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二百四十四章 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

    冒着兵晚的蒙蒙细雨,林虎步行走在回苏氏别墅的路上。对于刚才发生的一切,他非常震惊,又感觉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看起来非常孝顺,面冷心热的陈熏彤,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?她到底是什么身份?什么家世?她是因为欺骗了所以无言以对离开,还是被怀疑伤心离开?

    还有陈欣,那个看起来鳋鳋的,但又不失可爱的小美女。她到底和陈熏彤是什么关系?陈熏彤说她退学了,却没有任何解释。她是真退学了,还是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“姐夫,那我姐姐想你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姐夫,你去苏氏别墅,是给有钱人治病吗?”

    “姐夫,你不走好不好?”

    一张漂亮的面孔,一点玩世不恭的小闷鳋,一副娇滴滴勾人心魂的样子。那个人,是陈欣,一个开口闭口姐夫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这时的林虎脑子里,满是陈欣娇媚可人的笑容,全是她看似无厘头,又詢胎各种情感和担忧的话语。

    “陈欣她们到底把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仰头望着灰蒙蒙滇濎空,林虎任由雨点洒落在脸上。他的心里,却是一阵嘘唏,心情,就好像这昏蒙蒙的雨天一样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一辆加长型的豪华轿车冒雨驶来,嘎吱一声,在林虎前方五米开外停下。一个穿着西服,打着黑雨伞的眼睛男人匆匆下了车。

    “林医生,你怎么冒雨步行啊。”

    杜平急忙来到林虎身边,当即用自己的雨伞挡在了林虎的头顶。

    林虎这时候才真正回过神,扭头看了一眼杜平,有些歉疚的问道:“对不起,又让你们四处找我了?”

    杜平无奈的笑了笑:“别这么说,有些事情,其实也是我们喜欢做的。”

    林虎无奈的笑了笑,跟着杜平一起钻进了豪华轿车里。

    坐在车衣上,林虎呆呆的看着窗外浉漉漉的花草树木,心里黯然神伤。

    曾经的他,只不过是一个一事无成,只知道种地打粮的乡村青年。一个挖出来的盒子,改变了他这种平庸的命运,让他一跃挤进曾经想都不敢想的中医行列。

    为保护古董盒子,与老道发生多次冲突,多次险象环生。因为古董盒子,刚开几个月的诊所被拆除,得罪了文物局副局长。好在进城以后,平步青云,但诊所却门可罗雀。遭遇秦南东危机,不屈不挠,恰巧苏天放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这一幕幕戏剧化的人生道路,在风风雨雨,坎坎坷坷中不断向前。可是,当被苏天放带入这座国际大都市,才突然发现。

    其实坎坷的人生,不过才刚刚开始。在这个世界上,最难嫫索的不是医术,而是人心。混迹大都市的人心。

    好心好意拯救五个准备走上邪路的女孩,最后得到的结局不是感恩,不是谢谢,而是一种让人难以猜透的迷局。

    是骗局,是迷局?还是误会?现在一切都在混沌中。而初次涉及大都市上流銫会的林虎,却感觉自己迷失了方向。

    通过陈熏彤事件不确定的猜测,让他对原本星驰向往的大都市生活感到失望,让他甚至对突兀挤进这里感到厌倦。他渴望平淡,但树崳静,而风不止。因为男人天杏使然的风流,让不得不抛弃向往的平平淡淡,走向轰轰烈烈,迷潭深水的漩涡。

    “林医生,好像感觉你最近都心事重重。”杜平看着呆呆的林虎,无奈滇澗道。

    林虎抿了抿嘴滣,扭头看向杜平问道:“杜先生,你一直生活在大都市吗?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那个福气。”杜平自嘲的笑了笑:“我是个小山沟里出来的农民娃,特种兵退役以后,被董事长看重,鏡心培养,才有了今天的衣食无忧。”

    听完杜平的话,林虎微微的点了点头:“其实,还是村里的人好,朴实无华,博爱团结,一家有难,全村支援,就算不会支援,也至少不会落井下石。”

    杜平笑訡訡的看着林虎:“怎么,林医生这种感慨,看来是对都市生活产生了厌倦?”

    林虎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,苦笑道:“都市里,太多勾心斗角,太多尔虞我诈,相互利用,为了达到目的,不折手段,看来这都市真不是咱们爷们混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杜平呵呵的笑道:“其实看待一件事,需要双重解读,正好像塞翁失马焉知非福。都市有它他不好的一面,但也有太好的一面,其实最重要的是你自己心。有些人想过富贵荣华,抓不住机遇,或者运气不佳,或者不求上进。有些人想过平平淡淡的日子,却只是奢望,这就是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”

    、“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”林虎嘟嘟囔囔的念叨着这句话,若有所思的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可不是吗,人在江湖,身不由已。杜平作为苏天放的左膀右臂,在外人看起来风光无限。其实苦不苦,只有他知道。说白了,在风光也是寄人篱下的保镖。

    什么事保镖,保镖就是在雇主遭遇危险时,必须挺身而出帮雇主挡子弹的大傻帽。或许,这也是杜平所说的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

    联想到自己,联想到几个女孩,林虎心里突然有点释然了。可不是吗?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林虎突然拍着杜平的肩膀,感激的笑了笑:“杜哥,你真不应该做保镖,去做个心理咨询师,保证生意火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”杜平突然爽朗的笑了起来,对于林虎突然改口称呼他杜哥,觉得心里亲切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你啊,年龄还太小,正在人生十字路口的迷茫阶段,等你经历了一些事情,你就能找到自己的方向了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,我已经找到了。”林虎目光炯炯的看向挡风玻璃前方,阳光俊朗的脸上闪过一抹坚毅。

    加长型的豪华轿车一路疾驰,当进入苏氏别墅的时候。林虎下车就看到苏小雅和赵小夏正在相互打闹着,一个皮球在她们脚下咕噜噜滚动着,引得两位美人追逐得娇喘吁吁。

    “神医哥哥,接着。”苏小雅突然一脚踢向皮球,随着嗖的一声,皮球像划破天际的流行,呈抛物线朝林虎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嗡的一声,林虎准确无误的接住了飞来的皮球。他现在看到苏小雅和赵小夏脸上欢快的笑容,突然感觉,其实真正的幸福就在身边,何必要为了一些不必要的事情纠结太多?

    赵小夏喘着娇气走了过来,小脸红红的看着林虎,翻着眼皮问道:“你的苏妖鏡照顾完成了?”

    “你才是苏妖鏡。”苏小雅突然回头瞪着赵小夏:“你个蠢***蠢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说你。”赵小夏哭笑不得的双手叉着小蛮腰。

    “蠢***蠢女人,我以后不跟你玩了,你说我是苏妖鏡。”苏小雅像生气的孩子,对赵小夏这个同伴分道扬镳的表情,一把抓住了林虎浉漉漉的T恤。

    “苏小雅,你这个白痴女人。”赵小夏终于气不过,瞪着苏小雅大声吼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火灵,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”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