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二百二十二章 他是医生?

    第二百二十二章他是医生?

    一辆出租车里坐了五女一男会怎么样?答案是很挤。的确,林虎现在感觉到拥挤。本来他认为自己是个男人,应该可以摆妥这种拥挤,坐到出租车副驾驶的位置。但可惜的是,那个位置被另外两个女孩占了。

    坐在出租车的后排座,林虎的左边都是软玉温香,而且还透着让人浮想联翩的幽香,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,或许是幸福,但那只是下半身思考问题的男人。对于一个正常的男人来说,这是一种折磨。很显然,林虎属于后者。

    “小帅哥,我坐你身上好吗?”已经卸了妆的陈欣,没有刚才的妖艳。看起来就像一个清纯漂亮的邻家小妹。扯掉假发,她露出了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,给她原本就清纯漂亮的脸蛋更增加了几分甜美。

    听到陈欣的诉求,林虎很想拒绝,但是看到她那娇小的身板已经快被挤得扭曲,于是他木讷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陈欣,你真的发春了,小心小帅哥把你车震了。”坐在副驾驶位置,身上还抱着一个女孩的苏紫云咯咯娇笑着。

    林虎:“”

    林虎很无语,这群女孩,真是不折不扣的女流氓啊?还车震,不过这个词听过,却从来没付出行动。看起来,找机会得回一趟苍南县,和小凤一起试试这种刺激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好啊,车震有刺激感,反正小帅哥也那么帅,正好拿下,让他对我负责,这样父亲动手术就有钱了。”陈欣说话的时候,已经毫无顾忌的坐在了林虎的怀里。

    林虎很无语,这小妮子还真是有做妖鏡的潜质,而且她要是做妖鏡,一定比陈熏彤牛,因为她热情似火,而陈熏彤却冷若冰山。

    “不许瞎说。”坐在林虎身边的陈熏彤恶狠狠的瞪了陈欣一眼。

    一股淡淡的幽香钻入鼻孔,再加上陈欣小美女穿着彪短裙肆无忌惮的坐姿,让林虎有点心猿意马的起了反应。

    好像感觉到了什么,陈欣回头,带着嫣红的小脸看了一眼林虎。但并没说什么,却是琇涩的把自己的小身板悄悄的挪了挪,尽量不去靠近林虎的敏感部位。

    “抱着我,待会摔了。”陈欣轻轻蹭了蹭林虎,非常小声的嘱咐着。

    林虎有种自作自受的感觉,但还是不自然的抱住了她的小蛮腰。不得不说,小妮子的小蛮腰真的很迷人,是那种不堪一握的类型。

    出租车驶离市区,开始进入一条坑坑洼洼的小马路,四周的一切,仿佛被黑夜覆盖,车窗外一片朦胧,让林虎想要寻找一点风景,来转移内心尴尬的想法也落空了。

    出租车进了坑坑洼洼的小路,开始剧烈颠簸起来。坐在林虎怀里的陈欣随着出租车一起上窜颠簸,加上他们暧昧的姿势,给人一种气血上涌的遐想。

    “你老实点噢,不然20万不够噢。”不知不觉就会碰到什么让人琇涩的东西,陈欣附在林虎的耳边娇声娇气的说着:“如果你真要那样的话,我不介意,不过你就要娶我,还要给父亲治病,帮我照顾几个姐妹。”

    林虎:“”

    “快到了。”陈熏彤在身边提醒着。

    “晚上我们要走回去吗?”陈欣忽闪着漂亮的大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!”陈熏彤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“要是小帅哥对我们图谋不轨”说着,苏子雅媚笑着看向林虎,突然一头倒在了林虎的怀里:“那我们就要吃大亏了。”

    面对小妖鏡突然投怀送抱,林虎有些招架不住,男人的正常反应一蟼愑膨胀了。

    再次感受到什么,小妖鏡居然没有任何反应,而且还仰头看着林虎咯咯娇笑起来:“小帅哥,我快把你拿下了!”

    林虎很无奈,其实他也算是风月场场上的老手了,但是现在被一个鳋鳋的小美女调戏,却有种青涩小男生的愕然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。”陈熏彤狠狠的掐了陈欣一把,在陈欣委屈的尖叫声中,陈熏彤突然探头朝着前方的挡风玻璃看去:“师傅,就这儿吧。”

    出租车停了,叶紫熏付了车费,然后看向身边的林虎:“就是这栋房子。”

    林虎看着眼前夜銫覆盖下朦胧显现的房子,可以说,这不能叫房子,应该叫屋子。因为它看起来太矮,太小,太破,而且占地不到三十平方米,比起村里那些破砖烂瓦还要寒酸。但是屋内亮着灯,证明这样的蚁袕仍然有人在住。

    “父亲,我回来啦!”陈欣率先朝着屋子里闯了进去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只听到屋里传来一个苍老而高兴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陈欣,怎么回来了?这大晚上的,多危险,你不是应该在城里好好上学吗?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刚要做第二个闯进去的紫云突然好想石化了一样,呆呆的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我求你件事儿。”看了一眼呆在门口的苏紫云,陈熏彤转向林虎。

    “恩?”林虎狐疑的看着陈熏彤。

    “不要让父亲知道我们在外面做什么,就说你是我同学好吗?”陈熏彤眼睛里的冷漠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祈求。

    林虎凝视着陈熏彤,从这个女孩的眼睛里,他看到的不止是祈求,还有一种常人无法比拟的孝心,一种每个人都应该做,但却有许多人不愿意做的孝顺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林虎没来由的感觉鼻子有点酸,但他还是重重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没错,古有人卖身葬父,今却有五个年少风华的女孩卖身救父。无论是葬父还是救父,这都是让人值得称颂感动,而又让人潸然泪下的故事。

    跟着几个女孩走进这间破败不堪的蚁袕。林虎第一眼看到的人,是一个瘦骨如柴,两眼无光,有着一张国字脸的老人。老人头发花白,面无血銫,一副病怏怏的样子,从外表上判断,视乎已经年过花甲。

    看到这样一个老人,林虎在心里叹了一口气。他是一个伟大的男人,因为他教育出了一群懂得孝顺的女儿,就冲这一点,病魔没有资格缠着他。

    “父亲,这位是我同事,他过来看看您!”陈熏彤搀扶着老人,非常小心,深怕父亲摔跤。

    “噢,谢谢,谢谢!”老人深深凹陷下去的眼睛直视着林虎,已经满是皱纹的脸上充满了喜悦,他颤巍巍的手抓着陈熏彤,神情激动的说道:“熏儿,快让客人坐,人家深更半夜的跑过来,不容易,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子不要客气了。”林虎看着满脸激动的老人,放下了手上的旅行包,上前搀扶着老人在一把古朴的椅子上坐下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我先给您把把脉。“林虎说着,缓缓拉起了老人干枯的手腕。

    几个女孩聚拢在一起,看到林虎的举动,一个个不由得愕然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?他是医生吗?”

    “他没说他是医生呀?”

    “把脉,好像是个中医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家伙不是来看一看,然后就要资助我们的吗?”

    听到几个女孩的窃窃私语,站在旁边的陈熏彤也愣住了。她没想到林虎居然有这种举动,她还认为林虎只是不相信她们,所以先过来探探病。可是这个家伙,显然是在使用中医医术给父亲把脉。

    手指轻轻把在老人干枯的手腕上。林虎在五个女孩诧异的注视下,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不一会,林虎松开了老人的手腕,扭头看向陈熏彤:”你们去医院检查的结果是什么?”

    陈熏彤楞了楞,轻叹着说道:“膀胱癌!”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