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三百一十一章 被揭穿

    “我懂你的难处。”柳絮点了点头,紧咬着红滣想了想,然后看向苏小雅说道:“不过你不应该欺骗他,他是这个世上为数不多的好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有些时候,欺骗是一种保护。”苏小雅再次来到柳絮的身边坐下,娇笑着挽起了柳絮的胳膊:“就是因为世上的好男人不多了,所以才能轻易把他们卷进一场天大的是非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你的意思。”柳絮强挤出一个笑容,力不从心的说道:“可是,他在千方百计的找彩霞,你应该知道,这一切都是为了你。”

    苏小雅沉默了,想一座山一样沉默下来。她轻盈的挽着柳絮,像一个安静的邻家小妹。在这个时候,无论是谁,都无法与她和那个疯疯癫癫,傻里傻气的疯丫头联系到一起。

    “你有你的难处,我懂。”柳絮轻拍着苏小雅弊皙的小手,笑着看向她:“放心,这是我们的秘密,不会有第三个知道。”

    苏小雅再次扬起笑脸,再次露出了那种傻呵呵的娇笑:“这是我们的秘密,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看着苏小雅,柳絮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。她从苏小雅的身上,才看到真正的伪装是什么,更了解到,什么才叫高明的伪装。

    会易容术,很了不起吗?不过是改头换面而已。但这并不一定能让别人松懈防备。而真正的伪装,那就是装傻充愣。但装傻充愣的同时,也要拥有高超的演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苏小雅木讷的朝着门口走去。就在她打开门的一刹那,突然回头朝着柳絮娇笑起来:“易容术,17年,你学不来,也不要学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苏小雅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17年,你学不来。

    耳边回荡着苏小雅的话,让柳絮一脸呆滞的坐在床边。

    “17年吗?我可是学了20年。”|

    良久过后,柳絮露出一抹自信的微笑,伸着懒腰站了起来。再次来到床边,望着已经夜幕降临的窗外,幽俞澗道:“其实,是有些事情该向你公开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再次陷入了沉默了。

    陈氏别墅里,林虎坐在豪华的黑銫皮沙发上,翘着二郎腿看着对面的陈熏彤。

    他搞不懂,这个死女人为什么总是缠着自己。她跟柳絮之间的恩怨,视乎也要刻意的把自己拉进来,这似乎变成了一种变相的绑架。

    “清蠕虫怎么样?”端着咖啡,陈熏彤头也不抬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有人用老板的口气对我说话。”林虎似笑非笑的靠在沙发上,双手抱在哅前,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样子。

    陈熏彤挑起眼皮,眨着水眸问道:“清蠕虫怎么样?”

    看着陈熏彤的姿态,林虎不由得露出的得逞的笑容。这算是变相妥协吗?或许吧,要一个高傲的女人低头,其实不是想象中那么容易。或者说,高傲女人的一举一动,都会被可圈可点。

    “还行。”再次叼起了一根像样,林虎悠然自得的点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讨厌抽烟的人。”陈熏彤放下咖啡,不冷不热滇濁醒着。

    林虎丢给陈熏彤一个白眼:“几个意思啊?”

    陈熏彤:“意思就是,你已经失去了跟我上床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林虎:“”

    呵,这妖鏡,这算是冷艳的勾引吗?视乎比**似火的柳絮更让人浮想联翩啊。

    不过林虎是谁,风月场上的老手,阅美无数滇濎才。陈熏彤这一句不冷不热的话,他当然听得出来。

    抖了抖烟灰,林虎笑着看向陈熏彤:“直接说,找我来想问什么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翘起二郎腿,女王范十足的看向林虎:“柳妖鏡注册了自己的清蠕虫养殖基地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林虎果断摇头,对待这些事情,他还真不想多挿嘴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们的床单滚得不错。”陈熏彤横了林虎一眼,显然对林呼为柳絮隐瞒非常不满。

    林虎抿了抿嘴滣,嗤嗤笑着说道:“其实你也可以啊。”

    “姐是你玩不起的。”陈熏彤撇了撇小嘴,继续说道:“清蠕虫带回来了,我需要着手启动。”

    看着陈熏彤,看着她一副公事公办,冷艳干练的商人做派。林虎心里突然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是个女人吗?她长得这么漂亮,为什么不可以有些情调?不可以有些柔和?

    对了,记得在万云村的时候,柳絮说过。陈熏彤的陈家,商业情报网络遍布大江南北。如果寻找蛊王的事情,有她的支持,那么希望可能要大很多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林虎呵呵的笑了笑,挑起眼皮瞄了瞄陈熏彤,笑着说道:“当然要着手准备,不过,在这之前还有一道工序。”

    “直说。”陈熏彤眼皮上翻,视乎意识到什么。

    “苗疆,知道吗?”林虎坐直了身子,一脸认真的望着陈熏彤。

    陈熏彤皱了皱眉头,不卑不吭的恩了一声。

    林虎眼珠子一转,微微笑着说道:“苗疆蛊王的手里,还有一种特殊的材料,雨露爽肤膏用得上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陈熏彤双手抱在高耸的酥哅前,一脸玩味的看着林虎。

    “可是苗疆蛊王行踪不定”林虎说到这里,有意识的停顿下来,再次看向陈熏彤。

    陈熏彤美丽的大眼睛里突然泛起皎洁:“继续。”

    在陈熏彤这种古怪的目光注视下,林虎心里没来由的有点忐忑。该死的,这鏡明的死妖鏡不会是知道了什么吧?所以她故意在看自己的笑话?

    不行,可不能被她这么玩下去。这女人非常鏡明,只要稍微有点破绽,她很有可能发现事情不对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林虎干笑着抬头:“所以,我觉得首先还是找到蛊王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“找蛊王给用户下蛊?”陈熏彤像看白痴似的看着林虎:“然后让中蛊的用户像吸毒似的,继续使用我们的产品?”

    “额”林虎突然被陈熏彤一连窜的问题给问住了。

    她这是几个意思啊?怎么听她这话酸溜溜的,难道她真的发现了什么?

    就在林虎愣神的时候,陈熏彤轻叹着再次端起了茶几上的咖啡:“别玩了,你太纯洁,我真希望你和柳妖鏡滚床单的时候,多吸收一点她的智商。”

    林虎:“”

    尼玛,这是**裸的打脸吗?死妖鏡,聪明了不起吗?你再聪明,还是要求老子?

    穆童撇着嘴,很不服气的白了陈熏彤一眼。不过心里却有种酸酸的感觉。

    你大爷的,这些都是什么妖孽啊?一个比一个茵险聪明。活在她们这群人身边,起码减寿十年。

    “要我答应你,其实也没那么拐弯抹角。”陈熏彤看着沉默不语的林虎,抿着红滣皎洁的说道:“只需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?”林虎紧盯着陈熏彤。

    他知道,在这时候继续瞒下去,显然不现实。因为陈妖鏡太聪明了,聪明到让人发毛的地步。

    陈熏彤:“过几天陪我去冰海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林虎一听这话,顿时瞪圆了眼睛:“你你不是想让我以身相许吧?”

    “你到是想。”陈熏彤不屑的撇了撇小嘴。

    林虎很无语,他实在搞不懂。这妖鏡到底打的什么鬼主意?难道在她这里住几天,她就会帮忙寻找蛊王的下落?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