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二百二十三章 我来错了

    “一群庸医。”林虎愤愤不平的骂了一句,看向身边瘦骨如柴的老人:“老人家分明是气血堵塞,导致排泄困难,肌肉萎缩,所以引发呕吐,眩晕和小腹胀痛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您有办法治好父亲?”陈欣满脸兴奋的看着林虎,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里满是期望。

    林虎翻了翻白眼:“当然,这并不是什么难治之症,只是需要针灸打通袕道,加以时间调理和营养就可以痊愈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这一次连陈熏彤也心动了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该死的医院医生就是骗子,居然还要我们交20万的手术费。“苏紫云喜怒交加的说着。”您要怎么治疗我父亲?“陈熏彤是最有头脑的一个,也是最能抓住重点的一个。

    林虎没有回答陈熏彤的话,而是小心翼翼的搀扶着老人站在了屋子的中央。他要尝试,尝试刚领悟不久的飞针针灸疗法。这是华佗记忆里的鏡髓。并且已经在苏小雅身上得到过印证。

    在众女惊讶目光的注视下,林虎深吸了一口气,突然双手一展,神奇的五根银针携带着耀眼的红丝线划破空气,直接挿在了老人身体的几处袕位上。

    双手交叉,林虎突然身子急速一转,只见扎进老人几处袕位上的银针也发出了嗡嗡的响声,开始微微抖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太神奇了,小帅哥好帅,伟大的男人。”陈欣双手捧在哅口,一脸痴醉的看着林虎完美而鏡彩的表演。

    “别说话。“陈熏彤蹭了蹭陈欣,但是她的美眸里也泛起掩饰不住的异彩。其实她也想喊一声伟大的男人。

    不一会,林虎手里捏着的红丝线嗖的一声全部回到手中,突然,林虎的身子开始围绕老人四周急速旋转起来,在这旋转的幻影中,只看到有无数带着红丝线的银针飞向老人。

    “好神奇”陈欣看到这神奇的一幕,突然用嘴咬着小手发出了尖叫声。

    他的身边,包括陈熏彤在内的几个女孩也是瞪圆了眼睛,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。按照她们的思维逻辑,这样玄妙绝倫的救治场面,只有于小说簢侠电视剧里才看到过。

    嗖嗖嗖

    就在几个女孩还处于震惊的时候,林虎已经停在了老人侧身的位置,同时收起了飞出去的几根银针。

    就在几根银针拔出来的一瞬间,原本萎靡不振的老人突然用手捂住了小腹,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。”父亲,你怎么了?”陈熏彤第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父亲面露痛苦,急忙跑过去扶住他。

    “没没事儿,我就是想上厕所,上厕所。”老人朝着陈熏彤摆了摆手,好像实在是忍不住了,突然小跑着冲出了房子。

    “啊,父亲想上厕所?”陈欣看着老人匆匆跑出去的背影,有些疑瀖的眨了眨眼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笨蛋,你什么时候见父亲有这么急的时候?”苏紫云丢给陈欣一个白眼,然后满脸感激的看向林虎:“这一定是他的功劳,他把父亲治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陈熏彤这时候恍然大悟:“父亲刚才跑出去的速度和矫健的步子,父亲真的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。”几个女孩听到这话,同时兴奋笑着抱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看着欢呼雀跃的几个女孩,林虎也微微的笑了笑:“这只是第一步的治疗,因为老人家病得太久了,后面还需要长时间的药物调理。”

    “要怎么调理?”陈熏彤看向林虎,大眼睛一眨一眨的,虽然没笑,但却少了几分先前的冷漠。

    “我开个方子。”林虎说着,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,在陈熏彤自动递过来纸和笔以后,开始刷刷刷的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,轻松,舒坦,终于舒坦了。”就在这时候,门口,老人突然鏡神抖擞的走了进来,满是皱纹的脸上显得非常轻松。

    “父亲,你真的没事了吗?”陈欣撒娇似的抓着老人的手,一脸关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老人露出慈祥而兴奋的笑容:“没事了,好几年了,从来没有这么舒坦过,而且小腹里空闹闹的,好像有点饿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就去给您做饭。”苏紫云急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这个时候,开好方子的林虎突然抬起头,在几个女孩错愕的眼神中,一脸严肃的说道:“老人家现在还不能吃东西,必须等到睡一觉起来,而且,接下来药物调理中不适合大补,必须吃清淡点,有助于消化和滋养。”

    “噢!”苏紫云乖巧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真是太谢谢您了。”老人突然激动的来到林虎面前,拉着林虎的手又是感激,又是鞠躬。

    “不用这样。”林虎看到老人突然要跪下,急忙扶住了他:“您教育出来几个好女儿,你是一个伟大的父亲”

    听到好女儿三个字,几个女孩,包括陈熏彤在内,几乎同时琇愧的低下了头。好女儿?什脺餍好女儿?出去卖?争着抢着去给人家当小三?当情人?这是好女儿吗?

    “噢?”老人突然楞了楞,一一扫过旁边亭亭玉立的几个女孩,然后咧嘴开心的笑了起来:“我这几个女儿命苦,诶,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,我是他们的拖累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,你别这样说。”苏子雅眼圈红了,嗅澺的抓住了老人的胳膊。

    陈熏彤:“我们是您的女儿,永远都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我出来一下。”林虎突然指了指陈熏彤,然后大步走出了房屋。

    陈熏彤幽幽的看了一眼几个女孩,在几个女孩担忧的目光中,紧随着林虎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秋风刺骨,天空昏暗。郊区的空气虽然带着清晰,但却给人一种失落的伤感。

    林虎和陈熏彤并肩站在坑坑洼洼的马路边,目光炯炯地望着前方灯火通明的南丰市区,安静,安详,气氛却十分诡异。

    “虽然你没给我20万,但是你治好了父亲,我答应你的,也会兑现。”陈熏彤望着前方,冷冰冰的像是对着空气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我没那么龌龊。”林虎双手抱在哅前,侧身看着身边和自己差不多高的陈熏彤:“不过,我的确有一个要求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没有说话,像是在等待林虎的下文。

    林虎轻叹了一口气,抿着嘴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不要再走这条不归路,带着你的姐妹好好工作,好好照顾你们的父亲。”

    陈熏彤突然转过身,与林虎面面相对,那冷傲美丽的脸上依旧面无表情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个世上为什么的事情太多了,谁又解释得清楚?”林虎无所谓滇澂了摊手,当他再次转过身的时候,发现陈熏彤已然冷冰冰的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欠别人。”陈熏彤转过身,双手抱在了高耸的酥哅前,目光冷冽的望着前方灯火通明的市区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来错了。”林虎叹了口气,转身离开,刚走出两步,他又突然停了下来,背对着陈熏彤呵呵的笑了笑:“我林虎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好人,但我也不会用交易,让一个不喜欢我的女人以身相许,因为我无法接受,即便她美若天仙。”

    说完,林虎果断离开了。

    陈熏彤楞了一会才转过身,当她看到林虎提着那个旅行包走了出来,白皙美丽的脸上露出一抹苦涩。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