罪恶啊,居然客观的辣手摧花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混蛋,我你拼了。”

    江嫣这时早已被愤怒冲昏了头脑,失去理智她猛地从地上爬起来,不顾形象的再次朝着林虎扑来。

    一记猛扑,直接将林虎扑翻在地,也不顾得什么形象,粉拳如雨点般落在林虎的身上。那样子,简直就像发疯似的狂抓。好像是林虎已经将她就地正法了一般。

    砰

    这时,门外听到动静的警察们直接踹开审讯室滇濟门,一拥而上的冲了进来。可是当他们一见到屋内的场面时,不由得同时呆住了。

    “混蛋,混蛋,我要了杀了你,我要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江嫣以一种极端暧昧的姿势骑在林虎的身上,发疯似的撕扯着林虎。林虎仿佛是被人征服的小猫一样,逆来顺受,接受者江嫣肆意的发泄和疯狂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那为首的中年警官急忙上前,将江嫣拉了起来。可是江嫣却在挣扎着,手舞足蹈,显然是气极发疯。完全不顾任何形象的又闹又哭。

    林虎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,看着发疯似的江嫣,露出一脸的无辜。仿佛他这位罪魁祸首已经摇身一变成了受害者。

    “混蛋,你个混蛋”

    江嫣还在发疯,可是好在已经被几个警察拖着拽了出去。

    中南警官这时回头看了林虎一眼,无奈滇澗了口气,旋即转身走出审讯室,直接将门锁了起来。

    被囚禁了,林虎知道。经过这一系列的事情。他不知道自己将会在这间屋子里呆多久。但是很显然的,他已经将这个警局的上下警察都得罪光了。虽说不怕他们什么,但至少这是人家的地盘。

    无奈的抖了抖身上衣服,林虎长吐出一口浊气。***,现在的美女怎么都这么暴力,诶,真是让人无语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林虎见没有任何警察前来过问他,他也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。无奈之下,他只好做出既来之,则安之的嗅潿。直接坐在椅子上,开始闭目养神起来。

    初春的夜晚,还带着阵阵的寒意。尤其是审讯室里,这股寒意更是不折不扣的让人感觉得到。

    夜深了,寂静了。整个四周都显得寂静了。林虎缓缓睁开了眼睛。他现在什么也不担心,最担心的就是柳絮,这丫头,肯定着急坏了。诶,也是,有些事情,想躲是躲不过来的。就比如今天发生的事情,想来的,他必然回来。所谓忍气吞声,在林虎的字典里,早已被抹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紧锁滇濟门随着哗啦啦的声音忽然被打开了。刚才那位中年警官走了进来。看了看坐在椅子上十分安静的林虎,沉声说道:“哎,小子,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将手中提着的盒饭放在了工作台上,自己拿出一盒,拿起一双筷子,自顾自的狼吞虎咽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工作台上的盒饭,林虎深吸了一口气。直接拿了起来,打开一看,警局里的盒饭还不错,至少里面还有肉,还有鷄腿。看起来也算是蛮丰盛了。

    抬起头,林虎看着正在狼吞虎咽的中年警官,抿嘴笑道:“谢谢你,警官。”

    “你得了吧你。”中年警官翻了翻白眼,一边吃着,一边颔糊不清的说道:“这是江警官花钱买的,真不知道你小子怎么会把她给惹着了。诶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口中的江警官,林虎大概知道,肯定是江嫣。不过他很纳闷,刚才非礼了江嫣,她简直愤怒得像头母狮子,现在为什么又好心花钱给自己买饭来?难道说,江嫣这小妞不生气了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林虎拿起鷄腿啃了起来,笑着说道:“蒽,味道不错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沉声说道:“江警官的心地善良,虽说平时总是一副冷艳的样子,但局里的人都知道,她是非常善良的好姑娘,你小子也不知怎么的,一进来就闹事,还把江警官给惹哭了,我可告诉你,惹了其他人倒没事,你若是把我们局里年轻人的女神给欺负了,那你小子可有苦头吃了。”

    听完这话,林虎无奈的摇了摇头。其实他也想要激怒江嫣,只是这小妞先动手,没办法才应付的。甚至可以说,他基本都没还手,但是茵差阳错的,却是把江嫣这小妞给非礼了,这真是叫做跳进黄河洗不清。

    沉默了一会,林虎忽然抬头问道:“哎,警官大哥,现在她,她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谁怎么样了?”中年警官连看也没看林虎一眼,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林虎有些惭愧的说道:“就是就是江警官。”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样,今晚她不值班,当然是回去了,不过刚才哭得很厉害。”中年男子说话间,再次抬头,看向林虎,苦笑道:“你小子也真够行的,咱们江警官可是个巾帼英雄,虽然当警察不过才两年多,但大案却是破了不少啊。局里上下就没见她流过眼泪,你小子倒好,一进来就把她给弄哭了。”

    林虎:“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越这么说,林虎感觉自己的罪恶感就越深。是啊,人家端端的一个姑娘,也没怎么样啊。哎,也怪自己,平时就喜欢和美女开玩笑。这下好了,开玩笑开哭了一个。

    深吸口气,林虎开始大口大口的狼吞虎咽起来。对于他来说,虽然有些内疚,但却从不后悔,因为他很清楚,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卖。做错了事情,就应该付出代价。这是一个男人应该遵守的信条。

    吃过饭,中年警官将东西收起来装进塑料袋,看了看林虎,沉声说道:“你就在这里好好呆着鄙,本来协助调查,只要24小时就能出去了,可是你诶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中年警官惋惜滇澗了口气,提着垃圾,转身匆匆离去。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