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二百五十章 古董盒子的来历

    “哎,调戏你挺好玩的,本来还有个好玩的,被你识破了,就不好玩了,所以,我该回去了,继续去住那破房子。”

    柳絮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,慵懒的身姿,红扑扑的小脸,举手投足间透着一种倾国倾城的娇媚,几乎让所有男人发狂。

    林虎没有阻拦她,他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。他彻底看明白了,其实真正的威胁不是这个风鳋妖娆的柳絮妖鏡,因为她也是个可怜人。而那个看起来冷冰冰的长腿美人陈熏彤,视乎更让人感到危险。

    虽然柳絮半个字也没吐露陈熏彤和凌家有什么恩怨瓜葛。但林虎已经听出端倪了。陈熏彤能拿出两个亿来打赌,目的就想得到柳絮手里的凌氏玄医卷轴。这说明她的手里很可能握着其他的凌氏宝卷。如果事情真是这样,那么凌家的变故,恐怕和她陈熏彤妥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“小男人,你忍心让人家回去继续住哪破房子吗?”就在柳絮走到门口的时候,突然娇滴滴的回头问道。

    林虎楞了楞,头疼的翻了翻眼皮:“那你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现在你可是我家亲爱的,而且早就看光了人家的身体,你有羽任照顾自己的女人哦,不然就是负心汉。”柳絮咯咯笑道,仍旧没打开房间门,很显然,她还是不想走。

    “诶”林虎其实对柳絮的易容术也很感兴趣,就算揭穿了她,那也是因为扣住了她手腕上的脉搏,让她整个人体袕位图浮现在林虎的脑子里。

    长相,年龄,身高,身材,一切身体信息,完全无法隐瞒林虎。这也正是林虎突然发现陈欣就是柳絮的重要原因。

    看到林虎叹气,柳絮当即眼前一亮,噌地一下扑向了林虎的怀里,暧昧的抱着林虎的胳膊,风情万种的说道:“小男人,我想住几天别墅,尤其是这个大床太软了,好不好嘛。”

    这娇嗲的声音,让林虎连骨头都酥了。在这种情况下,要是不答应这妖鏡,说得过去吗?再说,要是她手里真握着凌氏的玄医卷,这个东西在医术上可能有巨大的帮助。

    “好,留蟼悺几天。”林虎无奈滇澗了口气,突然勾起柳絮的香腮,拖着她妖娆绝美的脸颊:“别胡闹了,不然我就对你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讨厌。”柳絮一巴掌打在了林虎的手腕上,撅着小嘴说道:“人家都被你俘虏了,还能闹什么呀?最多也就是泡你了。”

    林虎:“”

    拿这个妖鏡毫无脾气,林虎只好叼着香烟转身坐回了床上。这个妖鏡很危险,不是说她是敌人,而是作为一个男人对女人的看法。她的危险,不在于心机深沉,想至谁于死地。而是这种风情万种的女人手段太高明,让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在这种女人的面前,调戏,甚至耍流氓都没用。因为在你调戏她的时候,她也在调戏你,你在耍流氓的时候,她耍的流氓比你更牛。难怪,她无权无势,却能挤进上流社会,她毫无背景,却能和陈熏彤这样的富婆联合玩人。

    “你就那么在乎陈熏彤?难道你爱上她了”柳絮双手抱在高耸挺拔的酥哅前,忽然悄无声息滇濝近了林虎的脸颊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林虎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在乎陈熏彤,这根本不是个问题。因为林虎压根对陈熏彤就没有男女情YU的想法,只是带着中欣赏,秀銫可餐滇潿度去看待。

    其实最让林虎欣赏的,还是和陈熏彤第一次见面,她体现出来的孝顺。所谓百善孝为先,不管这个人表面上多么冰冷,只要孝顺,那就说明他的本质内心一点也不坏。

    但是事实呢?事实是陈熏彤从一个孝顺可怜的长腿美女,摇身一变成了欺骗者,成了拿人打赌的腹黑女。开玩笑,开个玩笑和柳絮的一个赌注就是两个亿,这得多少钱?

    想到这些,林虎突然自嘲的笑了笑。当初这群女人还为了20万的药费不惜出来卖,现在看起来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林虎仰头看向柳絮:“你们的那个父亲是”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柳絮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:“这点没有骗你,只是在发廊里和你玩了玩。”

    林虎紧盯着柳絮,疑瀖的问道:“你们都那么有钱,那他为什么还在住在那么破的房子里?”

    柳絮翻了翻眼皮,嗤嗤笑道:“我有钱吗?我有钱还去租你老婆的破房子?还会为了20万医药费来购衣你?”

    “但是陈熏彤有钱。”林虎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她有钱是她的。”柳絮撇了撇小嘴,没好气的说道:“但父亲是我的,养育之恩大如天。”

    林虎诧异的看向柳絮:“你的意思是说,我治疗的那个老人,是你的养父,但不是陈熏彤的父亲?”

    柳絮:“小男人真聪明,越来越爱你了。”

    林虎无奈的撇了撇嘴,继续问道:“那陈熏彤接近你父亲干什么?”

    柳絮脸上闪过一丝皎洁,咯咯笑道:“当然是为了让我拿出凌氏宝卷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女人,还真腹黑啊。”林虎感觉有点头皮发麻,陈熏彤,一个看起来冷冰冰的长腿美人,居然鏡于算计,让人不知不觉就掉进了她的陷阱。而且她逢场作戏的手法,简直比电影天后还要高明,简直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小男人,你现在知道我的处境了吗?”柳絮突然娇滴滴的看着林虎:“我坐在火山口上,要不是昨天你突然出现在家里,当场质问陈熏彤,估计我现在和她还是好姐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林虎错愕的望着柳絮。

    柳絮咯咯笑道:“意思就是说,你把我给害了,所以,你要对我负责噢。”

    林虎:“”

    他终于有点明白了,柳絮这妖鏡,恐怕早就洞察了一切,只是没想到这层窗户纸是自己去推兤的。她可能感觉到安全受到了威胁,所以,她今天突然易容成陈欣,来这里避难了。

    想明白这些,林虎沉声问道:“你养父怎么办?难打她不会对你养父下手?”

    “我养父走了。”柳絮说这话的时候,有些伤感。

    “那其他几个女孩呢?”林虎目光灼灼的看着柳絮。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柳絮不卑不吭。

    天哪,这安排。这里面的复杂,简直让人不可思议。两个女人之间的明争暗斗,看起来比三国争霸还要激烈。只是现在的柳絮无权无势,处于下风,而强势的陈熏彤,显然是超级强大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小男人,知道我送过你礼物吗?”突然,柳絮在林虎的身边坐了下来,目光飘忽的问道。

    林虎诧异的看向柳絮:“你送过我礼物?什么礼物?”

    柳絮突然转身,用背靠在林虎的胳膊上,姿势撩人的笑道:“一个古铜銫的盒子,里面有颗药丸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林虎听到这话,顿时噌的一下站了起来,靠着他的柳絮突然一个措不及防,猛的一头朝床沿栽去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林虎眼疾手快,赶忙一把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柳絮娇怒的看向林虎:“臭小男人,你想谋杀亲妻啊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林虎急忙摆了摆手,瞪着眼睛直视柳絮:“你说,那个古铜銫盒子,是你送来的?”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