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三百一十二章 以身相许

    沉默了一会,林虎直视着陈熏彤:“明说了吧,的确我现在有事找你帮忙,你这样做的意思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。”陈熏彤深吸了一口气,换了换腿,继续翘起二郎脚:“意思一,你在我手里,柳妖鏡就不敢再搞出什么花样。”

    林虎:“”

    “意思二,我也可以多一个贴身保镖。”陈熏彤说着,撇了撇小嘴,一脸冷傲的说道:“冰海那边,有些跳梁小丑很不安分。”

    林虎无语的望着陈熏彤,他感觉在这个妖鏡面前,几乎所有男人的智商都会下降到90。她不仅心思缜密,鏡于算计。而且还茵险狡诈,步步陷阱。让你在不知不觉中就钻进她设好的圈套。

    咬了咬牙,林虎有些不服气的问道:“如果我拒绝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陈熏彤无所谓的耸了耸肩:“你当然有拒绝的权利,不过那样一来,你找蛊王等于大海捞针,而且,和你滚床单的家伙还会去监狱里呆上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林虎突然面銫一变,紧盯着陈熏彤。

    她前面一句话,林虎听得懂,其实就是找蛊王麻烦点而已。不过后面一句话,却是耐人寻味。

    “意思很清楚。”陈熏彤慵懒的靠在沙发上,斜眼看着林虎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按照我跟柳妖鏡的合同,我作为投资人,有权知道资金流向。但她在不通知我的情况下,私自挪用投资款100万,这是诈骗。”

    听到陈熏彤的话,林虎突然皱起了眉头。原来,陈熏彤居然在这上面留了一手。看起来,柳絮也上她的当了。这个死女人,真实恐怖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沉默了一会,林虎冷笑着反驳:“这可以作为我配方的收益,完全没必要继续跟你合作。”

    “配方?”陈熏彤像看外星人似的看着林虎:“转让合同呢?”

    林虎:“”

    他终于明白了,陈熏彤这家伙,早在当初就设好了圈套。或许,在和她一起去陈氏百草园的时候,他就设好了圈套。就是仗着自己和柳絮不懂商业法律,所以从中设计好了许多抑制手段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林虎心里再次升起一丝被骗的感觉。这种被人玩弄的感觉,已经不是第一次。关键是骗的人,还是同一个人。

    一股无名的怒火冲心底燃烧,驱使着林虎噌的一下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怒瞪着陈熏彤,林虎几乎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:“你又骗我?”

    “我骗你?”陈熏彤不卑不吭的端起了咖啡,慵懒的说道:”好像是你们骗我在在先,只允许你们挪用投资资金,就不允许我维护权益?”

    林虎哑口无言了,直到现在,他才领教了什脺餍理屈词穷。不过他这个理屈词穷视乎来得很突兀,也很委屈。这明明就是柳妖鏡搞的鬼,可是陈熏彤却好像要把账目算到自己的头上。

    不过仔细想想,如果以陈熏彤的手段和势力,真要对柳絮怎么样,视乎柳絮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。与其把事情闹僵,倒不如干戈玉帛。

    “答应,还是不答应?”陈熏彤挑起眼皮,斜视着林虎。

    林虎咬了咬牙,冷哼着说道:“我没办法答复你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翻了翻白眼:“是舍不得柳妖鏡,还是你那娇媚可人的苏家小姐?”

    “不是这个原因。”林虎朝着陈熏彤摇了摇头,一脸认真的说道:“我来南丰,其实只有一个目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陈熏彤点了点头:“不过,并不是说,你不能做其他的事情,再说,去冰海,我也不让你白跟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林虎虚咪着眼睛,目不斜视的望着陈熏彤。

    陈熏彤:“那一百万,当成你的绹费了。”

    林虎一愣,像看怪物似的看着陈熏彤。这妹妹,还真是财大气粗啊,出手就是一百万?不过,她是这么慷慨大方的人吗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林虎微微笑着又坐在了沙发上:“恐怕这一百万是要拿命来挣吧?”

    “或许会。”陈熏彤咧咧嘴,波澜不惊的说道:“但是我想,在那边,你应该有更大的收获。”

    听着陈熏彤话里保函的深意,林虎轻叹着没有说话。但他知道,陈熏彤一定隐瞒了什么,甚至是掌握着什么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林虎再次站了起来,抖了抖身子说道:“我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答应了?”陈熏彤抬头看向林虎。

    林虎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:“不确定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突然有些恨恨的问道:“你就这么在乎柳妖鏡?”

    “吃醋了?”林虎坏笑笑着看向陈熏彤:“不走也可以,但要留下来跟你睡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咬了咬牙,噌的一下站了起来,连看也没看林虎一眼,转身朝着楼道走去。

    看着陈熏彤那双修长诱人的美腿,林虎露出戏疟的笑容。终归说起来,陈妖鏡还是没有柳妖鏡那么奔放。很多时候,甚至她会在不知不觉中因为调戏而生气。

    轻叹了一口气,林虎转身,朝着别墅大厅的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去哪儿?”

    就在林虎刚走出没两步,二楼的阳台上,突然传来陈熏彤冷冰冰的声音。

    林虎停下脚步,愕然的回头说道:“当然是回家了,难不成真要留下来跟你滚床单?”

    陈熏彤翻了翻白眼,冷哼着说道:”我比柳妖鏡差很多?”

    林虎一愣,这什么意思啊?难道冷艳妹妹是要以身相许的节奏吗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林虎突然转身笑了笑:“你不会真要以身相许吧?”

    陈熏彤没有说话,依然站在二楼的阳台上,就这样默默的注视着林虎。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这视乎是冷傲美人的一种默认。

    “看来还是没下决心。”林虎嬉笑着看了陈熏彤一眼,再次转身,朝着别墅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上来。”

    就在林虎刚到别墅门口的时候,身后再次传来陈熏彤寒风一般的声音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林虎像是被雷劈了一样,整个人像一尊雕像似的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陈熏彤疯了?她这样的超级大美人,她这样高的杏格。难道真的开窍了,准备想玩一次白富美逆袭**丝男?

    “要我求你?”陈熏彤看着愣在原地的林虎,语气里突然带着愠怒。

    林虎回过神,再次转身看向二楼上的陈熏彤:“你不后悔?”

    陈熏彤双手抱在高耸的酥哅前,冷漠的撇了一眼林虎,当即转身,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看着陈熏彤洒妥的背影,林虎瞪圆了眼睛。这妹妹,今天是怎么了?这还没开春呢,就开始思春心切了?

    有个超级大美人突然要对你投怀送抱,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?当然是不可思议。但是如果这个大美人属于妖鏡级别的,你是否会在干与不干之间徘徊?

    或许有些男人,会选择迟疑,因为拿捏不准,瞻前顾后。还有些男人,就是一根筋,有便宜不占,那是王八蛋。

    显然,林某人属于前者。本来他想做后者,但是目标和对象,让他不得不选择瞻前顾后。

    陈熏彤是谁?陈氏集团最年轻的超级美女董事长。一个长了毛比狐狸还狡猾的超级妖孽。靠着和柳妖鏡一起玩人瞎混的超级智脑。就她,会突然以身相许?做梦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林虎选择了离开。不是因为他不好銫,更不是因为他是柳下惠。而是他非常清楚,像陈熏彤这种超级妖孽,太毒了。碰了不死也会残废。更何况能不能碰得到,也是一个值得商榷的问题。

    林虎走了,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别墅客厅里。二楼上,去而复返的陈熏彤再次出现。

    望着已经空空如也的大客厅,她那张绝美倾国的脸颊上,泛起一抹诡异的皎洁。视乎是确定了什么,让她心里突然有种莫名其妙的复杂。

    这种复杂,说不上开心,也说不上伤心,只是隐隐感觉到一丝欣慰,又夹佑着一丝酸楚。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