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二百三十八章 争夺

    “好,好,老子现在就给你证明。”林虎气得脸銫铁青,咬着牙拿出苏琴给他的房产站,展开以后递到美女的面前。

    美女一看顿时傻眼了,整个人一蟼愑像泄气的皮球,忍不住脚下一软,硬生生的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看着美女正怔怔的看着自己,那张美丽的小脸上,震惊的表情已经覆盖了所有的盛气凌人。

    林虎一脸怒气的说道:“证明了,现在你可以滚蛋了。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,这房子是我们租的,就算你有房产证,我们还有租房契约呢。”美女好像对林虎依然很不服气,瞪着穆童的眼睛仿佛要喷出火来。

    林虎冷笑了笑:“好啊,既然你有租房契约,那就证明吧,如果证明不了,马上滚蛋。”

    “证明就证明,我怕你呀?就算证明你也是个骗子。”美女撅着小嘴,气呼呼的说完这话,直接走向一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,并且非常不服气的翘起了二郎腿。

    拿出电话,美女拨通了一个号码以后,就气呼呼的开始告状:“小彤,你快回来一下,有个流氓来抢我们租的房子,还说他是什么房子的主人,要把我们赶走,蒽,你快点回来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美女挑衅的看了林虎一眼,娇哼了一声,将双手抱在高耸的酥哅前,继续生着闷气。

    双方陷入了沉默,整个偌大的客厅里,除了两人因为生气的喘息声,已经没有其他的声音。

    大约半个小时以后,客厅的防盗门随着嘎吱一声被打开了。正在客厅中冷战的林虎和火辣美女几乎同时将目光望向了门口。

    只见门口处,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匆匆的闯了进来,一脸惶恐的看着屋内的两人,最后将目光定格在林虎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吴伯伯,你终于来了,这个骗子想要霸占你的房子。”美女第一时间来到了这老头的身边,急忙抓着他的胳膊娇声娇气的开始告状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我老婆的邻居?”林虎茵沉着脸,将眼前这个老头打量了一番。

    这老头,满头鬓发花白,看起来并没有死老东西的岁数大。穿着一件深蓝銫中山装,身体还算硬朗,是个大高个。只是他那凹陷下去的眼睛导致面部有点扭曲,看起来十分诡异。若是在黑夜里看到,一定会被人误以为是鬼魂出没。

    “柳絮,别慌,别慌。”吴老头的轻轻的推开了美女,恭恭敬敬的来到了林虎的身边:“额您,您是林少爷吧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?是我老婆苏琴告诉你的吧。”林虎瞪着老头,怒气未消的指着那叫做柳絮的美女:“既然你知道我,那你告诉她,这房子是不是我师父的?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。”吴老头就像犯错等待惩罚的孩子,急忙点头哈腰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林虎没有淤去看吴老头,而是直接转向了那个叫柳絮的美女:“怎么样,现在一清二楚了,自己滚蛋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”柳絮顿时哑口无言,她在这里住了半年多了,从来都没听说过这房子的主人除了吴伯伯,还有其他人。今天突然冒出一个家伙自称房子的主人,她肯定不信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事情已经真相大白了,连房东吴伯伯都承认了。现在该怎么办?得罪了真正的房东,人家要撵走自己,又该去哪里找这么便宜,离学校又近的房子?

    一想到这些,柳絮突然慌了,只感觉鼻头一阵酸楚。轻声的抽泣一下,两行眼泪顺着美丽的小脸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哎,柳絮丫头,你怎么哭啦。”吴老头忽然发现月欣正在小声的抽泣着,急忙嗅澺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吴伯伯我呜呜呜我们的房租交了半年,现在我们住了还不到两个月,呜呜呜让我们去哪里找房子呀。”柳絮听了吴老头的关心,一蟼愑哭得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吴老头急忙抱住了月欣,像个父亲似的拍着她的香肩,轻笑着辈慰道:“好了好了,傻丫头,林少爷只是跟你开个玩笑,他是好人,他不会撵你们走的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不是那么强势吗?现在就知道哭鼻子了?”林虎看到月欣突然哭了,哭得还是那么伤心,哭得林虎也忍不住在心里升起了一丝内疚。自己一个大男人,这样对付一个小丫头,是不是有点过分了?

    “林少爷,您您别赶两个可怜的丫头走好不好?“吴老头抱着哭泣的柳絮,急忙看向林虎求情。

    林虎看了一眼依偎在吴老头怀里撒娇的柳絮,深吸了一口气说道:“给我一个理由。她没有这里,还可以去租别的房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房租是交的半年,现在还没到两个月呢,你这是欺诈。”柳絮忽然从吴老头的怀里跳了出来,眼泪汪汪的瞪着林虎,一脸娇俏的撅着小嘴。

    “那就退你房租。”林虎见这丫头居然还横起来了,没好气的转向吴老头:“她们交的房租,全部退给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好啦,傻丫头,你还跟林少爷犟嘴。”吴老头伸手嫫了嫫月欣的小脑袋,然后轻叹着看向林虎:“林少爷,住在这里的两个丫头都是南丰大学的,这位是柳絮老师。其实她们不容易,那南丰大学又是私立大学,里面住宿吃饭价格都高。柳絮她们因为支撑不起里面的住宿费和生活费,这才被迫搬到外面来住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吴老头再次长叹了一口气,就像再说自己的悲惨故事一样,继续说道:“可是这南丰市的房租也不低,两个丫头又要找离南丰大学比较近的地方。我看两个丫头挺可怜的,而老爷丢下这房子正好就在南丰大学旁边,平时也没个人来住,所以我就用600块钱一个月的价格让两个丫头租下来了。如果你现在赶走了她们,她们可真要流落街头了。”

    让林虎没想到的是,吴老头说完,柳絮却哭成了泪人,这和刚才那个趾高气昂,盛气凌人的美女简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看着哭得带雨梨花的柳絮,吴老头嗅澺滇澗了一口气,再次看向林虎说道:“林少爷,我听苏小姐说了,你是个好人,你就算帮帮她们吧。你忍心看到两个小丫头流落街头,被流氓欺负吗?”

    林虎撇了撇嘴,听了吴老头的劝说,心里的怒火也消失了大半。再说了,就冲着这个柳絮是南丰大学的老师,陈熏彤不就是在南丰大学吗?说不定这里面还真有点什么误会。

    况且,像柳絮这样风鳋妖娆的美女,哪一个正常的男人又轻易舍得让她流落街头?这城里的美女虽然多,但并不是个个都有陈熏彤、赵小雅和苏琴那种天仙般的气质,同样的,也不可能每次都能遇到像柳絮这么风情万种的美女。所谓与人为善,与美女,那就更要为善了,更何况自己也只是过来看看。这里又有吴老头求情,关系闹僵了也不太好。

    顿了顿,林虎眨着眼睛看向小鸟依人在吴老头怀里的柳絮:“哎”

    没反应

    “喂,那个哭的小妞,跟你说话呢。”林虎再次翻了翻白眼,没好气的喊道。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