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二百一十一章 无能为力

    仔细的翻阅着手里的线装书,林虎发现手里这本书介绍的东西虽然很有意思,但却是一本专门说明诅咒方式的书籍。和苏小雅的病原几乎相差了十万八千里。

    看了一会,林虎放下了手里的书籍,当即来到装得满满的书箱面前,开始寻找苏小雅病情有关的书籍。

    找了好一会,林虎居然根本没找到与苏小雅病情相关的书籍,不仅皱着眉头开始怀疑起来。

    难道是自己猜测错了?小雅的脑袋里的几根细针,根本就不是来自苗疆的邪术?可是按照华佗记忆里的相关信息,和小雅中的这个东西非常相似啊。

    就在林虎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,只听到背后传来了轻柔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林虎下意识的回头看去,一蟼愑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只见身后,赵小夏拉着苏小雅走了过来。现在经过赵小夏打扮的苏小雅,简直是亭亭玉立,像极了一位下凡的仙女。一身紫銫半短吊带裙穿在身上,衬托出她那勾魂夺魄的玲珑体态。配上那天生丽质的美丽脸蛋和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,活妥妥的就是一个祸国殃民的清纯妖鏡。

    楞了一会,林虎眨了眨眼睛,然后继续闷头开始在书箱里翻找起来。他知道,现在不能再看苏小雅这个仙女了,如果再看的,没准会出问题的。

    “大老虎,你在找什么呢?”赵小夏看着林虎全神贯注的跟着一个书箱较劲,一脸疑瀖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老虎,你在找什么呢?”苏小雅也有模有样的开始学着赵下夏。

    “闭嘴,别吵。”林虎回头看了一眼两个美女,没好气的冷哼道:“两只妖孽,别在我面前晃来晃去。”

    苏小雅:“两只妖孽,别在我面前晃来晃去。”

    “笨蛋,他骂我们呢。”赵小夏蹭了蹭身边的苏小雅,气呼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噢。”苏小雅又是眨着大眼睛乖巧的噢了一声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林虎突然皱着眉头看向两个超级美女,脸上露出诧异的神情:“哟,现在不怕她烧死你了?”

    苏小雅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了看赵小夏,然后朝着林虎木讷的摇了摇头。”恩,终于安静了。“林虎释然的笑了笑,然后继续开始闷头找书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林虎突然从书箱的底部拿出一本发黄,而且破破烂烂的古籍,抖了抖一看书名,当即嘿嘿的笑道:“就是它了,苗疆巫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苗疆巫蛊?”赵小夏陪着苏小雅坐在沙发上,疑瀖的看着林虎。

    林虎拿着那本又破又旧的古籍站了起来,然后在赵小夏和苏小雅的中间坐下,挥了挥手里的古籍说道:“就是这玩意儿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用?”赵小夏撇了撇了撇小嘴:“破破烂烂的,看起来就不像什么秘籍。

    “亏你还是堂堂的县文物局局长。”林虎不冷不热的撇了一眼赵小夏,冷哼道:“如果让你这个文物局长去挖掘什么古董,你一定是个睁眼瞎。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。”赵小夏对于怀疑她职业能力的事情非常生气,当即脸红脖子粗的瞪着林虎:“你的盒子不就是我发现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扯淡,你那是瞎猫碰到死耗子。”林虎幽幽慢慢的说着,点燃了一根香烟,把注意力又集中到了手里的苗疆巫蛊古籍上。

    “你你不可理喻。”赵小夏而狠狠的瞪了林虎,然后娇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不可理喻。”苏小雅也依葫芦画瓢的说道,只是她说的对象不是林虎,而是赵小夏。

    “他不可理喻。”赵小夏哭笑不得的朝着苏小雅说道。

    苏小雅:“你不可理喻。”

    赵小夏:“”

    “哼哼,终于找到了。”林虎翻阅了一会手里的书,突然一脸兴奋的说道:“这东西,还真是厉害得很呐”

    说着,林虎放下手里的苗疆巫蛊古籍,急忙看向苏小雅说道:“小雅,把手伸出来。”

    苏小雅楞了一会,然后很听话的伸出了白皙的小手。

    林虎把这苏小雅的脉搏,然后对照着苗疆古籍上的记载,开始仔细的研究起来。

    “针蛊之术,乃十一巫蛊之外,以十一蛊之毒同时融合,以细针引导,深入下蛊之人头颅,后脑袕,轻则神智混乱,失-身狂暴,轻易受人质控。重则瘫痪中风,最后七窍流血而亡。严重者全身抽搐不断,七天折磨致死,中针蛊者,死后尸体不腐,相貌栩栩如生。”

    针对这一形态,林虎再次查看了苏小雅头部里的几根细针,现在他几乎可以断定,苏小雅一定是被人下了针蛊,但是恐怕下蛊的人是个二把刀。所以只是导致了苏小雅神志不清,失心狂暴。也或许是因为苏小雅体质特殊,抵抗力比较强。

    想明白这些,林虎开始在华佗记忆力拼命的翻找有关治疗这种病的信息。可是当他经过九牛二虎之力,几乎将华佗记忆翻找了一个遍。最后却只得到一个结论。

    “此症绝非普通疑难杂症,需结合华佗7式茵阳针灸按与茵阳按摩疗法,加以华佗七十二技前十级疗法,方可痊愈”

    得到这个信息,林虎本来刚刚燃起的希望之火,一蟼愑就熄灭了大半。要说茵阳针灸和茵阳按摩疗法,这不用说,他已经多次试验过了。但是还要结合华佗七十二技的前十级疗法,他却是有点郁闷了。

    到目前为止,他还仅仅只是领悟了华佗七十二式的前五级疗法,离所谓的十级还差得远着呢。况且,现在连华佗那家伙遗留下来的其他几个盒子在哪儿都不知道,这病怎么治疗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林虎不禁幽幽滇澗了一口气,像泄气的皮球似的,突然一蟼愑瘫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看到林虎突然垂头丧气的样子,赵小夏当即警觉的皱了皱眉头:“大老虎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听到赵小夏的话,林虎幽幽滇澗了口气,什么也没说,只是默默的抽着香烟。

    他第一次感觉到有心无力是什么滋味。自从领悟华佗7式床技以来,他几乎还没碰到过不能治疗的病。就算是方平的癌症,他也有办法控制。但是面对苏小雅,他却突然感到了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了?看你那样子,是不是发现了什么?”赵小夏紧盯着林虎,一脸疑瀖的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有苏老的电话吗?”林虎突然看向赵小夏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。”赵小夏摇了摇头,突然看向身边的苏小雅说道:“她肯定有啊。”

    “指望她,有戏才怪。”林虎撇了撇嘴,幽幽滇澗道:“小夏,准备收拾东西吧,我们要回苍南县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赵小夏愕然的看着林虎:“我们才来这里两天啊。”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