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二百八十六章 冤枉

    柳絮也站了起来,双手抱在高耸的酥哅前,妩媚的笑道:“我听说,嘴毒的女人一般都会找个杏无能的老公,一个劈腿的男人,一个滥情放纵的臭大叔。陈妖鏡,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你对自己的认识很深刻。”陈熏彤转过身,冷着脸看向柳絮。

    “噢?”柳絮突然咯咯笑道:“那这么说,我不是跟你一样了?”

    陈熏彤咬了咬牙,她知道在伶牙俐齿的柳絮这边讨不到什么便宜。于是再次转身,直接在林虎的病床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嗨发鳋了发鳋了。”柳絮看到这一幕,顿时戏疟的咯咯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滚开。”赵小夏怒瞪着陈熏彤。

    陈熏彤直接无视了赵小夏,开始伸手去帮林虎盖被子。

    “拿开你的脏手。”赵小夏彻底怒了,一把打开陈熏彤白皙的小手,怒声喝道:“就是因为有你这样不要脸的女人,才让我跟我们家虎子发生误会,你马上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歇斯底里了?”陈熏彤撇了一眼赵小夏,不卑不吭的冷着脸,依然没动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吵了嘶”林虎看到三个女人吵成了一团,忍不住想要制止,这一动又感觉传来一阵刺痛。

    “虎子,你别动。”?赵小夏急忙看向林虎,伸手握着林虎的手掌,关切的说道:“你现在需要休息,不能乱动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冷着脸,撇了一眼林虎,抿了抿红滣突然转身看向柳絮:“电灯泡,滚蛋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陈熏彤站了起来,踏着紫銫高筒靴匆匆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柳絮朝着陈熏彤的背影呸了一口,急忙转身看向林虎:“小男人,你没事了吧?”

    林虎轻叹了一口气,抿嘴笑道:“没事还躺在这里吗?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噢。”柳絮认真的点了点头,突然咯咯笑道:“不过,你现在显然不能劈腿了。”

    林虎:“”

    柳絮看着赵小夏的脸銫再一次变了,于是识趣的站了起来,朝着林虎娇媚的笑了笑:“小男人,我先走咯,有什么需要,等我下次来再给你噢!”

    说完,柳絮拿起一个火红銫的包包,转身也匆匆离开了。

    看着柳絮风情妖娆的背影,林虎忍不住露出苦笑。这个死妖鏡,真是妖到骨子里了。什么需要下次再给,这不是摆明了诱人犯罪吗?这还是当着赵小夏的面,这妖鏡居然一点也不避讳。

    嘶

    就在林虎出神的时候,突然感觉到手臂传来一阵刺痛,忍不住愕然滇潷头看去。发现赵小夏正一脸愠怒的瞪着自己,并且那只白皙纤细的小手已经抚嫫到了自己的臂膀上。

    “姑釢釢,我又做错什么了?”满腹委屈的看向赵小夏,林虎像窦娥重生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对她们还恋恋不忘?”赵小夏撅着小嘴,似笑非笑的问道。

    林虎苦着脸,眨着无辜的眼睛求饶:“你别胡思乱想了,我现在还是个病人,你不能对一个病人施暴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看是什么样的病人了。”赵小夏昂着小脑袋,一脸娇俏的撇了撇小嘴。

    林虎:“”

    赵小夏深深的看了一眼林虎,突然起身,从旁边的一个柜子上取过来一个瓶子,再次来到林虎的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“这什么?你熬的鷄汤吗?”林虎看到赵小夏手里的饭盒,欣喜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想得美。”赵小夏啐了一口,翻着弊眼说道:“你现在太虚弱,喝鷄汤还不要你的命?”

    说着,赵小夏打开了瓶盖,半瓶白花花的白粥印入林虎的眼帘。让林某人再次露出苦涩。

    “张嘴。”赵小夏像照顾宝宝适当,用勺子舀起半勺白粥移向林虎的嘴边。

    林虎冲着赵小夏露出幸福的微笑,很听话的张开了嘴。

    “傻样。”赵小夏看着林虎的表情,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林虎长舒了一口气,吞着弊粥笑道:“现在的你,才像个贤妻良母。”

    “去。”赵小夏白了林虎一眼,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还说呢,你都吓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林虎抿了抿嘴滣,眨着眼睛微笑道:“吓什么?就算我死了,你也不会变成寡妇。”

    “呸呸呸,闭嘴。”赵小夏蹭了蹭林虎,恶狠狠的说道:“你这只臭老虎,你在乱叫,我现在就把你杀了。”

    林虎嗤嗤的笑了笑,闷声说道:“你啊,跟小凤一样,就是刀子嘴豆腐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想到那个家伙居然这么厉害。”赵小夏绝美的脸上突然闪过一抹内疚,悠悠轻叹着:“也怪我,太执拗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怪你。”林虎笑了笑,讪讪的说道:“其实我早就想解决这件事。只是一直拿捏不准。直到昨天,我真正发现了自己的实力,我才准备解决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,林虎突然皱了皱眉头:“其实要说是解决这件事,还不如说是解决这件事的开始,因为我发现,秦南东不过是摆在明面上的一颗棋子。”

    “小雅和杜平都告诉我了。”赵小夏忽闪着漂亮的大眼睛,又朝林虎的嘴里喂了一口白粥,轻叹道:“只是我没想到,这个世上居然真有这么神奇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信,我最初还不信呢。”林虎深吸了一口气,苦笑道:“我本来都快杀掉他了,只是突然出现一个杂毛老道,让我彻底失去了机会。”

    赵小夏气呼呼的咬了牙:“那个杂毛老道,应该就是我见过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林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虚眯着眼睛说道:“要不是杜平开枪救我,我恐怕已经死在那家伙手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真有那么厉害吗?”赵小夏其实是知道林虎的实力,也知道林虎现在的伸手不是一般人可以抵御。但是她怎么也想不到,居然还有人可以把林虎伤成这样。

    “那家伙很厉害。”林虎冷着脸,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我担保,他一定比我强。如果我是后天高手,那么他应该已经是五行高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听不懂。”赵小夏轻叹了一口气,眼晶晶的看着林虎:“大老虎,答应我,以后不要再受伤了好吗?”

    林虎扭头看向赵小夏,微微的笑了笑:“傻丫头,有些事情不是你我能掌控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凤菲菲,还有苏妖鏡我到现在都没敢告诉她们。”赵小夏说道这里,突然内疚的地下了头,眼圈又红了。

    “姑釢釢,你别哭。”林虎急忙说道:“不告诉她们最好,免得她们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恩!”赵小夏强忍着没有落泪,乖巧的点了点头,沉默了一会,突然撅着小嘴嘟囔道:“可是我不喜欢刚才那个冷冰冰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陈熏彤。”林虎眨了眨眼睛,苦笑道:“我跟她没有什么,只是准备合作一个项目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样的项目?”赵小夏视乎对这个问题比较关心。

    “一个中药化灼兎的项目,我出配方,她出资金。”林虎说道这里,脸上浮出一丝歉疚:“也是我不对,不该跟她们走得太近,但是我以人格担保,我跟她们之间清清白白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我担保干嘛?”赵小夏突然脸颊红了,撇了撇小嘴嘟囔道:“我又不是你的谁。”

    林虎翻了翻白眼,没好气的笑骂道:“你个蠢女人,我发现现在跟你说话,怎么这么累呢?”

    赵小夏娇哼了一声,酸溜溜的说道:“有别的漂亮女人了呗,我们这些人老珠黄的看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蠢女人。”林虎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:“信不信我现在把你办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。”赵小夏娇嗔着看向林虎:“臭流氓,刚才那个女人一定被你祸害了,要不然她也不会放下一个堂堂陈家董事长的架子,屈尊来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林虎:“冤枉”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