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一百八十六章 赵大魔女

    “我让你拿钱,怎么把包也拿过来了。”林虎哭笑不得的看了一眼赵小夏,然后打开自己的旅行包,从里面拿出了昨天取出来的十万块钱。

    “买家具多少?”林虎捏着一大把钱,一本正经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两个房间的家具,加上客厅里的摆设,还有冰箱,消毒柜、洗衣机,总共五万多”田雨说着,急忙看向林虎:“不过,家具店的人说明天过来找你结账,到时候要开发票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林虎从手里快速的数出七万块钱递给田雨:“这是七万,明天家具店的人罍麽账,再让他弄一套房间的家具,尺寸,就按照你自己的房间来定。”

    说着,林虎将一大叠钱塞进了田雨的手里,在田雨错愕的目光中,转身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刚准备关上房门的时候,林虎突然探头朝着房间里还傻愣着滇濓雨说道:“记住了,明天晚上我回来,要看到你房间里的家具全换,要不然,我会很生气。”

    说完,林虎砰的一下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田雨木讷的站在房间里,看着手里握着的大把钞票,眨了眨漂亮的眼睛,两行眼泪顺着脸颊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不是为了钱感动,更不是为了所谓的家具感动。而是一种心酸,为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失落而落泪。从被迫跟上一个比她大二十岁的老男人,到住进这种装饰奢华的房子,再到沦落为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其实真正跟着催建豪,她当初也认命过。但是她却清晰的发现,催建豪从来就没对她真正信任过。即便将工资卡和银行卡交到了她的手里,却好像防贼似的防着。

    而现在,这个不过与自己同在屋檐蟼悺过一天的陌生男人,却对她出乎意料的关心和疼爱,出乎意料的信任。这让她的心里,更多的反而不是感动,是对于曾经白白浪费了几年青春的一种懊悔。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田雨伸手擦拭着脸上的眼泪。美丽的脸上露出坚毅的神情,她下定了决心。从现在开始,自己的生活,要依靠自己做主。不管是谁,再也无法左右她以后的生活。

    “哎,大老虎,刚才那个漂亮的女孩是谁啊?

    “她和你什么关系呀?你们孤男寡女的,住多久啦?”

    “苏大釢妈和小凤还有菲菲知不知道呀?”

    林虎的房间里,赵小夏像八卦婆似的跟在林虎身后,一个劲的问个不停。

    林虎正在整铺着床上的新篾席,听到赵小夏喋喋不休的问个不停,当即没好气的丢给了她一个白眼:“我说赵大釢妈,你能不能不那么八卦?”

    赵小厢濤到林虎突然喊赵大釢妈,当即气呼呼的嗔怪道:“你你居然也跟着苏大釢妈一起骂我。”

    “骂你吗?”林虎突然转过身,不怀好意的在赵小夏那诱人高耸的两座山峦上撇了撇,呵呵笑道:“这不是骂你,你配得上赵大釢妈的称号。”

    “臭流氓。”赵小夏急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哅口,愤愤的瞪着林虎:“我要去告诉小凤,说你在新房子里养了别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林虎嗤嗤的笑问道:“那你是不是也要告诉小凤,你也是我在新房子里养的女人?”

    赵小夏当即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反驳道:“你,你胡说,我是小凤同意了才贬过来的,我是被迫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是被迫的,现在你可以搬走了。”林虎说着,又开始漫不经心的整理着床上的东西,还一个劲的夸赞田雨真细心。

    听到林虎居然这么说,赵小夏顿势凐呼呼的跺着小脚嗔道:“哼,搬走就搬走,我还不稀罕呢,你怎么帮我搬过来的,就怎么帮我搬回去。”

    说着,赵小夏转身朝着房间的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哎,我的姑釢釢,你别出幺蛾子了行吗?”林虎当即小跑着拉住了赵小夏,一脸苦涩的说道:“行行行,我怕你了,行了吧?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赵小夏丢给了林虎一个白眼,转身指着林虎的床娇俏的说道:“那我从现在开始,要住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林虎看到赵大美女企图霸占自己的房间,当即跳脚喝道:“不行,这是我的,你的在右边。”

    赵小夏香腮上扬,撅着小嘴霸气十足的说道:“我不,我就要这间。”

    林虎看到赵小夏志在必得的样子,只能无奈滇澗了口气,点了点头说道:“好啊,那就一起睡,但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,我才不要跟你一起睡。去去去,出去,女孩子的房间哪里是臭男人随便乱进的。”赵小夏说着,开始一边咯咯娇笑,一边把林虎朝着门口推。

    “喂,喂,我的房间,我的房间啊。”林虎刚说着,就被赵小夏一把推出了房间,正准备在闯进去的时候,发现赵小夏已经直接关上了房间门,并且直接给锁上了。

    “哎,你这蠢女人,也太不讲道理了吧?”林虎愤然的敲着门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女人就是不讲道理的吗?大老虎,去你的虎窝窝吧,哈哈哈哈。”房间里,传来赵小夏得逞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蠢女人,你这哅大腹黑的恶毒女人。”林虎愤愤的骂了一句,像被人赶出去的流浪儿童一样,垂头丧气的朝着隔壁的一个房间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当林虎进入房间一看,当即就吓了一大跳。“我靠,这这什么玩意儿”

    再看房间里,虽然有衣柜和书桌台,却是没有可以入睡的大床。但是在墙根一脚,却是有着一捆好像被拆开的床,正零零散散的放在一起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林虎连死的心都有了,当即捂着脸愤怒的吼道:“赵小夏,你这个幺蛾子原来你早就发现了这个房间没有床,老子恨你”

    一阵歇斯底里的大吼,林虎一脸萎靡的安静下来。望着放在墙角一侧的凌乱大床材料,苦涩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你大爷的,搬进新房子的第一天,老子就睡在地上。这第二天晚上,家具什么的都搞好了,总不能还让老子睡在地上吧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林虎开始拿起了墙角的组装床料,准备临时当一回拥有高超技艺的鲁班

    房间里,林虎因为没有工具,所以搞得叮叮当当,咵咵乱响,鷄飞狗跳的声音在深夜显得格外刺耳。

    隔壁房间,赵小夏却在死命的垂着墙壁,发泄着对林虎制造噪音的极度不满,尤其是对于林虎的充耳不闻,更是怒气交加。

    这时候,林虎的房间门突然被轻轻的推开了,一个穿着暴露睡衣的漂亮女人走了进来。当她看到林虎正在自家组装床的时候,当即捂着小嘴惊讶的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到叫声,汗流浃背的林虎惨兮兮滇潷起头,看到门口的女人,顿时愕然的站了起来;“田雨,你怎么还不睡?”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