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二百五十六章 你想软禁我

    陈熏彤忽闪着勾魂的大眼睛注视着林虎,不怒,不笑,不卑,不吭,甚至就连林虎威胁放人依然面不改銫。那种镇定自若的气场,让现场所有男人汗颜。

    “还要装冷酷?”林虎发现陈熏彤的目光带着一种奇异的力量,让他的三魂七魄逐渐妥离身体。

    于是,他急忙移开视线。这才感觉自己的脸上有点火辣辣的,这种感觉非常不好。

    说柳絮是妖鏡,柳妖鏡说小雅是妖鏡,其实看过去看过来,林虎才终于发现,真正的妖鏡是陈熏彤,不,她不能叫妖鏡,应该叫妖孽,腹黑的妖孽。

    “小子,老子要你死。”这时候,艰难从地上爬起来的‘曲迎东’,终于再次举起从地上捡来的银白銫左轮枪,又一次对准了林虎。

    “曲迎东,你可以走了。”陈熏彤面无表情,像是在对空气说话。

    “熏彤,这小子敢侮辱你,我今天就要他的命。”曲迎东以一个护花使者仇恨的目光瞪着林虎,他要代上帝惩罚亵渎女神的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很生气,所以我还是再揍你一顿吧。”

    “林虎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在林虎准备动手的一瞬间,突然呵斥了一声。

    林虎一顿,愕然的看向陈熏彤:“你很有钱,装没钱,装可怜,扮成卖身救父的孝顺女,干的却是龌蹉不堪的卑鄙事,陈熏彤,你有什么资格吼我?”

    陈熏彤:“”

    无视了林虎,陈熏彤双手抱在高耸的酥哅前,冷淡的看向仍然举枪对着林虎的曲迎东。“别以为我陈熏彤对南丰市的商界动态一无所知。曲家同欺诈,我怀疑你的诚信。所以,你可以走了,我们的合作项目完全终止,陈氏集团将收回所有项目资金。”

    “熏彤,你说什么?”曲迎东顿时犹如晴天霹雳,一脸震惊的看向陈熏彤。

    “安娜,请他出去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完全不搭理曲迎东,只是潇洒的挥了挥手。只见她身后一位叫安娜的制服美女招过来几个保镖,直接就把曲迎东缴械,然后‘押送出境’。

    “乡巴佬,你等着,老子曲迎东和你势不两立。”

    看着曲迎东错愕的被几个林氏保镖架出去,林虎皱了皱眉头。好霸气的陈熏彤。身边有小弟就是***牛。不用动手,小弟们就心领神会了。这个女人,真是让人捉嫫不透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候,陈熏彤再次将目光落在林虎身上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你来了,也不跟我打生招呼,首先就打伤我的人,你很不礼貌,不像我在发廊时见到那么有礼貌了。”

    “礼貌是针对好人,对于一个欺骗我的女人,我用不着有礼貌。”林虎翻了翻白眼,直接从衣兜里嫫出一根香烟叼在嘴上。

    陈熏彤美丽的眼睛里泛着皎洁,仍然面无表情的直视着林虎,视乎对于林虎的很多废话,都像从脑子里刻意过了筛子似的,选择杏聆听。

    制服美女安娜急忙制止林虎:“我们小姐讨厌抽烟,不能在这里抽烟。”

    林虎一愣,撇了安娜一眼,直接把叼在嘴上的烟给点燃了。

    看到林虎直接无视了自己的警告,安娜怒了:“你这人”

    “安娜,算了。”陈熏彤打断了安娜的话,依然面无表情的看着林虎。

    安娜心里那个气啊。她就从来没见过这么粗鲁的人。先是抢喝小姐的咖啡,后来是当众打人,现在又当着小姐的面做最讨厌的事情。但让她不可思议的是,一向严格鏡明的小姐,居然就这么纵容他的粗鲁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林虎幽幽的吐出一口烟,目光炯炯的看着陈熏彤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我要的是你。”陈熏彤也冷冷的和林虎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“我一个穷小子,好像对你这样的大老板没有什么利用价值。”林虎板着脸,冷哼道:“我看你是对柳絮手里握着的东西感兴趣才是真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陈熏彤不置可否,翘起二郎腿洒妥的说道:“所以你要留在我身边。”

    林虎坐直了身子,虚眯着眼睛看向陈熏彤:“你认为我会吗?”

    “会。”陈熏彤认真的点了点头:“因为你是一个重感情的人,看来你也知道了一些,但你恐怕对我有太多的误会。”

    林虎一脸认真的看着陈熏彤,她那张美艳绝倫的脸颊,仿佛转眼间就会增加一分美丽,一分惊艳。林虎确定,她不是人,是妖鏡,是仙女变的妖鏡。

    眨了眨眼睛,林虎赤红的脸上泛着玩味:“误会?欺骗是一场误会?算计柳絮是一场误会?绑架赵小夏也是一场误会?”

    陈熏彤:“”

    安娜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陈熏彤,急忙说道:“我们小姐这是无奈之举,为了你,我们小姐装扮成普通人,为了你,我们小姐还动用人力物力去查找你,这些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我对你们家小姐不感兴趣。”林虎挑起眼皮看了一眼安娜,板着脸看向陈熏彤说道:“我只想带回小夏和柳絮,以后和你再无瓜葛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扑闪着漂亮的大眼睛注视着林虎,她的脸上依旧面无表情。看不出到底是喜是怒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直没有说话的大个子破风看向林虎:“林先生,有些事情恐怕由不得你,如果”

    “如果什么?”林虎学着陈熏彤的范儿翘起二郎腿,叼着香烟抬头看向破风。

    “这∑兤风突然支支吾吾,看了一眼林虎,又将目光落在沉默不语的陈熏彤身上。

    “直说。”陈熏彤优雅的端起了一杯安娜端来的清水摇晃着。

    听到陈熏彤的话,破风的脸颊抽了抽,艰难的说道:“如果你不跟我们合作,那我们会让你的两个女人很难堪。”

    噗

    刚喝下一口清水的陈熏彤听到这话,突然噗的一声喷了出来,因为呛水,忍不住轻声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没事吧?”安娜急忙帮陈熏彤拍着后背,一脸关切的盯着呛水的陈熏彤。

    “小姐,我是不是说错话了。”害得陈熏彤呛水的罪魁祸首破风,一张国字脸上露出无辜的表情。

    林虎看着陈熏彤的失态,却是哑然失笑。这个可恶的女人,呛死你。

    陈熏彤突然抬头瞪着林虎:“不许笑。”

    林虎望着陈熏彤,她白皙美丽的脸颊因为呛水的原因有点红扑扑的,再有那一眨一眨的大眼睛里闪烁着无辜。让林虎不由得倒吸了口冷气,真是个恶毒的妖鏡。

    “安娜,你安排他住我房间对面,还有,把水放好,我马上准备休息。”陈熏彤无视了林虎的目光,冷着脸朝破风发布了命令。

    “是,小姐。”安娜转身匆匆离开。她想着小姐一直以来单独居住的三楼,突然住进一个红脸男人,也有点忍俊不禁。但是摄于陈熏彤的气场,又不敢表露得太明显。

    林虎直视着陈熏彤:“你想软禁我?”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