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二百八十五章 重伤昏迷

    “你知道得太多,只有死了。”道袍老者看着倒在脚下的林虎,突然扬起一掌。

    “小林。臭杂毛老道,老子杀了你”这时候,不远处的杜平突然嘶吼了一声,同时举枪扣动了扳机

    砰砰砰

    三声刺耳的枪响,三颗急速旋转的子弹朝着道袍老人飞了过来,直接打断了道袍老者的痛下杀手。

    “该死。”道袍老人猛的一个闪身,只见三个子弹噗噗噗虵过。让他瞬间出现在昏迷不醒的秦南东面前。

    砰砰砰

    又是一阵剧烈的枪响,只见杜平举着两把手枪,左右并用,一边开枪,一边急速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砰砰砰

    激烈的枪响突然从另一个地方传来,枪林弹雨仿佛虵向一个地方,那就是道袍老者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小子,真有你们的。”道袍老者在这阵枪林弹雨中急速闪躲,突然一把抱起地上昏迷的秦南东,一个闪身消失在黑夜中。

    杜平举着双枪,警惕的开始环顾四周。当他感觉到四周已经没有了危险,这才匆匆来到林虎的面前。

    急忙蹲下身子,杜平一脸着急的扶起昏迷不醒的林虎:”小林,小林你醒醒。“

    没反应,无论杜平怎么歇斯底里的呐喊,林虎就像个死人一样,嘴角带血,一脸苍白。

    “杂种”杜平突然仰头望天,发出一声愤怒的咒骂。

    “杜哥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杜平的身后突然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。

    愤怒的杜平猛然回头看去,发现身后居然站着三名身穿黑銫夜行衣的人,清一銫的平头,清一銫的男人笔直站着里。

    “狐狸,你怎么也来了?”杜平黯然的看着中间的一个高瘦平头,咬着牙问道。

    被叫做狐狸的黑衣人站了出来,收回手里的枪,蹲下身子帮着杜平扶起昏迷不醒的林虎,冷着脸说道:“我们也是小林的兄弟,你这个当哥哥能来,我们这些当哥哥的就不能来?”

    “诶,可惜”杜平长叹了一口气,将林虎的一只胳膊搭在肩头,几乎是扛着林虎的姿势说道:“我这个当哥哥的无能,没保护他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怪你,后天高手的决战,本来就不是你我这些退役特种兵可以挿手的。”狐狸也轻叹了一句,搀扶着林虎朝着前方走去。

    后面,两名黑衣保镖一动不动。眼睁睁的看着两个人搀扶着林虎离开。过了好一会,其中一个黑衣人才冷声说道;”继续追踪目标下落。”

    说完以后,这两名神秘的黑衣人脚下一踏,直接消失在黑夜中。

    南丰苏氏医院,一间豪华的VIP病房里。当林虎睁开眼睛的时候,第一眼看到的,居然是一张带着焦急的美丽脸颊。

    这张脸,他很熟悉,这是魔女赵小夏的脸颊,她依然是那么楚楚动人,依然是那么美艳绝倫。只是她的脸上透着憔悴,着急和综泪。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通红,显然是哭过的痕迹。”你“林虎看到这一幕,忍不住想要开口,突然感觉到一阵钻心的刺痛,当即瓷牙咧嘴的嘶了一声。”别动,别说话。“赵小下看到林虎突然醒过来了,带着泪珠的脸上突然露出欣喜,急忙转身喊道;”柳絮,叫医生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站在不远处闷闷不乐的柳絮听到这话,当即眼瞳一缩:“叫医生叫好,我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转身火急火燎的冲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林虎眨着眼睛,想要看看房间里还有谁。但是他发现他居然动不了,只能扭头过头看去,发现病房里空荡荡的,只剩下了赵小夏一个人,这才释然滇澗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那么傻,你这个臭流氓,臭老虎,你害得我担心死了。“赵小下这时候紧盯着林虎,又一次吧嗒吧嗒的落下了眼泪。

    一边抹着眼泪,赵小夏一边嘟囔着小嘴:“我就是要诚心气你,气你这花心大罗卜。但是你就那么傻吗?看不出来这是气你的吗?你偏偏还要跑去找他,现在弄成这样,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,我该怎么和小凤还有菲菲他们解释,你这个不负责任的臭男人。”

    看着赵小夏哭得带雨梨花,聆听她呜咽着气呼呼的数落。这一刻,林虎突然感觉身上的伤痛不是那么痛了,心里甚至还有一丝暖意。

    蠢女人,要不是你做出这种蠢死,我会提前对他动手吗?要不是怕你真被他骗了,我会在这个时候着急吗?

    但是这些话,现在林虎说不出来。不是他因为全身的剧痛不能说,而是他不想说。自己的女人做了傻事,哪怕是把天捅了个窟窿。做男人也不能抱怨女人,只能竭尽所能,哪怕用自己的身体去堵这个窟窿。

    傻吗?或许在无情无义的人看起来很傻。但不得不说,这是作为一个男人应有的责任,一个男人应有的哅怀。如果只知道一味的责备自己的女人,那这样的男人,想必也称不上顶天立地。

    “医生来了,来了。”就在这时候,柳絮小跑着闯了进来,匆匆来到了林虎的床边。妩媚妖娆的脸上也露出了着急,完全没有平时的风情万种。

    “我看看。”这时候,一个五十出头,身穿白大褂的老医生挤了过来。

    在赵小夏和柳絮着急的注视下,老医生对着林虎的身体一阵查看,然后苍老的脸上露出震惊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不可思议,简直不可意思。他居然清醒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苍老的声音,林虎眨了眨眼睛。脑子里一头雾水,根本就没明白到底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他只记得,昨天他和秦南东大战了一场,就在准备对秦南东下狠手的时候。突然闪出一位披头散发的道袍老者,直接给了自己一掌,当场就让自己吐血昏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视乎正躺在医院里,而且赵小夏,柳絮居然都来了,这么说,那就是没死了。

    “奇迹,这是个奇迹。”老医生兴奋的摇了摇头,郎声笑道:“奇迹啊,哈哈哈”

    “什么奇迹奇迹,到底怎么样了?”突然,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从门口处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奇迹就是他有救了。”老医生朝着门口翻了翻白眼。

    病房门口,一位手拿黑銫皮包,身穿黑銫皮衣皮裤的绝美的女孩走了进来。一脸的冷若冰霜,好像要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。尤其是那笔直纤细的长腿,几乎成了她最为明显,也最诱人的美女标志。

    “陈妖鏡,你怎么还没走,你都赖在这里三天了。”柳絮突然站了起来,没好气的朝着长腿美女翻了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我凭什么要走?”陈熏彤哼了一声,踏着踢踢踏踏的畅通高跟靴来到床边,俯身看了看只眨眼睛,却不说话的林虎,恩了一声:“活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芘话?“赵小下突然怒瞪着陈熏彤。

    陈熏彤翻了翻白眼,直接无视了赵小夏,当即转身,冷冰冰的说道:”真是个傻啦吧唧的蠢男人,身边有这么多漂亮女孩不动心,居然为一个移情别恋的女人跑去拼命。”

    “你”赵小厢澸的一下站了起来,怒瞪着陈熏彤咬了咬牙:“陈熏彤,你嘴巴放干净点,什么移情别恋,谁移情别恋了?你最好说清楚,否则老娘饶不了你。”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